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洁匪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真的是又一次惊艳到了我,同时一并推荐同专辑的《Playboy Style》

【本lof所有推荐的歌可点击进入合集查看w】

【A!亚瑟/O!奥姆】纸皇冠(蜂巢型ABO设定)

√ Arthur/Orm,斜线有意义

√ 私设→亚瑟在奥姆对人类示圌威的海啸中失去了父亲,他也没有找到亚特兰娜……

√ 预计还有两更完


推荐食用BGM:《Paper Crown》


《纸皇冠》


< 上 >


奥姆·马略斯理应受到重罚,即使尊贵的身份与其他功绩多少能起到些抵消的作用,他也逃不过被流放至海沟国的命运——如果他不是Omega的话。


“亵圌渎。”奥姆小声嘀咕。


他被圌判以叛圌国罪...

【Arthur/Orm】完美囚徒

· 一大波爱恨情仇以及将来式的监禁普雷

· 亚瑟/奥姆,斜线有意义,原作粉碎机

· 私设→亚瑟没能找回亚特兰娜,他的父亲也死在了奥姆给人类警告的海啸中


< Brother, let's talk about manners >




从外星来的调查记者都是什么大宝贝!不管是酥皮还是埃迪(也算是半个外星人了),我都喜欢搞【突然暴言.jpg

【A!亚瑟/O!奥姆】五次奥姆赢得了无敌三叉戟冠军,一次他没有(上)

√ A!亚瑟/O!奥姆,斜线有意义,原作粉碎机

√ 奥姆他真的拿了五次无敌三叉戟冠军,还有EAC马拉松冠军【dbq这些比赛的名字怎么都这么好笑


《五次奥姆赢得了无敌三叉戟冠军,一次他没有》


(上)


奥姆闯进殿堂,怒气直指在王座之上翘着腿的亚瑟,语气冷若刀锋,“维科说你要取消今年的无敌三叉戟的比赛。”


亚瑟坦然地点头承认,“那根本没有举行的必要。”


维科轻咳了声,“礼仪,陛下,”他的视线在面前一对兄弟间来回,“还有奥姆王。”


闻言,两个年轻人各自收敛起来:亚瑟放下了腿,端端正正在王圌位里坐好;奥姆则收回了一身戾气, “请收回成命,无敌三叉...

【Arthur/Orm】It's In Your DNA

文案:爱慕与嫉妒,都刻在基因之中……


√ pre-slash,但私心斜线有意义,时间线在电影之后(很久之后

√ 别被文案骗了,这是个短打沙雕,OOC与BUG是常态,原作粉碎机

√ 酥皮自始至终都在刷存在感(啥?


It's In Your DNA


“听说你救了一个陆地人。”奥姆抿了抿薄薄的嘴唇说,他银白色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就像亚瑟头一次见到他时那样不近人情,“一个差点溺亡的陆地人。”


亚瑟先是茫然地看了眼与自己享有一半血缘羁绊的兄弟——光影让海底世界每天都展现出不同的光怪陆离——不甚清楚奥姆提到的具体是谁,“什么?哦……是的,”他救...

海王电影开头灯塔小屋里的水晶球下压着一本爱手艺的《敦威治恐怖事件》。个人觉得除了是温导在致敬爱手艺外,也侧面暗示了亚瑟和奥姆两兄弟,因为这本书里一个人类女性生下了外神犹格·索托斯的孩子:哥哥具有更多的人类血统,弟弟则具有更多犹格·索托斯的血统。 


【毒液】布洛克是如何成为德雷克的(性转请注意)

√ 埃迪性转→艾琳,all埃主卡埃与毒埃

√ 非常雷,请慎入!


《布洛克是如何成为德雷克的》


〈1〉


“嗨,德雷克先生。”艾琳的杜卡迪从昏暗的小巷子冲出来,一下子横到卡尔顿的座驾前,刺耳的剐蹭声在深夜的街头格外清晰,“我来找你谈谈。”


她本可以避开卡尔顿的玛莎拉蒂,她这么做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惹卡尔顿不悦。


“你害我丢了工作,声名狼藉,德雷克先生!”艾琳跳下机车,拦在黑色的跑车前尖利地指责,“就因为我做了本职工作,说了实话。”


男人不愿理会这个几天前在采访中让自己下不来台的小姑娘——他一向不怎么跟女人计较,但艾琳·布洛克踩到...

温柔捕获纽特·斯卡曼德的方法(中)

文案:忒修斯为人处世八面玲珑,却在表达对弟弟的爱意一事上颇为笨拙与粗圌暴……


※ 时间点在小动物1、2部之间 


前文:(上)


(中)


纽特不太情愿地走在圣芒戈的长廊上,恍然间重回霍格沃茨的错觉悄无声息地笼起了他,只不过彼时跟在屁股后头盯着他去医圌疗翼的是莉塔·莱斯特兰奇,现在这个角色摇身一变成了忒修斯。


斯卡曼德兄弟差了7岁,忒修斯毕业时纽特刚进学校,要是他们能够共渡一些学生时代,纽特就会“绝望”地意识到他将痛苦地挣扎于丽塔与忒修斯两个人的过度关爱中。


医院是他除开办公室之外第二讨厌的地方——雅各布得知后表示,幸好纽特没去过麻瓜...

纽特·斯卡曼德饲养指南(希腊神话AU)

√ 坏心眼的欧尼桑和吃货(?)欧豆豆

√ 沿用小动物1时期本人的私设,即死神Thanatos与睡神Hypnos(*1)为代号,现任的分别为忒修斯和纽特


《纽特·斯卡曼德饲养指南》


纽特着迷地盯着忒修斯手里的金苹果,它生了一副最美好梦境的模样,散着金色的光晕与诱人的香甜。


忒修斯没有错过对方这道凝视情人般留恋的视线,他把苹果往口袋里一塞,嫉妒从心底某个角落里爬了出来。


真不得体,死神想。


“忒修斯,”纽特放下怀里顶着鲜花的小绵羊,赤脚踩过朝露未散的翠绿草地,朝忒修斯那儿走去,“你去了奥林匹斯山?”


金苹果只能从生长于奥林匹斯山山...

什么!原来热度可以买的么?

※ 不是粮,等更新的小伙伴可以忽略 ※


有感而发,不针对任何人,毕竟我管不了其他人,只能管好自己。


【满纸荒唐言预警】


在得知lof上有“买热度”这么6的操作之后的两三年间,我还当真吃到过两次买热度被抓了现行的瓜(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们是哪两个圈子),当事人给出的理由无外乎是自己粉少、刚开始写文,只有上了热榜才能让更多人看到,得到更多回馈。


同作为写手,我非常理解想让更多人看到自己文章的心情(我还因为lof限我的流气得跳过脚),但不论动机多么“单纯”,lof这个平台热度的设计本身就是为了拿来推送读者觉得好的东西,而买热度就破坏了获取到的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

温柔捕获纽特·斯卡曼德的方法(上)

文案:忒修斯为人处世八面玲珑,却在表达对弟弟的爱意一事上颇为笨拙与粗圌暴……


※ 时间点在小动物1、2部之间


温柔捕获纽特·斯卡曼德的方法(上)


“你怎么敢!”忒修斯难得撕下了温柔尔雅,但他的大喊大叫还是卡在了一半,只因盘旋于心底的愤怒与担忧被其他更猛烈的东西给冲刷了个干净——他突然失掉了继续怒吼的力气。


纽特的眼睛眨得飞快,活像魔法手提箱里刚出生的火烈兔崽子,“忒修斯,我可以解释。”


“解释?”忒修斯几乎是讪笑着重复了遍,“行吧,”他示意纽特坐到自己办公桌前,“我取消了下午的安排,有足够时间来听你解释。”


小斯卡曼德先生愣在原地,无...

【毒液/O!埃迪】How I ate your mother

√ 单亲妈妈(?)埃迪和吃货蠢爸爸毒液奶娃的沙雕故事

√ 《Everything Вlack》的后续,单独阅读不影响理解


How I ate your mother


“妈咪我饿了。”阿莉克斯跟白面团似的赖在埃迪的脚边,口齿不清地说:“巧克力!”


埃迪食指用力按了个回车,“别叫我妈咪,亲爱的。”


【妈咪我饿了。】毒液跟着起哄,【脑花!】


“闭嘴。”埃迪恶狠狠地低吼道:“等我写完稿子,你这个寄生虫。”


毒液没来得及针对“寄生虫”这个污圌蔑的称谓发表长篇大论的不满,他们的崽子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陡然拔高的刺耳哭声让埃迪的五官皱成一...

Ulysses/尤利西斯

一个很难界定到底CB是在玩嫂子还是在玩小(qin)妈边缘试探的故事

配对:CBGG风味&隐藏得很深的ADGG【其实目前来说CB也可以写成AD了对吧x】

预警:ABO世界观、Mpreg隐晦提及


※ 文题取自James Joyce的同名长篇小说 ※

【Thesewt】良方(ABO世界观)

A!忒修斯/O!纽特,二刷归来脑洞

Summary:忒修斯是纽特最好的抑制剂,无关肉圌体无关欲圌望,只关乎心灵……


《良方》


“斯卡曼德!”


忒修斯正匆匆往会议室赶,闻声他回过头。


“你的弟弟,”汤姆森极具技巧地避开来往的巫师向他猛冲过来,一副“感谢梅林终于找到你了”的焦急神情,“他不规则发圌情了,吵着要见你,普通抑制剂没用,他人在……”


隔离室。


小斯卡曼德不等对方说完,就如狂风一般刮过魔法部大厅金碧辉煌的长廊。


“……隔离室。”


汤姆森一口气才回过来,却只见忒修斯烟灰色风衣的衣摆在走廊尽头昙花一现,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小子,...

戴着蛇院围巾去二刷神兽啦ヾ(  ̄▽)ゞ

【Thesewt】A Kisser more than a Hugger

√ 来自啃啃大宝贝 @莲玖 的点梗

√ 一个闷头吃大醋的纽特和啥都知道就是不说明白的忒修斯


《A Kisser more than a Hugger》


忒修斯·如果是纽特的话还是亲亲比抱抱更好·斯卡曼德


圣诞夜前一天傍晚,纽特风尘仆仆地回了斯卡曼德大宅。


斯卡曼德先生早就接到了家书,听见家养小精灵激动地扯着嗓子报告小少爷回来时,他淡定越过悬在半空的羊皮纸朝历经漫长旅途而略显邋遢的纽特看了眼,什么都没说;斯卡曼德夫人显然兴致高昂得多,她踩着五六公分的高跟鞋,小声嘟囔着“梅林啊你又瘦了”,优雅与速度并济地...

【毒液/O!埃迪】Everything Black

√ 毒液/O!埃迪,Mpreg提及,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 来自 @猫耳发际线 的点梗,请配合这样的汤老师食用 ↓


— Everything Black —


埃迪·布洛克遇见毒液的那晚穷圌途圌mo圌路。


他打算第二天去医院解决肚子里的“小麻烦”,在那之前,他要去教圌堂忏悔:因为他正在策划一场合法的“谋杀”。


“我想要杀一个……人,”Omega不太确定三个多月的胎儿能否定义为“人”,毕竟它的指代词都还是“它”而非“他”或者“她”,“就明天,上午十点,我约了医生。”...


五次毒液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拆散埃迪和他的男友,一次他想通了(上)

√ 犬系人外男友X最直弯男

√ 有原创男性角色/埃迪提及,介意者请慎入

√ 一个沙雕的纯爱(?)故事


(上)


“我不喜欢他,埃迪。”毒液嫌弃的声音在宿主脑袋里隆隆作响,“他竟然敢管你叫爱德华(*)。”


埃迪不修边幅地躺在床上回男友的短信,没顾得上搭理身体里长期住客的投诉,他身上的深灰色T恤皱皱巴巴,衣摆还向上卷了一截,露圌出蜜色结实的腰圌腹。


“他叫你爱德华,”见男人一声不吭,毒液拔高音量低吼起来,“比之前叫你艾德(*)的克利弗还要恶心,那家伙……等等,不许和他晚上出去吃饭!”


埃迪按下发送键,把手机往边上一扔,正想坐起身,“停下...

【毒液/A→O!埃迪】《异变》02(改♂造车)

文案:埃迪是个Alpha,毒液将他改造成了Omega……

√ 毒液/A→O!埃迪,完全不按电影走向,生子要素有

√ 一个血腥爱情故事

√ 前文:01


- 02 -


第一个刺入埃迪大脑的想法是:寄生虫引起的幻听又该死的卷土重来了。


肯定不会翻车的SY


- 未完待续 -


写的时候喝嗨了大概会有错别字之类的bug,请无视就好


我的其他毒埃文(che)↓

《有求必应》

《恶食》

《Your Venom In Me》


个人Scamander骨科年上合集

无剧透,我还没抽出时间看第二部_(:з」∠)_

都是写在小动物第一部的陈年粮,哥哥性格纯属当时个人推断,肯定与第二部有所出入,希望骨科年上股这次可以涨一把鸭!


车的图链我都撤了,能补的时候自然会补,别再叫我尽快补档了,我不想吃牢饭,谢谢。


《Will we die a little?》 (指甲刀预警)

《Life only ensures that we die》 (指甲刀预警)

《Under the Sheets/书桌之间》 (车,办公室PLAY)

《极乐之地》 (初ye车,希腊神话AU)

《Tear Soup/泪汤》

【毒液/A→O!埃迪】《异变》01(非典型ABO)

文案:埃迪是个Alpha,毒液将他改造成了Omega……

√ 毒液/A→O!埃迪,完全不按电影走向,生子要素有,一个血腥爱情故事

√ 其他圈写过A被人外生物改造成O的梗,觉得挺合适毒埃的就沿用来尝试写写连载x

√ 后文有暴卡出没,出现相关剧情会再追加tag


《异变》


- 01 -


生命基金会保密级别最高的某份报告指出,共生体的宿主属性为Alpha时,融合的成功率将大大降低。


这与卡尔顿·德雷克最初的判断大相径庭。


他以为强壮的Alpha才是共生体最好的归宿——诚然,他从骨子里厌恶Alpha,但他是个合格的科学家,科...

【毒液/O!埃迪】Your Venom In Me(NC-17一发完)

√ ABO世界观,孕期车、私设如山请注意

√ 前篇见《恶食》,单独阅读亦可,反正就是埃迪(被毒液坑了)揣了崽子

√ 有了更适合连载的脑洞,所以这篇就一发完啦!新脑洞也是生子的,大家可以期待下(喂喂喂!


《Your Venom In Me》


埃迪弯腰打开冰箱门,指尖在啤酒与苏打水间徘徊了几个来回,然后他沉重地叹了口气,不情不愿地拿出苏打水,“砰”的一声甩上了门。


毒液讨好的声音爬进了他的耳朵,“你可以摄入酒精,那对我们没有影响。”


Omega一屁股坐到组合柜上,两排牙齿一磕撬开玻璃瓶的瓶盖,仰头吞了大半瓶,“你所谓的‘我们’是指两个还是三个?”他渴...

【毒埃】恶食(ABO,NC-17一发完)

√ 毒液/O!埃迪,斜线有意义,私设如山因为这人只看过电影没有补漫画

√ 吃西皮怎么能不搞ABO和生崽子呢!

√ 我的另外一篇毒埃:《有求必应》


《恶食*》


操。


埃迪骂骂咧咧地从机车上爬下来,尽可能赶在双脚彻底瘫圌软到走不动道之前往家里赶。他记得急救箱里备着一支注射用的紧急抑制剂,正适合对付Omega刚开始的发圌情。


“你发圌情了。”


毒液事不关己地嘟囔了声。


CLICK HERE 


生崽子的后续过几天会放出,是个短连载x

———————

*恶食,本意为粗劣的食物,引申有吞食奇怪的东西,且...

【毒埃】有求必应(NC-17一发完)

√ 毒液/埃迪,斜线有意义,私设如山 因为这人只看过电影没有补漫画

√ Venom大概是在吃一只猫的醋(?

√ 搞完这发我就跑系列


《有求必应》


“我说过你只能伤害、打击,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吃那些很坏很坏的人。”埃迪两手抓在锈迹斑驳的水槽边,绿色的眼睛瞪着面前一方满是水垢与污渍的破镜子,“前一段时间你表现得不是很好?”


幸好埃迪及时发现,不然那只被扔给他照顾的长毛猫估计就只能剩下几根猫毛来证明它曾到过这世界上走一遭了。


要是安妮没和丹去洛杉矶旅游,她这会儿铁定会觉着前男友训毒液的模样颇有隔壁邻居家的母亲教育自己孩子别拿到什么都往嘴里塞...

累赘—08—

√ 澜巍‖赵·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云澜

√ 小说&剧版混同设定,私设如山、OOC与BUG是常态

√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08-


沈巍在赵云澜的记忆里存在了不过两个多礼拜,连清晰的形态都不曾构筑而成,但他从未见过这温润如玉之人冷硬得犹如寒冰。


他上前一步,希望在沈巍的眼睛里挖掘出一些似曾相识的动圌摇,可他只望到了深海般的黑暗...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沈处长②

澜巍 | 身份互换梗,黑袍使老赵X特调处处长巍巍

私设如山,非常OOC以及沙雕,谁看谁知道

前文:


【在被死命限流期间,每篇文下我会追加一个“澜巍-nichoLee”的tag,各位可以关注这个tag下的更新】


(4)英雄救美


沈巍下班回家路上被拖进了小巷子里。


两个小混混一左一右堵住沈处长的去路,“兄弟手头紧,跟你借点儿钱用用。”


沈巍顺从地掏出钱包,把里头的纸币裹在钢镚儿外摞成一小叠递了出去——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何必多费体力与口舌。


“看你穿得人模狗样的,就这...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沈处长

澜巍 | 身份互换梗,黑袍使老赵X特调处处长巍巍

私设如山,非常OOC以及沙雕,谁看谁知道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沈处长》

(而赵老师只看到了他的媳妇儿)


(1)孩子(da qing)跟着妈(shen wei)也不见得能学好


“行了,听你嚎得跟杀猪似的就知道没事。”赵云澜扯着瘫坐在草坪上的郭长城,“来来来,起来。你敢挂二楼窗户,怎么没想过自己会掉下来呢?”


赵老师话糙理不糙。


郭长城不单单是因为不慎从两楼摔下来疼得哇哇叫,他叫,更多是想到过会儿沈处长会怎么“冷面相对”而感到生无可恋。


然...

累赘—07—

√ 澜巍‖赵·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云澜

√ 小说&剧版混同设定,私设如山、OOC与BUG是常态

√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估算错误,火葬场在下一章,不过这章老赵被架进去了


-07-


“老楚,我要你一句实话。”


赵云澜跑了大半个龙城,最后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整个龙城也唯有特调处可以对付夜尊这极其危险的地星人了。


楚恕之反手把门一带,“你说。”他看赵云澜进处里的...

1 / 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