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04—

前文:—01— / —02— / —03—

 

前情提要:Jack Sparrow的谎言激怒了Armando Salazar……

 

—04—

 

※ 一节漏油的车厢(没有车轮、发动机和方向盘) ※

 

◇ ◇ ◇


Jack Sparrow活到了天亮,而且要比前一天晚上活得舒坦多了。


他蜷缩在暖和又厚实的被子里,床铺托着酸圌软的腰身,舒服得让人不想动弹,连眼皮也懒得睁开。


Salazar的气息纠缠着不肯散去,Omega不悦地咋了声,想要翻身躲开。

 


“Jack!”

 
然而事与愿违,调皮的小百灵扑腾着翅膀停到床头啁啾,“快醒醒,你都要睡到中午了。”Alejandra手脚并用爬上了床,毫无淑女的样子,她拽着被子角,想要掀开它把他拖下床。


甜蜜的折磨,Jack想。

 
Omega蹙起眉头,挣扎着睁开酸涩的眼睛——希望小家伙别看出来他的眼睛肿了,“我可是天快亮才睡的。”


极度缺水的干涸让他嗓子沙哑得像个破风箱,好在床头柜上放着一玻璃杯的清水,Jack从被子下伸手拿过了它抿了口。

 
“真不害臊!”Alejandra突然捂住眼睛转过身跳下床,她今天穿着浅灰色的小礼裙,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老成了些,却意外适合她,“你怎么能光着身圌子睡觉?”


Jack蛮不在乎地耸耸肩,搭在身上的被子滑下了几分,他懒得去遮挡:Alejandra也是从自己身上掉出的一团肉,有何避嫌的需要?

 
但Sparrow船长忘了,准确来说,他对锁骨、肩窝以及后背上印着好几串啃圌咬痕迹一事毫不知情。

 
Alejandra小脸蛋上羞赧的淡粉色尚未褪去,惊讶便抢着粉墨登场了,“爹地欺负你了?”


前一刻还镇定自若喝着水的男人差点没被呛住,他这会儿铁定承受不住剧烈咳嗽的动静,指不定刚咳上一声人就要跟沙堡似的崩塌了。

 

那要取决你对“欺负”的定义。


“不,”水杯里的水洒出来了不少,Jack也没打算继续喝掉剩下的,缺水症状并没缓解多少,他已经心思活泛地想要喝酒了,最好是朗姆酒,“他只是关了我一晚上,不知为何突然良心发现地给了我睡觉的地方。”

 
“好吧。”小姑娘看起来困惑极了,不过没多久,她的注意力就被其他东西给吸引了过去——小孩子都这样,她又扒着床尾上来,“蹭蹭蹭”爬到Jack面前,取出随身的手巾擦拭起床单。

 
Jack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确保只有脑袋露在外面,“不去擦也会干的,Ale。”他嘴上这么调侃,可可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女儿有些笨拙的动作,一个转眼的瞬间也不愿错过。


“你真邋遢,Jack。”Alejandra皱起小巧的鼻子。


Jack挑了挑眉毛,“你忘了我是个海盗。”


小家伙突然停了下来,她疑惑地看了眼Jack,又吸了吸鼻子:那股香味又回来了,还混进了浅浅的铁锈味。

 
Alejandra一个纵身压到Jack的被子上,后者被不算柔和的冲力带倒在了床圌上。

 
“你脖子后面有道口子。”她凑上去,又嗅了嗅,跟只撞见陌生人的小狗似的。


Jack别过脑袋,“小伤,舔舔就好了。”

 
小姑娘像是领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一下子直起身,杏仁般的眼睛瞪得老大,“那爹地替你舔过了么?”

 

To Be Continued

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二胎……大概也是会有的(x

心思活跃想四刷甚至是五刷,外加其他各种糟心事,嗯下次更新不出意外是周末_(:зゝ∠)_

 

评论 ( 74 )
热度 ( 82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