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09—

前文:—01—/—02—/—03—/—04—/—05—/—06—/—07—/—08—

 

前情提要:Armando Salazar如愿以偿地标记了Jack Sparrow……

 

—09—

 

Jack皱着脸吸了吸鼻子,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漂浮在空气里,而气味的源头是他自己。

 

Omega一时想不出用什么来类比这扩散进呼吸道与肺叶的气息闻起来如何,最终他选择使用颇为暧昧含糊的表述方式:柔和版本的Armando Salazar。

 

他现在闻起来像片风平浪静的海域,适合扬帆远行,可惜讽刺的是,Jack Sparrow余下的人生航路上,名为“绑定”的暗礁正由水面之下无声崛起,阻拦他前往挚爱的地平线的彼方。

 

Salazar给麻雀安置了新“鸟笼”,并谨慎地没有去掉禁圌锢Jack自圌由的镣圌铐,他大抵是被这个狡猾的海盗欺圌骗的次数太多了,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我渴了,”Jack动了动陷进软枕头堆里的脖子,后颈残留着轻微的刺痛与酥圌麻——也不知道这令人烦躁的状况要持续多久——他连眼皮都没抬,只把眼珠瞥向身边倚靠在枕头旁的Salazar,“还饿得不行。”

 

Alpha换了身干净的袍子,继续读着之前没看完的诗集,“我以为你更需要睡眠,”他阖上那本每次没翻几页就铁定会冒出其他事情而无法读下去的硬面抄,随手放到枕头底下,浅棕色的眼睛搭上Jack看过来的视线,“想要什么?”

 

“朗姆酒!”Jack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只是想喝酒罢了,口渴与饥饿不过是用来提要求的借口,“先给我来瓶朗姆酒就行。”说着Omega乖巧地眨了眨眼睛,像是委婉的恳求。

 

Salazar不为所动,“只有柠檬甘蔗水,Jack,”他起身来到主卧门口,轻触门边巧妙隐藏于墙纸花纹里的按钮——它的另一头连接着调度室——不一会儿女仆皮鞋踩着厚木地板的脚步声就顺着长廊传了过来,“也和朗姆酒没多少差别。”

 

差别可大了好么!

 

Jack委屈地瘪瘪嘴,“那我要泡芙,很多很多奶油的那种。”

 

Salazar抿抿嘴并未做声,看来是默许了对方这个要求。

 

他俯身撕了张矮柜上的便签,抽出斜插在墨水瓶里的羽毛笔草草地写了些什么,再将这张纸条透过门缝交给扣响房门的女仆,“Aleksia回来的话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晚饭点Alejandra的马术老师就该差不多把她送回来了。

 

金发姑娘毕恭毕敬地鞠了躬,“如您所愿,先生。”

 

Rosemary是普通的Beta,闻不到一丝一毫的信息素,可这并未妨碍她成为聪明人:她自然清楚躺在Salazar先生床圌上的那位十有八九就是日后的Salazar夫人了,“向夫人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女仆又欠了欠身优雅地离开。

 

这栋宅子里除去Salazar先生与Alejandra小姐之外,还没人真切地见识过当天凌晨被家主严严实实裹进毯子里打横抱回来那人的相貌,也没有谁愚蠢到试图窥探到什么,所以到这会儿为止,仆人们下意识地认为“那”必定是位年轻貌美的女性。

 

男人玩味地笑了笑,轻声阖上了门。

 


十来分钟后Rosemary将餐车推到主卧门外,她曲起右手食指短促地扣了三记门,“先生,您要的东西准备齐了。”

 

Salazar这次让门完全敞了开来,识大体的女仆早已先一步离开,他把餐车拉进屋里,再次把黑漆门关上。

 

“那姑娘叫什么?”Jack看来是没听清Rosemary将他称为“夫人”这话,他饶有兴致地追问起来,“她声音真好听。”

 

“Rosemary,晚餐时你就能见到她了。”Salazar一点儿都不介意他的Omega对他的女仆产生了兴趣——Jack和Rosemary都是Armando Salazar的“财产”,用途不同。

 

财产间不会滋生何种不该有的关系,只要他还活着一天,这事儿就不可能发生,“Aleksia很喜欢这家的泡芙,本来是买给她的,”他端起餐车上的银色托盘,轻放到床头柜上,精致的骨瓷碟里摞着四五个散发着奶油香气的泡芙,旁边的玻璃杯里是甘蔗水,“但我想她应该愿意与你分享。”

 

香甜的气味儿勾得Jack顿时饥肠辘辘起来,Omega支撑起身体,挪过小半个床,正想伸手拿吃的,手铐的链条却硬生生拦住了他。

 

“Spanish!”他懊恼地叫了声。

 

Salazar坐到床侧,假装不知情地耸耸肩,“怎么了?”

 

“替我解开,”Jack晃晃手腕,“还是说你一早就打算这么饿死我?”

 

“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苦,”Salazar似乎并不是在说笑,“若我真想取你性命,我会用刀割开你的脖子,或者……”他从碟子里拿过一个泡芙送到Jack嘴边,“在食物里下毒。”

 

Omega喉咙里古怪地呼噜了声,“你先尝一口。”他怀疑地眯起眼睛看了眼Salazar,后者淡然地咬了口,Jack哼了声,张开嘴凑了脑袋过来。

 

※ 泥萌相信我,这真的不是车 ※

 

 

◇ ◇ ◇

 

Jack侧躺在床的一边,Salazar贴着怀里那人光圌裸的背脊,左臂越过腰圌际,手随意地搭在他的下腹上。

 

Alpha凑到Jack耳后,若有似无的柑橘味环绕在对方颈侧,Omega原本信息素气味的大部分被自己的占据了,他满意地弯了弯嘴角,“是时候筹办一场婚礼了。”

 

“什么?”Jack瑟缩了下,Salazar呼出的气息正调皮地亲吻他的耳朵,“你的英文又退步了,亲爱的。”

 

“婚,礼。”西班牙人特地把这个词拖得老长,“你可以认为那是一个宣誓仪式。”

 

 

这远远超出Jack Sparrow预估的范围了,他的确料到Salazar有很大可能性会标记自己,但婚姻?

 

天呐,真可怕。

 

“我看你病得不轻,”Jack调笑般哼哼了声企图蒙混过关,“我是个海盗,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会……”

 

Salazar硬是打断了这话,“将来就不是了,Jack。”

 

“不,你真的以为……”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再次掐掉了Jack的话头,他不满地咋舌,“今天是怎么了?”

 


“先生,Salazar先生,”Rosemary急促地扣着门,她清楚这不合礼数,可事态紧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Alejandra小姐她……”

 

“她怎么了?”

 

Salazar略显不耐烦地打开门,眉头紧蹙。

 

他的女仆一脸忧心忡忡,站在她身后的棕色头发男人——Aleksia的马术老师——则脸色发青,明显处于一种极度焦虑与恐慌的状态里。

 

Alpha立刻就猜到了一二,“她又跑了?”

 

Rosemary点点头,又赶忙低下脑袋,唯恐害怕主人蹿起来怒火烧到自己身上,可她的目光却控制不住地朝敞开的门里望去。

 

然后金发姑娘就愣住了。

 

她瞧见Salazar先生的床榻上躺着个男人,正眨着亮闪闪的眼睛向她咧嘴微笑。

 

To Be Continued

随时随地不忘撩妹的麻雀,你女鹅要抢你船了你造嘛!

 

评论 ( 66 )
热度 ( 66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