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12—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


前情提要:Alejandra驾着黑珍珠,与她父亲的沉默玛丽号在夜晚的海面上相遇了……


—12—


海风不知不觉猛烈起来,兴许是驶近的黑珍珠船帆带起的气流所致。


海盗编起的头发时不时拍过脸颊,他甩开长长的辫子,为躲避过急的风速而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身形比自己的船员要瘦弱上不少的模糊轮廓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


刚开始分化的年轻Alpha颇有气势地立于船头女海神的雕塑边,她身后几步开外处Gibbs正握着舵调整航行方向。


他们摆明就是朝玛丽开来的,靠近时不带一丝犹豫与迟疑。


没有一位船长下达改变航道的命令,这意味着掌舵的船员必须保持原来的方向前行,哪怕如此最终会撞上暗礁或是其他船只。


“Wow wow wow!”眼看再不更改航道珍珠与玛丽的船头就要粉身碎骨之际,Jack高声喊起来,“中尉!”他朝Salazar剜了眼,意思很是明显,“要是你跟着你的船长发愣,赔上的可是一船人的性命。”



Omega这时才有些挫败地意识到,他人生中重要的一位女性在自己不知情时抢夺走了另一位。


对Sparrow船长来说有非凡意义的女性共三位:他的母亲、他的珍珠、他的女儿——很久前他失去了第一个,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珍珠成了他的唯一,直到Alejandra的降生,让这个列表上又追加了个新的名字。


Salazar并非意气用事之人,他快步来到船舵前替下了Lesaro, “,全员注意,紧急避让!”


低沉有力的嗓音笼罩起沉默玛丽号。


下一秒,玛丽以一个就当前情况来说极为优雅的姿势向右偏移,勉强躲避开与黑珍珠的正面交锋,只蹭掉了些船头女性雕像手中长矛尖儿的黑漆。


黑珍珠损伤得比较严重,即使Gibbs最后关头也朝另一边打了好几圈船舵,她还是不幸地折了好几根栏杆。


从未经历过这般情况Alejandra怔怔地僵立在那儿,只手攥紧固定船帆的粗麻绳才没被晃得跌到甲板上。


船身的剧烈摇晃死死收紧了捆着Jack的绳子,“替我解开!”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被勒死在桅杆上的惊恐逼着他掐起嗓子乱吼,“该死的西班牙人,你想搞出一尸两命么?”


这是句极有效又相当蹩脚的威胁,但Salazar确实听进去了,“Aleksia,给我原地呆着,”他向交错而靠的黑珍珠船头方向厉声道,“不然我会开炮把你打下水再捞你起来。”


Alpha冰冷异常的信息素不过几秒钟就在四周张开了道蛛丝般的网,每个人都跟猎物似的被兜在其中无法动弹,不论是Salazar指名道姓不许动的Alejandra,还是黑珍珠与沉默玛丽上的船员们,全像中了石化咒般定在原地。


Jack也受到了影响,实际上他是遭受波及最严重的一方:这个Omega突然没了挣扎的念头,他眨着眼睛,任由粗糙磨人的麻绳捆着自己;他的Alpha一步一步愈来愈近,周圌身伴随股暴风风眼的不安寂静感。


“Jack,Jakie,”Salazar停在Jack面前,他的气味和耳边呼啸的海风重叠加融合,令Omega不禁打了个颤,“你总是很清楚自己手里握着的筹码,”Alpha慢条斯理地说,“但你该多少察觉到眼下的你很难忤逆或是欺骗我。”说着他抬手勾住Jack的后颈,暗示性地用修整平滑的指甲掐进那不可磨灭的印记。


Jack无法抑制小幅的颤圌抖,也许是海风寒冷,又或许是Omega的性圌腺被Salazar长着薄茧的指腹蹂圌躏,总之不会是出于顺从标记时兴圌奋。


Alpha将沉默当成了默认,他嘴角勾出一道上位者的残酷弧度,“那么告诉我,我的Omega,你是否又怀了我的孩子?”



十一年前他们差点失去了Alejandra,在她呆Jack肚子里安家没多久那会儿。


海盗刚从断头台上捡回一条小命,他有几年没遇到Salazar了,刑场上的相遇着实充满戏剧性又别样激圌情与浪漫。


Jack放纵自己和那个Alpha黏糊地纠缠了好一阵子,丝毫没察觉新生命是何时降临的,直到某次Salazar把他钉在房间角落里狠狠地料理,Omega疼得哭哑了嗓子,还流了血,这对准“父母”才意识发生了什么。


好在上帝保佑,那团血肉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



“不。”Jack抬起下巴迎上对方质问的视线,可可色的眼睛与黑夜融为一色。


这是真话,他可以发誓,“我不知道,也不想。”


Salazar的眼底蹿动着火苗,Jack可以望见它,但读不透它,“你会的,Jack。”他凑到海盗耳边,模棱两可地这么说,而后者却听懂了。


Armando Salazar会让他受圌孕,并且这次他也会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个念头刮起了阵甜蜜的颤栗,颈后刺刺发烫的结合印似乎对此很是欢喜,Jack的理智逼着嗓子眼儿吐出声不甘的低吼,以此作为无力的抗争。


Salazar一点儿都不在意这猫咪般的叫唤。



“现在,”他大步走开,留着Jack依旧被绑在桅杆上——Alpha从没打算放开过Omega,即使手段粗糙又蛮横他也无所谓,“先生们,抓住那船上的每一个海盗!”Salazar抽出随身的配剑,利刃的尖刺抵在甲板的黑漆木上,他向沉默玛丽号上的海军们高喊道,“反圌抗者格杀勿论。”


“爹地!”Alejandra跑到左船舷旁,抓着横杆,踮起脚尖,“他们是我的船员!”小姑娘高昂的嗓音像一道极为有效的解除咒,打碎了所有人的停滞。


一时间,海军们长剑出刀鞘和火枪上膛时金属的碰撞声和着海盗们嘈杂的叫喊。


该有的声音全都回来了


“为黑珍珠而战!”


Gibbs挥着刀响亮地喊道。


他得到了一阵凌乱而刺耳的附和。


“为自圌由而战!”



Alejandra扭头瞪了眼那些沉不住气的海盗,“安静点!我在进行交涉。”


“Salazar家的人永远不会是海盗船的船长,Aleksia,”面对女儿他总有用不完的耐心,“想想你的祖父和曾祖父。”


Alejandra抿起嘴,似乎是在努力思考反驳的话,“可我说过在Jack回黑珍珠前,她归我管辖。”她忽然有了底气,“你教我做人要讲诚信。”


“和海盗用不着遵守诺言,亲爱的。”Salazar向女儿探出没握剑的那只手,“过来。”


他身后,黑压压的一排枪口对着黑珍珠上每个男人。


“可Jack呢?”Alejandra装作妥协地垮下肩膀,她并没忘记自己跑到黑珍珠上的目的,“你要杀死他么?”


Salazar顺着女儿的视线转头望向被绑在桅杆上的海盗,“当然不,他需要继续活着还债,”Alpha的嗓音温柔地如同在替Alejandra讲述王子与公主幸福生活的童话故事,“而且他指出了黑珍珠的方位使得我能不费吹灰之力地消灭这艘臭名昭著的海盗船,将功抵过。”


这句轻飘飘的话把Jack Sparrow打成了不折不扣的叛徒。


出卖了一船船员的,令人不齿的叛徒。



To Be Continued


嗯,小虐怡情,大虐伤身x


评论 ( 66 )
热度 ( 5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