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13—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前情提要:Alejandra没能阻止父亲关押起所有的海盗,还收缴了Jack心爱的黑珍珠……

 

 

—13—

 

“Jack?”


黑珍珠的船员们被押上军舰,上岸后他们将蹲进监狱等待审判。


Gibbs被迫缴了械,黑乎乎的火枪口正笔挺挺指向他的脑门,“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的计划!”


麻绳将他双手反到背后绑了个结实,海盗挣扎不过便扭头大声向Jack质问,音量接近咆哮。


没错,就是我的计划,你这个傻子,别这么大声说出来!


Jack无奈地叹了口气,但他不能就这么傻乎乎承认,只好随意扯了句模棱两可的说辞,“不,我只是为了……”


有人替他“解了围”。


“Jack!”


Alejandra,他可爱的女儿,真是个好姑娘,不愧是Jack Sparrow船长生下的。


他看着Alejandra利索地翻过黑珍珠的横栏,纵身跳进玛丽号,一刻不停快步跑到自己面前站定,才歪过脑袋答应道,“是的,怎么了?”


年轻的Alpha踮起脚,跟只大型犬似的搭到Jack肩头,再把鼻尖凑过去狠狠嗅了嗅。


下一秒她秀气的眉头就挤到了一起。


“你怎么闻起来像爹地了?”小姑娘难以置信,她以为哪儿出了问题,又埋到Jack耳边使劲吸了吸鼻子,嗅闻的力度大到Omega都能听到清晰的吸气声儿了,“以前甜甜的味道呢?”


尚未变声的小家伙声音清脆而高昂,她这个奇怪的问题溜进了船上每个人的耳朵里。

 


Gibbs瞥了眼Scurm试图得到些回应来证明并非是他想得太多,可惜后者正在跟抵着他的海军呲牙咧嘴较劲,完全没功夫理睬。


这位经验丰富的海盗对Salazar小姐的质问起了疑心。


他是个普通的Beta,闻不出Alpha或是Omega的信息素,这没什么低人一等的:黑珍珠上所有的人都是,包括Jack,他们的船长也曾宣称过自己是大众的一员。


Beta不会散发出什么气味儿,刻意使用的香料也维持不了多久,风一吹就散了,更别说是湿气极重的海风,一阵刮过去身上除了海水味就什么也留不下了。



“只是不当心沾上的,”Jack含糊其辞试图蒙混过去,想必Alejandra并不了解Alpha与Omega间的标记是什么,“洗个澡就没了。”


小姑娘将信将疑,她退了回去,身姿笔挺地站在那儿,有钱人家小姐的优雅做派立刻又回到身上,“好吧。”


“Jack在骗你,Aleksia,”Salazar之前的沉默似乎就在为了等待这一刻,他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会儿Jack,恶意而慢条斯理地念起判决般,“我标记了他,他再也不会跟之前闻起来一样了。”


海军不合时宜的“青春期教育”让不少人傻了眼,撇开沉默玛丽号上的水手们不说,Jack瞪大眼睛看向Alpha,视线犀利得宛如一道无声的谴责:他从没料到Salazar会当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不,Gibbs,你别那么看着我!”Jack朝船舱方向嚷嚷起来,他的得力副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惊,就保持着被身后同样诧异到无法动弹的海军压下脑袋的姿势僵在了那儿,两颗眼珠死死盯住Omega不放。


“你怎么能相信一个海军的话?我不是!”Jack极力辩解道,“这么多年了你有见过我发圌情么?”他百分之百确定从未在船员面前露过马脚,而清楚Jack Sparrow是Omega这事儿的人算上Salazar父女也拢共不过四五个。


Gibbs皱起眉头,显然是觉得Jack的解释没有明显的破绽,“Jack,我们……”他张嘴刚想说些什么。


“你们在发什么呆?”Salazar走到Jack面前身躯一横,用宽阔的背脊挡住后者与Gibbs的对视,他也压根没打算给Gibbs好好说话的机会,“带他去船舱关起来。”


“Jack我们需要聊聊,等我们……嘿,别打我脑袋! ”Gibbs的声音就这么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通往船舱的木梯之下。

 


Salazar转身走向船头,他有力的高喊声响彻整个甲板,“先生们,回航。”


“A,Aye,Capitán!”Lesaro沉浸于他的船长标记了个海盗这事上,他慌张地握过船舵,调整起航行方向。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自认为见多识广的海军中尉心里五味陈杂,所以说臭名昭著的Jack Sparrow是传闻中濒临灭绝的Omega?


Gibbs这边棘手的麻烦暂时平息,另一个更糟心的正眨着跟Jack一模一样的眼睛,委屈而愤怒地瞪着他。


“哦,Ale,”Omega不知为何看不得Alejandra悲伤与难过,他压低嗓音,“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同你解释。”


小姑娘瘪着嘴,“这是第二次了Jack,要是你再敢说一次假话,我就不会原谅你了。


“当然,我的小姐,”Jack苦笑起来,然而打一开始他就已经编织了个弥天大谎,“可是……”


猛烈的海风卷过,呼呼声刮过他们的鼓膜,吹起海盗编起的辫子和女孩子扎成马尾的长发,她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什么?”Alejandra拔高了嗓音问道,“我没听清。”


Jack摇摇头,“只是答应你不再说谎。”


“那你告诉我,标记是什么。”Alejandra从不会错过趁胜追击的机会,她抬起的眼睛里洒满了好奇,“爹地对你做了什么?”


Jack斟酌了下,决定只坦白无伤大雅的部分,“你父亲咬了我的脖子,我们结成了伴侣,”他回忆起被标记时针扎似的刺痛而咧咧嘴,“我会慢慢被他同化。”


然而讽刺的是,被标记的Omega不会再遭受发圌情期的困扰。


这牺牲一种自圌由来换取另一种自圌由的做法,说不出是确有所值还是得不偿失。


“同化?”晦涩的字眼令小姑娘有些理解不了,她思索了会儿,“所以你会变得跟爹地一样? ”


“某些方面,”Jack实际上并不确定之后与Salazar的关系会如何转变,毕竟没有Omega教过他这些,“气味总是首当其冲逃不掉的。”


Alejandra看上去挺失望的,她抿抿嘴,“我喜欢你原来的味道。”


“哦?这么说来你不喜欢你父亲的气味?”Jack忍不住调侃起自己的女儿,她可爱极了,努力装出个大人样但骨子里还是个孩子。


果然,小姑娘立马就急了,她慌乱地瞥了眼不远处指挥前行的Salazar,压低声音反驳道,“才不是!我只是不想要两个闻起来一样的父亲。”


Jack的心脏猛地停了一拍又疯狂搏动起来,“你只有一个父亲,亲爱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响起,轻微颤抖,“我不是。”


“但你和爹地成了伴侣,这就意味着你会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海盗稍微平静了些,Alejandra看来并非出于知晓了某些事情才说出某个令人心惊肉跳的名词,“那可不一定。”他俏皮地一笑,镶在牙列上的红宝石反射出月亮冷柔的白光。


Alpha挑了挑眉毛——这个动作她学到了她父亲的精髓,“这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打算逃跑?”她又偷偷看了眼Salazar,单纯为了确认沉默玛丽号的船长还立于原地,不会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打断这场微妙的谈话。


“你觉得呢?小家伙。”Jack耸耸肩,像是在炫耀什么,“我曾经做到了,还不止一次。”


Alejandra骨子里的叛逆因子蹿了上来,“我不会向爹地告发你,暂时。”她露出甜甜的笑容,“作为回报,你得把我想知道的事一五一十告诉我。”


“你可真贪心,Salazar小姐,既然这样,你得多加点筹码。”Jack眯着眼笑了笑,“不如,想办法让我和我的船员从这儿,”他望了眼被船锚勾在沉默玛丽号船尾拖动前行的黑珍珠,“逃回我的船上去如何?”

 

 

To Be Continued

夭寿啦女鹅要联合麻麻坑爹啦(喂!

 

评论 ( 40 )
热度 ( 5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