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14—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前情提要:Jack Sparrow与Alejandra Salazar暗中组成了共同阵线……

 

—14—

 

Alejandra抱膝坐在甲板上。

 

她抬起小巧的脑袋追逐Jack的视线,海盗依旧如笼中鸟般被栓在桅杆边,他垂下眼睛,浓密的睫毛和着海风轻圌颤,目光尽头始终落在小姑娘身上。

 

玛丽平稳航行于深夜的海面之上,随波浪的起伏轻微颠簸,月光给他们蒙上了层亮白色的薄纱。

 

这画面美好过了头,最昂贵的颜料也无法描摹出它的美妙。

 

Salazar冷硬的警戒心被柔化了,他倚在船头——甲板上没什么人,军舰上十来个海员都钻进船舱去看守海盗,唯有掌舵的Lesaro中尉还留着“打扰”一家三口独处的时光——放任Jack与Alejandra窃窃些听不真切的低语。

 

◇ ◇ ◇ 


“这就是你的计划?”Alejandra问得含糊,她的嘴都没怎么开合,免得被自己父亲听去了什么。

 

Jack点点头,“想必Salazar教育你制定计划要缜密到细枝末节,但那太理想化了。”他把自己往桅杆倒映在甲板上的阴影里头挤了挤,“你永远不知道临场会发生什么,与其想得太多不如放手一搏。”

 

年轻的Alpha眨眨眼睛,“你就这么不愿意和爹地在一起?”她突兀地转了话头,“不情愿到逃了那么多次还不放弃。”

 

Omega想了会儿才开口,“在他身上我看不到想要的东西。”

 

这是个很暧昧的回答,Alejandra似懂非懂,“可你们结成了伴侣。”

 

“在本能的驱使下。”Jack不太清楚小姑娘能否理解这些,还是尽可能浅显又耐心地解释起来,“Alpha与Omega间生来就有种抵抗不了的吸引力,就像你被我的气味拐进巷子里一样,并非出于真实的情感,而是受制于本能。”

 

女孩子看来是听懂了,她猛地瞪圆了可可色的眼睛,气愤的火苗摇曳在眼底,“你是在暗示我父亲强圌迫你?”

 

Jack苦笑不得地否认,“被Salazar标记并非我本意,可我得坦白他咬我脖子那会儿我欣然接受了。”海盗喉咙底发出细微的呼噜声。

 

他不记得从哪儿听说这样能给予幼崽安抚。

 

这起了效果,Alejandra不再气鼓鼓的了,果然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说的'咬',是真的……"她没把话说完,好奇的光芒取而代之从眼底渗出来。

 

“你要摸摸看么?”Jack揶揄道,“结的痂还没掉呢。”

 

Alejandra想点头,触碰Omega后颈这事儿仿佛嘴边从天而降了块流着巧克力酱的软蛋糕一般极具诱圌惑力,但她拼命晃晃头拒绝了,“不,那样我得整个人挂到你身上,太引人注意了。”

 

“好了,不逗你了,亲爱的。”Jack似乎在憋笑,他短促地咳嗽了声,嘴角微微扬起,“该行动起来了。”

 

◇ ◇ ◇ 

 

“爹地!”Alejandra高昂清脆的嗓音划破了难得的安谧。

 

Salazar看着女儿满脸焦急地跑到跟前,小手攥起自己的外套下摆一阵拉扯,“Jack,Jack他……”

 

“他怎么了?”海军瞥了眼海盗的容身之处,并未发现什么明显的异样,也有可能因为那儿太暗了,小家伙不管不顾地拽着她的父亲朝桅杆那儿走。

 

Lesaro早就习惯了Salazar船长纵容Alejandra小姐的光景,他平稳地控制着船舵,对这种本该诡异的画面见怪不怪。

 


Jack确实有些不好,他脸色煞白。

 

Salazar担忧地眯起眼睛,宽厚的手心抚上对方的额头,那儿凉凉的,看来不是发烧——不过今晚的海风着实比起平日猛烈不少,犹如个不知好坏的征兆,“怎么了?”

 

Omega闷圌哼了声,长长的睫毛耷圌拉下来,“肚子疼,”他的声音黏糊糊的有点儿委屈与难受,“一抽一抽的。”

 

Salazar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把我放下来,Armie,”Omega迷迷糊糊地轻唤起海军的昵称,语尾带着轻微的上扬,跟轻蹭主人脚踝撒娇的猫咪似的,“好冷。”

 

站在一边的Alejandra小声应和,“爹地,松开绳子吧。”

 

Salazar扫了眼小姑娘,注意力立刻回到Jack身上,几乎没什么迟疑的时间,他从外套插袋里掏出了短匕圌首,甩掉刀鞘就抬手割断了麻绳。

 

Omega软圌绵绵地跌进他怀里。

 

Alpha唯恐不小心划伤对方把利器扔到甲板上,顺势只手捏住Jack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看着我的眼睛发誓,”Salazar低语道,仿佛再高一个音掉就会震碎脆弱的Omega,“这次你不会再离开。”

 

Jack的胸口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压力挤得无法呼吸,哽着喉咙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不是假装的。

 

Omega隐约意识到大概这是害怕的反应,出于本能的,因为他正在以及将要对自己的伴侣说谎。

 

Jack硬是压圌制下标记带来的副作用,“我不会……咳…不会离开……”他盯着Salazar融入夜色的眼睛,窒圌息令可可色的瞳孔不自然地撑大了些,“我需要药,Armie……”谎言一旦出口,再说下去就奇妙地顺畅起来,“在黑珍珠的船舱里,求你了。”

 

Salazar拽下自己的外套给Jack披上,再搂紧了他,“Aleksia,”你能去替我们取来么?”

 

这个海军对于Jack Sparrow始终是狠不下心。

 

Alejandra机灵地朝Jack眨眨眼睛,“当然爹地。”然而海盗并没理会她,他任由Salazar抱着,眼神直直望向后者身后那块甲板上的某样东西。

 


标记的束缚力远超Omega的想象,他的身圌体在全力拖住他逃离的心思,比刚才捆得他全身疼的麻绳更令人难以挣脱。

 

Alpha近在咫尺的信息素让一切变得更糟,它是张无形的网,勾住Jack的脚踝与手腕。

 

“Jack,”那个男人在耳边低声叫了他的名字,Jack哼哼了声算是回应,“Aleksia喜欢你。”

 

Jack不明所以地蹙了蹙眉头,“她也喜欢你,还有好吃的、漂亮的衣服,她喜欢的可多了。”

 

“我指的是另一种喜欢,她可能还搞不明白,”Salazar抬手抚上Jack的脑袋,毛糙的头发扎得他手刺刺的又微痒,“可你该明白的。”

 

Jack吸了吸鼻子,这海风确实挺冷的,要搁在平时他都躲进船舱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不,必有其女。”Omega突然轻笑起来,“我开始想象等她向我求爱时我说出她是我孩子这个事实该有多残酷。”

 

“你不会这么做的。”Salazar断言道,“你不会想瞧见我们的小可爱在你面前哭泣。”

 

当然,Jack无声地叹了口气,他不舍得。

 

 

“Jack!”

 

Jack从没听Alejandra这么喊过,他愣了会儿,才想起这是计划的一环,Salazar的气味令Omega像喝了好几瓶朗姆酒,晕乎乎的。

 

“Lesaro!”Salazar小心翼翼地让Jack靠在桅杆边坐下,起身回头时收敛起的戾气又席卷而返,他对他的中尉咆哮道,“回船舱带些人到黑珍珠上去。”

 

Lesaro也被Salazar小姐的近似惊恐的尖圌叫弄得心惊肉跳,他赶忙栓好了船舵,头也不回地冲向船舱入口那儿。

 

Jack屏住呼吸,趁Salazar背过身挪开视线的空档,一把抓过被丢弃的匕圌首,弓着背快速潜行于船舷的阴影里,然后他轻巧地跃进黑珍珠的船尾——Alpha替Omega披上的外套被风刮了起来,又飘下,最后孤零零躺在沉默玛丽的甲板上。

 

与此同时,Salazar来到了黑珍珠的船头。

 

“Armando Salazar!”Jack由后锢着Alejandra,手里那把切开束缚自己绳子的利刃抵在她的喉咙口,“放了我、我的船和我的船员,来换你女儿安然无恙罢。”

 

他终于快要重获自圌由了,然而Jack Sparrow却不知为何,感到身上每寸皮肤都在撕圌裂般地发疼。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3 )
热度 ( 4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