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15—

前文:—01—/—02—/—03—/—04—/—05—/—06—/—07—/

—08—/—09—/—10—/—11—/—12—/—13—/—14—

 

前情提要:Jack Sparrow自以为掌握了Armando Salazar的弱点、他逃出生天最重要的筹码……

 

 

—15—

海军们脚步杂乱。

 

他们登到甲板上时Salazar已不在沉默玛丽号上——他身姿挺拔地站在黑珍珠靠近船头的桅杆边。

 

Lesaro和士兵们错过了这台效果出众的舞台剧开场,只来得及瞥见Salazar连刀鞘将配剑扔出去这一幕。

 

金属撞击木头甲板,弄出一记沉闷的声响。

 

“Capitán!”Lesaro中尉喊了声,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更不清楚为何Salazar要丢下武圌器,“Alejandra小姐呢?”

 


“她在我这儿,先生们!”Jack着实想摆出个优雅的欢迎姿势,不过碍于他右手持着匕圌首,左手抓着小姑娘只好作罢。

 

士兵们顺着声音望去,黑珍珠船尾那儿隐约可以瞧见人影晃动,灯塔的远束光替他们照亮了那儿。

 

卑鄙的海盗!

 

Lesaro咬牙切齿地拔圌出配剑,准备带领其他人冲上黑珍珠营救Alejandra时,这位中尉的脚步被他们船长的低吼给震得收了回去。

 

Salazar极少如此。

 

“别过来!”他头也不回地命令道,“这是我的家事,毋需你们操心。”

 

Alpha眼里这会儿被Jack和他们的女儿占满了,“为了表达我的诚意,Jack,”Salazar抬脚把扔到甲板上的冷兵器踢得更远,“我现在手无寸铁。”

 

说着,他向前踏了步。

 

Omega不知为何轻微地颤了下,但很快就稳住了,紧贴着Jack的Alejandra察觉到了异样,“你在害怕么Jack?”她小声嘟囔道,“这可不像你。”

 

Jack Sparrow并没有害怕。

 

Salazar给他的印记在教他害怕,它无时不刻不在说服Omega放弃这铤而走险的逃亡计划,顺从地拥抱本能。

 

“当然没有,亲爱的。”Jack凑到Alejandra耳边低声回答,“弃剑说明你爹地已经开始妥协了,这是好兆头。

 

海盗在故作镇定,他无法确定要是Salazar就这么径直朝他们走来自己是否会毫无尊严地脚软,甚至是跌坐到湿冷的甲板上——结合印像道摆脱不了的恶咒,阴魂不散地缠绕在头顶。

 

好在Alpha靠近一步就停了下来,像是某种试探,又像是种掌控了全局的炫耀。

 

“你这会儿倒开始谈诚意了?”Jack虚张声势地拔高嗓子,“刚才是谁扬言与海盗不需要讲信用?”

 

Salazar料到对方会如此反驳,回答得一点儿都没有迟疑,“我现在没有把你当成海盗来看待,”他又走近一步,引得Jack不动声色地倒吸了口气,“我说了这是家事。”

 

“站在那儿别动,Salazar船长。”Omega侧过刀刃往Alejandra纤细的脖子上抵了抵——他特意偏向刀背,免得失手弄伤小姑娘,“你的女儿还在我手里呢!”Jack高声喝道,“废话少说,把我的船员带到我面前,是时候交换人质了。”

 

Alejandra偷偷曲起手肘顶了下Jack的腰肋,无声埋怨对方把自己扼得难受了,Omega抱歉地嘟囔了声稍微松开了些。

 

“我的女儿?”Salazar冷漠地重复了遍,他压根就没交换人质的打算:Armando Salazar最有分量的那个筹码此刻正被Jack盗取了捏在手里,“你确定她只是我的女儿?”

 

某个词上被加了重音。

 

Alpha逼近的步伐随着他质问的语气一同蹿了上来,Omega被冷冰冰的气味儿冻得僵硬到了骨子里。

 

Salazar是真的动气了,Alpha信息素无孔不入地钻进周围每一个空气分子里挤圌压他们紧绷的神经,Alejandra害怕得不行,“Ja…Jack……”她不可抑制抖嗦起来,双手紧紧掐住Jack横在自己喉咙口的手臂,“我觉得……”

 

大势不妙。

 

Jack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不然呢?”他还在死鸭子嘴硬,禁不住信息素的威压而退后的脚步则完全暴露了Omega的心虚。

 

Salazar来到距他们一臂开外之处,这个远近可以让Jack清楚地瞧见男人脸上的表情:Alpha绷着脸,抿下嘴唇,单侧的眉毛挑了挑,“Aleksia,”他突然异常冷静地唤了女儿的名字,“你总问我那只把你带来的麻雀去了哪儿,我想我该……”

 

“不不不,”Jack跳出来打断对方,声音略微慌乱与歇斯底里,他慌张地瞪大眼睛,“我们说好的,你不能……”

 

“我们没说好任何东西,Jack,”下一秒,Salazar动动嘴皮子,毫不留情地将隐藏了十来年的秘密剜开来,“你生下了Aleksia,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到了现在你又打算利用她再抛弃她,难道不是么?”

 

Jack Sparrow可不是如童话中那般报恩的小鸟,他是只忘恩负义的麻雀。

 

Alejandra不再抓着Jack的胳膊,她呆滞地望了眼Salazar,可可色的眼睛极为缓慢地眨动起来,“爹地,他……我……”小姑娘像是失去了语言功能,只能支支吾吾地吐出几个呆板的单词,“可是……”

 

Omega僵硬在那儿慢慢消化完溢满而出的惶恐,他一把推开了她,就跟推开个炸圌弹似的毫不留情——Sparrow船长尚无法面对那些被撕扯光而败露得过于明晃晃的真圌相。

 

Salazar把跌跌冲冲的女儿带进怀里,“Jack,到头来你爱的还是你自己。”他安慰受伤幼崽似的轻圌抚Alejandra的脑袋,“你怎么能把Aleksia推开?”

 

Jack不住又退了几步,后腰抵上船栏再无退路,一阵子弹上膛的“喀拉”声将他从恍惚中拉了出来,他张嘴想要道歉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当然在意他的女儿,但Jack Sparrow更放不下黑珍珠。

 

这一生最重要的三位女性,他母亲的骸骨有他父亲Edward Teague为伴,他的女儿有Armando Salazar照料,可他的珍珠,就只有他了。

 

“Jack,”小丫头从父亲怀里扭过头,她的小脸皱成一团,声音闷闷的,看起来像是硬憋着才没哭出来,“我希望你亲口告诉我。”

 

他答应过Alejandra不再扯谎,可有些真话一旦出口就不可挽回了,所以Jack选择了不予理会。

 

“Armando Salazar!”

 

Omega恳请时不时呼啸而过的海风遮去嗓子里飘出来的颤音,“既然Alejandra不再为我所用,那么就以我为赌注,”Jack捏住匕圌首柄将它竖了起来,接着手腕一转,泛着寒光的刀尖就这么对上了自己的喉咙。

 

“换取我海盗的人生与自圌由。”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56 )
热度 ( 47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