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Salazar/Jack】Mr & Miss Salazar/有其父必有其女 —16—

前文:—01—/—02—/—03—/—04—/—05—/—06—/—07—/

—08—/—09—/—10—/—11—/—12—/—13—/—14—/—15—

 

前情提要:Jack Sparrow准备孤注一掷……

 

—16—

Salazar把女儿拉到身后,“回玛丽上去。”他低声命令道,Alejandra抗拒不已,”不,我要留下!”

 

“回去。”男人的语气不算强硬,他教训手下可比这个狠多了,但对小姑娘来说作为警告足矣:她父亲从未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过话。

 

——谁也无法得知越过这条警戒线之后会发生什么。

 

Jack看着Alejandra沮丧地跃回沉默玛丽的甲板上,她试图留在船栏边,仿佛这样就能得到想要的一个说法、一个解释,小小的身躯却被海军们给挡到身后保护了起来。

 

失去了Alejandra的“庇护”,一排黑漆漆的枪口齐刷刷对准Jack Sparrow的脑袋。

 

他追逐女儿的目光被Lesaro给截了下来,Jack心虚地眼神闪烁,眼珠一转视线又落回Salazar硬朗的面孔上,“怎么?”他扬起嘴角勾出令人火大的笑容,“接下来你要对我做些什么少儿不圌宜的事情了么?”

 

“对你来说这是场稳赢的赌局,”Salazar这会儿平静到出人意料,他收敛下来的信息素依附于海风上,绵密紧实地拂过Jack的每寸肌肤,而Jack变了调的气味儿则在暗中默默迎合它,“确实,我无法辩驳。”

 

Omega眨眨眼睛,“不,我没你想象的那般笃定,”他敛下眸子,即使载着他们的船时不时会因海浪而颠簸,握着刀柄的手平稳没有一丝起伏,“不然我也不用激进至此。”

 

“我有时候怀疑海盗的人生逼疯了你,”Salazar瞥了眼刀尖,那尖锐的武圌器反射着清冷的月光令人生寒,张牙舞爪,“所以你脑袋里尽是这种烂主意。”

 

Jack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不是头一个说我是疯子的人,”他似乎还挺得意,“那追着我不放的你呢?”

 

“又疯又傻?”Alpha歪过脑袋自嘲道,“都二十多年了,Jack,我累了。”

 


海盗不清楚为何自己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累了?

 

对什么?

 

是无穷无尽的追逐还是对Jack Sparrow这个人?

 

他的喉圌舌像是瞬间被上了枷锁,只能屏息等待Salazar接下来的话,“我能给你一个职位、一艘船,你是Omega,Omega保护法会对你的过去既往不咎。”

 

Jack失望了,但他并不清楚对方是有多绝望才会说出这种话。

 

“或者我抛下一切去做我最深恶痛绝的海盗。”Salazar眼睁睁看着Jack眼底隐约燃起的火苗灭了个踪影全无,他以一种呆板而平淡的语气开起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即使是眼下这种凝重的氛围,Jack还是笑出了声,“那我的副手就只有你一个了,其他人都会被海上屠圌夫吓跑的。”他垮下肩膀,“我们会成为海军与海盗双方悬赏的对象,我要的可不是那种日子。”

 

“你现在过的难道不是这种日子?”就Salazar所知,Jack Sparrow得罪的同行也不在少数。

 

“不是所有的海盗。”Jack辩解道。

 

Salazar盯着他的眼睛沉默了会儿,“好吧,我放你自圌由。”

 

这下轮到Jack傻眼了,他以为呼呼灌进耳朵里的海风带来了幻听,“你说什么?”Omega蹙起眉头,死死看着Salazar——这是Sparrow船长疑惑且不信任时下意识流露的表情,“你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

 

“是的,我不是,”Salazar为了确认对方的质疑又重复了遍,“我答应还你自圌由。”他挑挑眉头,“你需要什么保证么?”

 

Jack眯起眼睛,半是玩笑,半是调侃,“要不是我手里拿着刀子,说不定我会吻你。”

 

“为什么不呢?”Salazar拉过Omega的手臂,一点儿都不担心可能会被刀尖刺伤,Jack握着匕圌首的手抖了抖,但到底还是拿住了。

 

他垂下了手臂。

 

他们间很少有什么亲圌吻,大多数是Salazar箍圌住Jack的下巴,好似狂风骤雨般侵略,令人感到窒圌息与束缚,但这次Alpha只是搭着他的手臂凑过了头,让鼻尖抵上他的脸颊——Jack手里甚至还捏着可以反击的武圌器。

 

Omega探过头去吻了他,轻得像是壶美酒里的一滴,无声掉落在唇圌瓣上,顺着唇纹渗透进去。

 

“这吻当作我对你豁达的谢礼。”Jack抬起眼睛,睫毛划出道美妙的弧线。

 

Salazar抿抿嘴像在回味什么,他退开几步,伸手比划了个“请”的动作,“请罢,Jack Sparrow船长与他的黑珍珠要再次起航了。”

 

“没有船员哪儿来的船长,”Jack旁敲侧击道,他忽然意识到自始至终,Salazar都未对黑珍珠船员的安危许下过何种承诺,“我需要人手扬帆掌舵。”

 

“你可以去招揽,”Salazar伸手指了指沉默玛丽的船舱,“但原来的那些,他们明天一早就会被吊死在城门口。”Jack眼底的震惊让他心里的残酷感到莫名愉悦,“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能让他们死得痛快点。”

 

Alpha向Lesaro中尉下令将海盗们带到甲板上。

 

Gibbs和Scrum几个人被押出来时还以为Jack与海军达成了某种交涉,他们迎来的是释放,而Salazar丝毫不留情面。

 

“听我命令,”他盯着Jack的眼睛高声道,“当我说开火,就地枪决这群海盗。”

 

黑珍珠的船员各个手铐脚镣无法动弹,他们被圌迫跪在甲板上,嘴里还被塞满了破布,只能发出不成调子的抗圌议与咒骂。

 

“爹地,你疯了么!”Alejandra用力推开Lesaro跑到船栏边试图向Salazar求情,但她还是被其他海军拦下并带进了船舱。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并不适合孩子在场。


——Armando Salazar果然还是Jack Sparrow认识的那个狠角色。

 

“既然你都要放过我了,”这次换Jack走向Salazar,“为什么不慷慨些?”

 

Salazar的神情古怪起来,刀削般的脸庞陡然生硬得像忘记打磨的雕塑,“慷慨?”他的语调里有深海的冰冷,“我愿意放你走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慷慨。”Alpha平静地望着面前他恨了二十多年又挂念了二十多年的海盗,“看在你把Aleksia带给我的份儿上,把黑珍珠还给你是我的最后的仁慈,但你的船员们,不可饶恕也无可抵罪。”

 

“那你想我用什么来换?”Jack小声问道,他明知故问。

 

Salazar摇摇头,“你在我这儿已经没有可以抵押的东西了。”

 

“不,你错了,Salazar,”Jack可可色的眼睛亮了亮起来,他再次举起手中的匕圌首,另一手拨开垂到后肩的辫子,将寒冷的刀刃抵上后颈,“你想让这个印记完好无损,就放了我的船员。”

 

To Be Continued

我就问一句,谁还记得这会儿麻雀正揣着二胎的受X卵?(喂!

评论 ( 59 )
热度 ( 5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