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BvS蝙超】神奇罗宾在哪里/Fantanstic R and Where To Find Them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用这个万能标题了(大概

→OOC、BUG与不科学是常态←

此系列相关前两篇↓

☆ 神奇蝙蝠侠在哪里/Fantanstic Batman and Where To Find Him

★ 神奇崽子在哪里/Fantanstic Baby and Where To Find It

 

神奇罗宾在哪里/Fantastic Robin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一个意外?”

 

达米安伸手拽过与他争夺“狭窄”空间的兔子玩偶,胡乱地捏了捏它圆滚滚的脸蛋,“你曾经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做好‘安全措施’,结果呢?”

 

他和迪克被堆在长沙发上这些明显超过正常需求量的毛绒绒给挤得无安身之处,而坐在他们对面的男人一副好整以暇的做派,丝毫没有要出手帮忙收走泛滥成灾玩意儿的意思。

 

布鲁斯并未多做辩解,玛莎的确产生于一个意外。

 

他当时满心以为超人被反锁在了孤独堡垒中才前往北极提供紧急救援,结果蝙蝠也不幸地被关在了那个由氪星科技堆积起来的建筑物里,为了全身而退,他们半是被迫地执行了某项指令,其后果便是达米安提起的“意外”。

 

迪克得知这个消息时要比达米安冷静得多,毕竟他早年就经历过,而那次的“意外”正试图通过蹂圌躏一只兔子玩偶来缓解自己的震惊——太不成熟了,夜翼先生如是腹诽道。

 

他对长毛绒玩具看上去也适应良好,甚至对某个蓝鲸的玩偶爱不释手,“阿尔弗雷德告诉我们她叫玛莎,”迪克试图改变话题来缓和略显尴尬的气氛,“和你的母亲一样。”

 

“说起这个,”达米安并未如迪克料想中的那般收敛下毕露的锋芒,“这个小家伙的母亲呢,我可有阵子没听见你的花边新闻了,父亲。”成年后年轻人就鲜少唤布鲁斯父亲了,每次他使用这个称呼就必定带有某种明显的挖苦了。

 

韦恩先生对此倒是一点儿都没有遮遮掩掩,他抬手指了指天花板,“楼上。”

 

达米安的确离开韦恩庄园很多年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忘了这间兼具会客功能的大书房楼上是什么地方,“哦,我明白了,”年轻人眯起眼睛,兔子玩偶在他手里形变得厉害,“金屋藏娇,她是怎么爬上你床的?”

 

迪克抓起一个泰迪熊的脚脖子朝达米安扔过去,玩偶软绵绵的短手不轻不重拍上后者的脸颊,“格雷森!”年轻的那个韦恩几乎同时就报复性地把手里的兔子掷了回去,“你是想打架么?”

 

饶布鲁斯有个好记性也想不起来韦恩庄园有多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他打算等第一任与最后一任罗宾察觉到互扔玩偶是件三岁小孩子才可能有的举动而停止,但韦恩先生低估了眼前一个刚成年和另一个年龄已经3打头成年男人的“童心”,甚至时不时会有玩偶瞄准错了方向朝他飞来。

 

在接下一个企鹅玩偶后——到底是哪家不长眼的供应商送来的企鹅?——布鲁斯嫌弃地想抛出去,他也立马就这么做了。

 

 

“玩偶怎么招惹你了?”克拉克轻而易举地抓下迎面飞来的玩偶,掺着绿色的蓝眼睛从手里的企鹅上挪开,先是疑惑地看了看布鲁斯,然后目光一扫,才发觉男人对面沙发上两个“剑拔弩张”的陌生人,“抱歉,我没注意到你有客人。”

 

青年有些不自然地侧过脸——伪装用的眼镜留在了卧室里,在这儿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完全公开的,并不需要戴着它走来走去——只要别冒出哪个疯子说“嘿你和超人长得真像”这种疯狂的发言,基本不会有人会主动将克拉克·肯特与大都会的义警联系起来的。

 

他转身想离开,却被布鲁斯叫住了,“坐下吧,我正准备叫你下来。”

 

两任罗宾颇为默契地同时终止了“战局”,他们面面相觑,似乎都在等对方给自己某个猜想浇上盆冷水,然而布鲁斯近乎默认的态度令迪克与达米安不得不接受了它。

 

“那么不是她,是他。”达米安不知为何突然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连说话的腔调都软化了不少,“所以你们领养了玛莎,就跟你领养了格雷森一样。”他眨眨绿色的眼睛,笃定这个设想就是事实。

 

克拉克没有反驳达米安的说法,他的确就是如此建议的:若布鲁斯打算向外公布玛莎的存在,领养是最合理又无伤大雅的说法,但年轻人不清楚布鲁斯背地里还做了什么,自从坐到后者身边后他就一声不吭,尽可能地多加倾听以此试图弄清面前两个陌生人的身份,直到某件事令他沉不住气了。

 

“领养?”氪星末裔扭头看向哥谭最有钱的人,“你之前领养过其他孩子?”

 

这就有点儿超过布鲁斯·韦恩最开始的计划了,他原本的计划意外得简单,不过就是把克拉克·肯特和玛莎介绍给迪克与达米安,或许他们还能聚在餐桌边吃顿晚餐。

 

“说来话长,”布鲁斯企图蒙混过关,“我一直在找时间告诉你这事儿。”他不顾及当着养子与儿子的面一把攥住克拉克的手背,引得达米安一记轻挑的口哨声。

 

迪克瞪了他一眼,随后用口型无声质问道:你小子从哪儿学的?

 

记者先生自然也不可能当着“外人”的面让布鲁斯难堪,他垂下眼睛点点头,算是姑且认可了对方的说辞。

 

“想必父亲也忘记告诉你,他不仅仅只领养过孩子。”达米安抱着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心态,没理会迪克各式各样噤声的手势和比划,飞快地说着,“我身体里流着他一半的血。”

 

若不是清楚克拉克不会冲动到在陌生人面前使用超能力,布鲁斯都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眼底瞥见了热视线的火光。

 

“谢谢你的信息共享,小韦恩先生。”氪星人再次开口时语气倒是很冷静,“我的确头一次听说这个。”

 

达米安从沙发上起身,三两步走到克拉克面前,“别这么叫我,我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他把捏在手里的玩偶朝地上一扔,“不过事情一码归一码,你能把布鲁斯糊弄到手的本事我还是佩服的。”

 

“达米安!”

 

迪克吼了声,见对方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干脆也站起来,伸手想纠着达米安的领子把他按回沙发上安分地坐好,可布鲁斯的眼神阻止了他——就小韦恩先生人来疯的性格,被卷进去的人越多,解决起来越棘手。

 

“不,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货色。”克拉克仍然坐在那里,把背脊挺得更直了,“我有正经的工作、稳定的收入,你父亲的钱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他顿了顿,把手里的企鹅玩偶塞进达米安手里,“你也大可不必担心我回来瓜分你的财产。”

 

达米安皱起了张英俊的小脸。

 

他自然是不可能接过这么傻兮兮的玩具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克拉克的手劲儿大到甩不开,他甚至还产生了有种要是与对方硬碰硬,折的可能是自己手腕的莫名念头。

 

“我想你该去看看玛莎,你会喜欢她的。”克拉克抿嘴笑了笑,他收回手,像是中止争执的信号,“只是别再瞎嚷嚷了,你不会想尝试惹她生气或是吓到她的后果。”

 

小年轻不甘而敷衍地点点头。

 

这会儿达米安还一点儿都搞不清楚为何会如此轻易被这么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普通人给唬住了——好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知道的。

 

 

他们一齐离开书房的时候,迪克偷偷拉了拉克拉克的袖子。

 

“怎么了?”克拉克放慢脚步,蓝色的眼底映出细微的困惑与迪克的有些生涩的微笑。

 

“没什么,”夜翼大概是觉得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傻乎乎的,纠结了会儿才开口,“不过,有人说过你长得像超人么?就大都会那个。”

 

END

傻孩子大少,你后妈也是你偶像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熊孩子大米,你怎么敢怼你后妈呢?

 

评论 ( 10 )
热度 ( 2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