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罚D】Now or Never/勿失良机

▶ 《Walls Could Talk/以墙诉情》的后续,单独阅读亦可

▶ TV版设定,此文发生时间为捍卫者第一季后,剧情有改动

▶ 建议配合食用BGM:Halsey—Now or Never—

 

Now or Never/勿失良机

※ABO世界观、Elektra/Matt提及注意!

 

Jessica Jones坐在街角那家咖啡店里,点了杯加威士忌的拿铁等她的新客户。

 

很快就有人来了,但不是委托这位私圌家圌侦圌探来打探竞争对手丑圌闻的阴险商人。

 

“早上好,Jessica,”Matt的盲杖尖儿轻敲实木地板,他跟着它的指引走向她——哦得了吧Murdock,没有这玩意儿你也能顺顺当当走路,女性Alpha如是想——Omega不差分毫地在快要撞上Jessica落座的圆桌时停了下来,“威士忌?”Matt抿嘴笑了笑,“可不是什么用来迎接早晨的好东西。”他拉开空着的椅子,“我能在这坐会儿么?”

 

黑发姑娘敷衍地哼哼了声表示同意。

 

Jessica看着盲眼的律师折起导盲杖放到桌边,又解圌开西服的一颗扣子,跟正常人一般稳当地坐进了对面的扶手椅里:大半个月前中城圈的爆圌炸事圌故里夜魔侠勉强逃出生天,现在他脸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完全看不出曾经重伤过的痕迹。

 

然后她嗅到了Matt身上的气味儿——这是件很稀罕的事儿。

 

这个拥有双重身份的律师会一丝不苟地使用中和信息素的喷雾,要不是事圌故那晚事出突然令他无法继续掩盖身上飘出的味道,她可能到这会儿都不知道对方是Omega。

 

那会儿的Matther Murdock闻起来有种静默的张圌力,专注而内敛,信息素在他体圌内安静地游走,一点儿都没有某些Omega身上那种张牙舞爪的腻歪。

 

他们乘上地铁没多久,Luke后知后觉察觉到了异样,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Matt,又朝Jessica挤眉弄眼,试图通圌过超越语言的心电感应与之交流。

 

私圌家圌侦圌探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在通风性不怎么好的地铁车厢里嗅到了紫罗兰叶新鲜的甜味儿,淡雅的木质的香味继而将它酝酿、发酵,让香甜沉淀下去,漫出一股甘醇的香气。

 

但这会儿Matt的信息素之上蒙了层厚重的硝烟,它像个防护罩,笼起了Omega清亮与浓郁兼备的信息素,不让人随意窥圌探。

 

“Murdock,”Jessica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虽然多少猜到了些什么,但她还是担心对方即将给出的答圌案会让人不小心摔了杯子,“你被人标记了?”

 

◇ ◇ ◇

 

Matt的确被人标记了。

自分化后的十多年里他力避免这事儿发生,然而上帝打一开始就开了个玩笑,年轻人能搞到的所有抑制剂,包括正规渠道以及黑市,都无法彻底压圌制三个月一次的发圌情期。

 

“嘶……”Matt捂着下腹在上沙发里蜷起身圌体。

 

这牵动了附近的伤口与淤青,它们混合着潮水般涌来的刺痛与钝痛,他倒抽圌了好几口气才缓了些过来。

 

Omega把方才吸进的空气急促地呼了出来,要是发圌情期也能跟疼痛一般咬咬牙忍过去就好了,他这么徒劳而天真地想。

 

在那个深渊般的洞底,Elektra几乎都快得手了,她只要再咬深半公分就能一劳永逸地标记了地狱厨房的恶圌魔,但天知道她为什么放弃了。

 

女性Alpha留下的牙印过了快一周还没完全退去,他转转脑袋就能感到后颈上不轻不重的痛意与自己脉搏的跳动共鸣,而这时候Omega尚未意识到这成了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的导火线。

 

第二天入夜的时候,Frank Castle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踩进Matt那个租金“不菲”的阁楼里。

 

有时候Matt会犯糊涂,到底是惩罚者出入那些腥风血雨之处过于频繁才让他闻起来总像是刚从恶战中脱身,还是他的信息素天生就是如此这般不稳定,但他从未蠢到将这个问出口。

 

反倒是Frank眉头一皱,压低嗓子发问了,“三个月前你身边可没有那么多Alpha,”他坐进客厅里另一张长沙发里,就正对着Matt躺着的那张,“怎么,你接了一打案子,委托人还碰巧都是Alpha?”

 

“就一个,”Matt哂笑了声,Frank的信息素撩得他整个人由内而外热得发烫,Omega只手撑坐起来,气息绽开几道裂缝,不稳而颤圌抖,“你嫉妒了?”

 

Alpha的喉圌咙底挤出道不以为然的哼笑,“Bullshit,Red。”

 

Matt有点委屈,他瘪瘪嘴,“我没有……”

 

“我闻到你屋子里来过不止一个Alpha。”Frank打量了会儿面前的男人,眼尖地发觉这个信誓旦旦说着从副业退休的前义警先生脸颊与颈侧有淤青消掉后遗留下的浅浅一圈印子:Matt没有开灯的习惯,只剩窗外那块恼人的霓虹广告牌给昏暗的阁楼带来一点儿微弱的照明。

 

他起身,几步走到Matt身边,“一个是你的客户,剩下的呢?”惩罚者覆着薄茧的指腹抵起Omega的下巴,“是你耐不住寂寞叫来的?”

 

随着距离的拉近,Matt从Frank呼出的鼻息中嗅到了更多——烟草、黑咖啡,还有火圌药和灰尘,“盟友是最准确的描述,”他别过头,阖起本就看不见的眼睛,像是某种逃避,“他们的气味沾在我的制圌服上了。”

 

“这么说你又再就业了,Red,”Frank对Matt的解释不置可否,他探出另一只手,捧起Omega泛出温热的脸,俯身将鼻尖埋进这人的肩窝里,“地狱厨房的坏蛋们又要犯怂了不是么?”他半是嘲讽半是戏谑。

 

Matt顺从地向后倒,脖子正好搁在沙发背的弧度上,Frank跨到他身上,以牙齿代替鼻尖,饶有兴致地轻啮着Omega的喉结,像只完全征服猎物的豹子。

 

Alpha的鼻腔里钻进略带潮圌湿的甘甜,仿如树林间晨雾刚刚散去,而身下人皮肤上辐射而出的热度正在加速水汽的蒸发,眨眼功夫就只剩纯粹的香味残留。

 

这时然而有道突兀的气味跳了出来,不属于Matt,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在这阁楼里闻到的信息素,Frank没法儿准确地描述它,但它令人极度的不悦。

 

很快他就找到了它的源头。

 

Alpha的指甲狠狠掐进Omega的后颈,“你让别人咬你了,嗯?”他凑到Matt耳边低声问道,“我需要一个名字。”

 

Matt被圌迫垂下头,他的脑袋里塞满了诸如翻身压到Frank身上然后来一轮的疯狂念头,“Ele,Elektra……”Omega没怎么抗争就坦白道,“我反圌抗了,Frank……”

 

Frank捏着Matt的后颈迫使他抬起头“看”着自己,“我警告过你别再招惹那个女人,”他混杂着愤怒与嫉妒的声音直穿进Omega的鼓膜,“她会毁了你。”

 

Matt抿起烧红的嘴唇低笑道,“说的好像你不会毁了我一样。”

 

“没错,Red,”Alpha将锋利的牙尖抵到他的后颈,“你也不该来招惹我。”

 

◇ ◇ ◇

 

“那家伙是谁?”Jessica试图透过那副深红色的墨镜来窥视Matt,但她没有成功。

 

Matt摇摇头,“你明知道我不会说。”

 

“我会调圌查的Murdock,”这个女性Alpha像是遭到挑衅般突然斗志高昂,“到时候可就由不得你藏着掖着了。”

 

Omega笑了笑没发表任何看法,“你等的人来了,Jessica,”他喝光了自己那杯拿铁,摸索着拿上导盲杖站起身,再扣上那颗扣子,“祝你一切顺利。”

 

END

 

一刷完捍卫者之后就想写这么个东西w

Jessica和马律师的互动非常萌,给我的感觉就是bad girl和乖乖女(?)之间蜜圌汁孽缘(划)闺蜜感(掉);Elektra就一个加粗圌大写的Alpha,我总觉得她拿错了男二的剧本【不是。总之罚叔男一(?)设定不倒!

 

 

评论 ( 11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