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Dunkirk/空军组】A Thousand Miles/前路漫漫

√ Farrier/Collins,当无差看亦可

√ 安定的OOC、剧情粉碎机以及私设一大堆

√ 推荐食用BGM→ Boyce Avenue—A Thousand Miles—

 

《A Thousand Miles/前路漫漫》

 

<1>


车站的喧闹让Collins回过了神,他等到附近几节车厢里空无一人,才悄悄下了车。

 

前来迎接成功撤离士兵的人们甚至都没留意还有人没下来:人们的注意力永远聚焦于头几个跳下火车的战士身上,柔和的阳光下他们递上在战场上被视为奢侈品的啤酒和新鲜面包表达喜悦。

 

一切美好得仿佛悲剧不曾发生。

 

这个年轻人推搡过人群,若是有人费心问他去哪儿,Colins不会再用“家”来描述那个稍显破旧的小屋子了——“家”理应有另外一个人存在,不然就单纯只是个住处,好刮风下雨时让你有躲藏的地方。

 

他与周遭如此格格不入,不单单是身上那套有别于其他兵种的空军制服。

 

劫后重生的欢呼与久别重逢的泪水像是指甲划着黑板的刺耳噪音,它们和某个不曾见过一面的士兵嘴里的那句“你去哪儿了?”搅和在一起,敲得Collins脑袋突突地疼,年轻人埋着头不停往前走,步伐稍微快了些。

 

记忆里那条通向“家”的小路闪着模糊而不真切的微光,但Colins没有迷路,倒不是归功于出类拔萃的方向感,而是空军拖着泥泞的靴子踏过某个路口时,似乎有谁拍了拍他的后脑勺给他指了路。

 

该转弯了,兄弟。

 

Farrier,别、他圌妈、拍我、脑袋。

 

“Far……”

 

有什么东西死死哽住了Collins的喉圌咙。

 


 <2>


Collins本不需要租这间屋子,按规矩他们得呆在军营里,以便接到出征命令可以立刻就出发,但他禁不住Farrier的怂恿。

 

谁不想有个秘密领地呢?

 

Collins从双人床的上铺探出半个脑袋,金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像是刚由场仓促的小憩中醒来,“Farrier,你睡了么?”

 

Farrier轻哼了声算是回应。

 

“你上次提的那事儿,我要入伙。”他怕吵醒其他人,把嗓子压得更低了。

 

Collins迎来一阵沉默,他握紧散出淡淡锈味的铁质围栏保持平衡,再把小半个身子凑了出去——其实这是无用功,灭了灯的寝室里基本看不清什么,“你反悔了?”

 

“先等等,”Farrier干脆起身坐到床边,抬手朝Colins的脑袋就是不轻不重的一下,“躺回去,你想摔死我没意见,就是别摔死在我面前。”

 

金发的年轻人挥开战友的手,“别他圌妈拍我脑袋。”

 

Farrier耸耸肩,他听到上铺一阵折腾,弹簧聒噪地吱吱呀呀了几声才恢复到之前的安静,接着Collins上下颠倒的脸出现在了他的斜上方。

 

他上铺的战友的确有张不错的皮囊,但这么乍一看还是多少有点惊悚的。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房子?”Collins眯起蓝眼睛追问起来。

 

“房子?我以为你说的入伙是……”他没把这句话说完就咽了回去,“别管我刚才说的,”Farrier抬头看了眼对方,“明天下午你有训练么?”

 

他们从军营里溜了出去。

 

Farrier提到的房子离火车站不远,年代有些久了,楼梯闻起来有种木头在水里浸泡过长时间的气味儿,踩上去它又会嘎吱嘎吱作响。

 

他们准备租下的单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它泛着种老衣柜的味道,令人说不出的怀念——Collins想起了母亲在昏黄的台灯下亲手织给父亲的粗呢毛衣。

 

Farrier似乎会读人心,他甚至没有过问Collins的意见就要了这间屋子。

 

<3>


Collins开门。

 

门轴上的合金比上次离开时叫唤地更惨烈了,他没去搭理,拧着把手关上了它。

 

年轻人打开屋里所有的窗,也不去在意微风吹散了满屋子的灰尘,他走到单人床边,俯身掸了掸就坐了下去。

 

这屋子与宽敞毫无瓜葛,他和Farrier的床隔得不远,只要伸伸腿就能搁到另一张床的床尾,他不知为何突然想这么做。

 

他也这么做了。

 

要是Farrier在,这个男人绝对会扛起Collins的腿反手一折再把战友给摁到布满霉点的木地板上狠狠教训一顿。

 


<2>

 

他们在这儿留宿的几次屈指可数——这可是违反军圌纪的,最后那次是第二天启程前往敦刻尔克的前一天晚上。

 

Collins翻了个身,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意外地发现Farrier也没睡着。

 

“我父亲也是空军,”Farrier突兀地开了口,没有任何铺垫,看来他不是个说故事的好手,“他和我母亲关系很差,我永远就没瞧见他们睡过同一张床。”

 

蓝眼睛的空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接着他想起或许对方看不清自己的肢圌体动作,才清了清嗓子嗯了声。

 

“最后一次执行任务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她大吵了一架,然后他就再也没回来。”Farrier继续波澜不惊地说着,像叙述件与他毫无关系的事儿,“后来母亲告诉我,那天晚上他想和她一起睡,而她以为他在想什么龌龊事,但回头想想,”他盯着Colins看了会儿,“她笑着对我说:‘他可能只是觉得这次回不来了,单纯想要弥补破损的关系而已。’”

 

Collins一时不知如何应答,他从没听Farrier提过任何私人话题。

 

“介意把我们的床拼一起么?”

 

Farrier今晚有些奇怪,净说些没头没脑的话。

 

“当然介意,好好睡你的觉,Farrier先生。”Collins又翻身回去,把背影留给了战友。

 

<1>

 

咚咚咚。

 

Collins打开门,门外是他们的房东。

 

“听到楼上有动静我就过来了,哦,谢天谢地,你没事。”那个老妇人拉起他的手,看来甚是欣慰,“Farrier先生呢?”她说着试图朝屋内张望。

 

“他……”事实不过几个字,却压得他喘不过气,“他还在敦刻尔克待命,”Collins抿嘴笑了笑,“谢谢您的关心,女士。”

 

<0>

 

Collins把两张单人床拼到一起躺了上去,他转过头,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Farrier那张床,连太阳落山了也没费心去开灯。

 

这晚他睡意全无。

 

很多从敦刻尔克撤退的士兵大概都睡不着,但Collins很清楚他无法入眠的原因与他们并不一样。

 

Collins想要回到战场上,只有那儿他才有机会再次找回Farrier,不论那人成了何种模样。

 

 

END

 

1,章节序号的标法是故意的,不是 BUG

2,在电影院坐到片尾字幕滚完亮灯,脑子里就自动播放起BGM这首歌我最喜欢的一段↓不知为何就觉得很合适空军组w

If I could fall into the sky

Do you think time would pass us by

Cause you know I'd walk a thousand miles

If I could just see you tonight

If I could just hold you tonight

 

评论 ( 2 )
热度 ( 19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