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黑吃黑(A!Farrier/A!Collins) 03

√ 前文→ 01 / 02

√ 狗血到我什么也不想说,只想给法哥打call

 

03


Collins意识到自己做了件追悔莫及的蠢事,接着他痛苦地发觉距采取补救措施的最佳时间已经过去快10小时了。

 

Alpha这会儿安稳地躺在宿舍的单人床里,书桌上台钟的数字正巧跳到8点,他不再闻起来跟个移动的荷尔蒙发射器。

 

他的发圌情期结束了。

 

今天是轮休日,理论上来说Collins愿意的话,可以什么都不干睡上一整天,而他也确实有点想这么做,这样就能将遇到Farrier的可能性无限降低至零了。

 

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将昨晚与Farrier短暂的对话给撕成了碎纸。

 

Collins记得向对方坦言了关于自身性向的疑惑与顾虑——那会儿他的脑子铁定是被酒吧的门给挤了,再加上该死的荷尔蒙波动,谁知道能合成什么东西?

 

眼下他想破脑袋想不通怎会轻率地将尚未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告诉了另一个Alpha。

 

然后Farrier说了什么?

 

快点想起来Collins!他烦躁地翻了个身,眉间紧紧蹙起来,Farrier肯定说了什么,他昨晚用扯着意味深长笑容的嘴说了些什么?

 

不甘心的低吼从空军喉咙里挤出来,他急切渴求的答案仿佛近在眼前,可怎么也跳不出来,Collins猛地起身,低血糖带来一片黑压压眩晕。

 

该死的,Farrier到底说了什么。

 

他揉乱了一头如熔化金子般的头发,却依旧回忆不起什么有价值的情报,Collins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掀开绒毯下了床——与其在死胡同里原地打转,不如试试其他出去的路。


这个想法是对的。

 

9点差个十来分钟的时候,Alpha在街角早餐店靠窗的位置上坐吻,当他咽下这天第一口食物——培根蛋三明治——时,苦苦追寻而不得的答案闪现得如仲夏夜的惊雷,令人措手不及。

 

Collins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没急着去碰那杯飘香四溢的热茶,不然他八成会被呛到咳嗽得胸口泛疼再烫开一嘴皮。

 

◇ ◇ ◇

 

Collins不知哪儿来的底气,他敛下金色的睫毛,望着坐在面前的Alpha,斩钉截铁地回应道,“我对你没兴趣。”

 

“这就挺可惜的了,”Farrier拿着烟灰缸站起身,他们间的距离连一个手臂都不到,“幸好我在这儿认识几个对Alpha有兴趣的Alpha,要介绍给你试试么?”他眨了眨眼睛,里面似乎写满真诚。

 

金发的Alpha本想拒绝,然而身体先于头脑擅自做了决定,“不能与我们同一个部门,”他有些诧异于自己竟然不紧不慢地提起了要求,“你不能打探任何隐私。”

 

“您要求真多,Collins先生。”Farrier随口抱怨了句,倒没有要讨价还价的意思,他朝对方玩笑似地敬了个不怎么标准的军礼,“那么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长官’。”

 

◇ ◇ ◇

 

这之后好几天Collins都在躲着Farrier,主要是因为尴尬。

 

他说不上非常了解棕色头发Alpha的脾气与秉性,至此之前他们间接触的机会不算频繁,也就是人手不足短暂调动时被划进同一个分队执行任务的交情。

 

在昨晚的“深入交流”后,Collins把Farrier归类成了混圌蛋:一个有魅力的混蛋,但不至于莽撞行事、不计后果,所以他认为对方不过是开了个恶劣的玩笑来调侃,并不会当真介绍来Alpha。

 

应该。

 

事情亦正如Collins所预料的一般,接下来的几天日子风平浪静,仿佛之前与Farrier那段尴尬的对话从来没发生过,他们还是能时不时在各个地方偶遇,他也故作镇定地朝那人眨眨眼睛算是打了招呼——也许就是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发圌情期里荷尔蒙捏造出的幻想罢了。

 

金发Alpha关了模拟器的电源,轻巧地跳下半米多高的操作台,他本该多走上几步从另一边的扶梯上下去——对操作员来说更为安全,不过今天轮到Collins最后留下来等待数据库更新完成,没人会看到这个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他稳当地落到地面上,直起为了缓冲落地时的缓冲而微微蜷起的背脊,又得意地甩了甩脑袋,调皮的金发跟着轻微摇晃,最后乖巧地垂了回去。

 

“落地的姿势不错,”有道声音突兀地刺了过来,Collins心里一惊,他猛地回头,看见有个瘦高的男人就站在操作台另一侧,从入口到这儿的距离推算,这人应该来了有一会儿了,“但违反操作守则不是什么好习惯,Collins。”

 

Collins想起来这是谁了,尤其在瞥见对方提着的合金修检箱时他更加确信自己没认错人,“Nicholas,”Alpha抿抿嘴,舌圌尖快速地舔圌了下嘴唇,“就当作刚才你什么也没看见。”

 

那个机械工程部的Alpha看了Collins好一会儿,久到后者怀疑是否刚才的措辞哪儿无意中惹恼了面前这人,“三杯酒是给我封口费的最低限,”Nicholas总算开口了,“等我半个小时,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酒吧。”

 

◇ ◇ ◇

 

Collins给同行的Alpha点了正好三杯酒,自己也陪着喝了三杯,闲聊了会儿后他们赶在门禁前回了基圌地。

 

简单的道别后Nicholas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他扔下句“下次再约”就离开了,Collins歪过脑袋目送对方的背影,多少有些在意对方没说出口的到底是什么。

 

他走在宿舍楼的长廊上,路过某扇单间门前,住在里面的士兵恰到好处地拉开门、一把攥圌住金发Alpha的胳膊将他拖进去、再甩上门,动作一气呵成,Collins甚至都没来得及反抗或是呼救。

 

“Farrier!”Collins被男人用手肘狠狠顶在门板上,这时他才看清究竟是谁“绑圌架”了自己。

 

肾上腺激素让心脏跳得飞快,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努力压下揍Farrier一顿的怒意,“你发什么疯,嗯?”

 

Farrier没做任何解释,反而得寸进尺,用宽厚的手掌捂住了Collins的嘴,让他除了不成调的哼哼外什么也吼不出,“Shh,安静点Collins。”他又凑近了些,鼻尖快要抵上金发Alpha的颈侧,“你出去喝酒了,和Nicholas?那小子动作真快。”

 

Collins瞪大了眼睛——Farrier是怎么知道Nicholas和他去喝酒的?他挣扎着曲起膝盖,朝Farrier左腹部就是一下,棕色头发的Alpha闷圌哼了声,松开了对Collons的钳制。

 

“他是你找来的,”Collins一下子就想通了,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释放自己的愤怒,“可你是怎么回事?”他揪起Farrier的领口质问起来,“攻击你自己的战友?”

 

“这话该我问你,”Farrier眯起蓝眼睛,“你身上都是别人的味道,两栋楼外就能闻到。”他不甘示弱地抓上Collins的手腕,接着又硬推着将后者摁回门板上,眼底闪过一片黑色的暗影,“你让他睡你了?”

 

等等。

 

就在Coliins以为Farrier彻底疯了之前,他忽然想起另一个可能性。

 

起就在刚才,他闻到对方掌心温热异常,飘荡于他们周围的信息素浓度猛地浓郁起来,空气仿佛被压缩成固体般挤圌压着每寸皮肤上,再加上男人较之平时更为敏锐的嗅觉与攻击性。

 

Farrier发圌情了。

 

若还能有什么为Collins的推断佐证的话,他轻微地倒抽了口气,隔着外裤,有什么抵上了自己下圌腹。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7 )
热度 ( 29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