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黑吃黑(A!Farrier/A!Collins) 06

√ 前文→ 01 / 02 03 / 04 / 05

√ 大概有点dirty talk,总之先预警下

写这次更新我吨吨吨了大半瓶酒,词不达意和BUG是因为喝嗨了(泥奏凯

 

06

 

Collins站在Fortis先生的办公桌前。

 

一副好好先生做派的中年男人让他顶着安静到诡异的气氛傻站了十来分钟,才把脑袋从置于书桌中央的报告书上抬起来,“Darter医生告诉我你在基圌地医院的过道里揍了Farrier,”Fortis的语气里并无过多责备的成分,好奇与探究心占了几乎全部,“我以为你们关系挺好的。”

 

“没有的事,先生。”Collins回答得斩钉截铁,“如果您找我来是为了说服我向他道歉,那请别多费口舌了,”他抿抿嘴,看上去有些委屈,“Farrier自找的。”

 

单就两天前发生在医院里的骚圌乱来看,Collins才是普遍认知里所谓的“加害者”,他自己多少也清楚当时场面的确挺不好看的:Darter先生躲在办公室里,压根就没有要出来劝架的意思,谁也不会莽撞到介入两个Alpha里的争斗里。

 

Farrier基本都在躲避,没有还手。

 

有那么几下他结结实实挨到了,不是要害之处,Collins嫌不够解气,一把将对方按倒到地上照着脸揍了几拳——这给Farrier的嘴角和右侧眉骨留下了些淤青——很快金发Alpha就打不动了,他跨圌坐在对方身上,急促地喘着气,蓝眼睛跟暴风海域里狂风卷起的海水似的望不到底。

 

◇ ◇ ◇

 

Collins懒得换睡衣,他披了件外套把它遮起来,却放任睡裤就这么配在上身的制圌服下,再加一双New Balance的慢跑鞋,非常不着调,“你不用跟着去,”刚出门,金发Alpha就试图把另一个Alpha打发走,“我知道医院怎么走。”

 

Farrier看了眼对方精神萎靡的模样,毫不信任地轻哼了声,“要是你晕倒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可良心过意不去。”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Farrier按着开门键示意Collins先进去。

 

“感谢你的贴心,”享受到优先待遇的男人戏谑地嘲讽,“昨晚你也能如此‘绅士’的话,我现在就用不着又是请假又是跑医院了。”

 

Farrier轻笑了声,“昨晚你可没给人表现绅士之举的机会,”他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什么,嘴角随之勾出道读不懂的弧度,“令人回味无穷,Collins。”

 

“我得提醒你,”Collins把头别向另一边,他不想让对方察觉到他脸颊泛红——羞愤与涌动于身圌体里莫名的热意让Alpha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脸红了,“不论我是不是Omega,这绝对是性圌骚扰了。”

 

又是叮的一声,电梯到楼层了,Collins这回抢先出了电梯,头也不回地踏出宿舍楼,Farrier没有不识趣地继续说出些会惹对方怒气值飙升的话,类似于,“我都睡过你了,说点调圌情的话又何妨”。

 

◇ ◇ ◇


基圌地医院里零零散散有那么几个士兵,大多是来换药或是复查外伤的。

 

Collins没去搭理他们假装不在意实则一直紧盯着不放的视线——他知道自己在这个空军训练基圌地里挺出名的,而他此刻的打扮也着实引人侧目——在预检处做了登记后,就顺着平缓的楼梯上了二楼;Farrier跟在后面,不动声色地用眼神把一道道视线给挡了回去。

 

 

Darter先生办公室里保管了基圌地所有在籍人员的医圌疗档案,Collins的那份相当特别,令人印象深刻。

 

一般来说,在这个金发Alpha显示出第二圌性圌征那个年岁分化的其他人最后都成了Omega,而他在最后的最后成了Alpha,却超过了平均年龄四五岁。

 

这或许也导致了Collins在分化初期荷尔蒙不怎么稳定。不规则的发圌情期让令他沦为医院的常客,治疗记录一本又一本地堆了起来。好在青春期结束那会儿他逐渐摆拖每个月就得去医院复诊的麻烦,不然可能就没发儿入伍空军了。

 

所谓久病成良医,Collins自然清楚这次久违了的老圌毛病该如何收场,无非是抽血化验,然后针对数值处于不正常区间的激素用圌药。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儿。

 

“呆在外面,”快要到军医办公室前Collins拦下了Farrier,“要么就干脆回去,你不能干涉我的隐私,这是底线。”

 

Farrier似乎不太能接受这个说法,“听着Collins,既然我睡了你,就会对你负责到底,”他蹙起眉头,“我都到了这儿,你还打算将我拒之门外?”

 

“别把我当作你的所有物,Farrier,”Collins作为Alpha的一员,准确深入了解Alpha本性里某些劣根性,比如近乎执念的独占欲与不知何处而来的过剩自信,但那普遍给Omega的,“我不是Omega,我们没有结合,一次擦圌枪走火代表不了什么。”

 

这大抵触到了Farrier的痛处。他一把拉过Collins的手腕,将他拖到走廊上,远离医生办公室,省得他们接下来的对话被谁听去,“可你干起来就像个Omega,”棕色头发的Alpha在占有欲与保护欲无法满足的怒意下口不择言,“你知道昨晚你湿成什么样了么?”

 

“闭上你的嘴,Farrier,”Collins的脸下一秒涨得通红,这次是单纯出于愤怒,没有其他成分掺杂,“别逼我,我会向军纪圌委圌员会告发你的。”说到这儿,他略微有些心虚,又硬撑着低吼道,“我会告诉他们你强圌暴了我。”

 

Farrier向来吃软不吃硬,“没人会相信你的,”他扯着Collins的外套衣领,粗鲁地将他拉到面前——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里波动个不停,“你想让我在委圌员面前描述我圌干圌你的时候你叫得有……”

 

他的话没能说完。

 

Collins一拳就招呼了上来。

 

◇ ◇ ◇

 


Fortis靠进转椅里,他一直在观察Collins,后者这会儿看起来还是气呼呼的,“Farrier那小子做了什么?”

 

“他羞辱了我,先生。”某种程度来看Alpha说的是实话,但他不会把所有的实情全盘托出,“身为一个Alpha,一个军人,我无法忍受。”

 

年长了些的Alpha并不傻,毕竟生活阅历放在那儿,怎么可能分辨不出Collins身上沾着Farrier的气味,能维持这么久可不是打一架就能蹭上的,“我想你们该好好谈谈。”最终Fortis没有咄咄逼人地细究,只给出了非常官方的建议。

 

Collins敷衍点点头,他才不会没事儿去找Farrier呢。

 

“对了,Darter医生顺便让我转告你,”Fortis赶在金发Alpha推门离开前又追加了句,“你的化验结果出来了,你最好抽空去他办公室聊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59 )
热度 ( 29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