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亲爱的,我想这是个魔幻故事(Farrier/人鱼!Collins)

☆ 突发的短打,人鱼半AU,题目模仿了my甜的这篇文

☆ 梗来自和腿老师 @。La 三刷后的尬聊【我剔除了所有刀的部分=___ ,= 

这位朋友在电影院里明明还有甜梗,一出来就乱捅刀=皿=

 

《亲爱的,我想这是个魔幻故事》

 

“抱歉,Farrier。”Collins有些愧疚地无视了战友兼男友伸出的援手。

 

他趴在迫降的海滩边,大半个身体陷在不停拍打过来的海水下,Collins抬起湿圌漉圌漉的脑袋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姿势很是窘迫。

 

如果愿意,这个训练有素的空军还是能凭自己手臂力量爬上来的,可他不能,“我知道这个请求很奇怪,不过你能先去找条干毛巾给我么?”

 

Farrier蹙起眉头,显然确实认为这要求挺奇怪的,原本就偏深的眼窝这下看起来像是加了片额外的阴影。

 

与Collins交往前他就有所耳闻对方极度恐水,那人甚至因为态度极为强硬地拒绝参加游泳测试而险些被拒之训练营的门外,谁也不知道Collins最后是如何以游泳测试缺考的成绩混进来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Collins这么怕水,为何还要坚持呆在水里,而不是尽早回到沙滩上?

 

“好吧,你乖乖呆着,小心别被浪头冲走了。”

 

Collins乖巧地点了点头,沁了海水后色泽变深的金发乱糟糟的,有几缕贴在白皙额头上,令他看起来像只跌进水塘里无助的毛茸茸生物。

 

Farrier转身,靴子底踩过沙砾走到自己那架侦察机前,没记错的话驾驶座下应该有条绀色的睡毯,但别指望它的吸水性有多好了,聊胜于无。

 

他找到了那条睡毯。

 

◇ ◇ ◇

 

Collins心里是崩溃的,他不安地在水下晃了晃嵌着漂亮偏光色鳞片的尾巴,周围的海面泛起一阵细不可见的涟漪,空军制服外裤与纯白色的底圌裤早就被双圌腿化为鱼尾时拉伸力给扯成两半,随水流飘远了。

 

瞒了这么多日子的秘密恐怕今天就要见光了,他心情复杂地用指尖在沙滩上胡乱地涂抹,直到Farrier的靴子尖出现在视野前头才停下了这幼稚的行为。

 

“怎么了?”Farrier不是没有察觉到Collins的焦躁,他以为这单纯来自于对水的恐惧,“我刚才就打算把你拉上岸了,是你拒绝了我。”

 

Collins别扭地探出手,想去够挂在男朋友手臂上叠得方正的毯子,“是的是的,我的错,”他一点儿都不走心地自我“反省”,可惜Farrier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将它交出去,“给我,快点!”

 

这下Farrier疑心更重了,“现在给你只会把毯子也打湿,”他俯下圌身,伸出没拿着睡毯的左手紧紧攥住Collins的右边胳膊,想要直接把人拖上岸。

 

“别别别!”Collins突然抗拒起来,硬是挣脱出了Farrier的手,“停下。”

 

Farrier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没有再试图拉Collins,而是单膝着地跪了下来,表情很是紧张,一股随时就准备着潜下水面一探究竟的架势,“你被什么绊住了?”

 

“什么?”Collins又甩了下尾巴,没控制好力度,一阵水花溅到了他们头顶——希望Farrier没注意到异样,“没…没有,你千万别下来。”

 

这话说完Collins就想一脑袋埋进沙子里。

 

Farrier一边的眉毛挑得老高,“说吧,Collins,”他干脆跪坐下来,一副好整以暇的做派,“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亲爱的,”Collins垮下肩膀,蓝盈盈的眼睛像是有片大海,“你不会想知道的。”

 

棕色头发的男人把毯子往他头上一裹,“那就试试看。”

 


◇ ◇ ◇

 

Collins的指尖搭在Farrier的手背上,他摆圌动着尾巴露出水面,鱼鳞反射出白日充足的阳光泛出高调的暖色,耀眼夺目。

 

一条人鱼。

 

他的男朋友是条人鱼。

 

非常好,这是什么魔幻故事的一章节么?

 

Farrier吹了声口哨,引来Collins不怎么乐意的瞪视,“你不该尖叫着跑开么?”

 

“要是你长得吓人点或许我就会这么做了。”人类抚上人鱼沾着海水的脸颊,覆着薄茧的指腹令Collins不由得为之一轻圌颤,“告诉我,你的族人都这么漂亮么?”

 

Collins眨了眨眼睛,水珠从金色的发梢无声落下,“我不清楚?”他抬手用毛毯擦了擦头发,又灵巧地一扭身,让鱼尾巴一齐上了岸,“我不过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我母亲是苏格兰最美丽的女性。”

 

 

眼前的景象令人浮想联翩。

 

Farrier在鳞片折出的炫目光芒下眯起眼睛,他在逆光里瞧见自己的战友、自己的男友,上身披着吃饱了水的空军制服,衣摆下就是块人类皮肤与鱼鳞的过渡区域,然后连着一整条镶满了宝钻似亮片的尾巴。

 

Collins没去在意Farrier的眼光,他正专注于用毯子把尾巴上的海水吸干——逐渐猛烈起来的日照也是个好帮手,前提是自己不会被烤焦——这样鱼尾就会变回人类的双圌腿。

 

然而之前就说了,毛毯的吸水性并不理想:那条漂亮的鱼尾巴还坚圌挺地维持着。

 

“所以你并不是恐水症重度患者,”Farrier拉走身上的救生包,褪圌下外套,最后脱了衬衫替Collins把尾巴裹起来,小心翼翼地不去碰到任何一枚鳞片,生怕看起来脆弱的它们断裂或是脱落——他身上还剩一件黑色运动背心,胸口与肩膀上的纹身一览无余,“只是碰到水你就会变成人鱼。”

 

“水足够多的话,”Collins吸了吸鼻子,“不过算你猜得对了,天才。”他调侃了句,立马又担忧起来,“要是到正午我还没变回去,你得把我抗进你的飞机了,我不想被晒成人鱼干。”

 

“事实上拿毯子的时候,我叫了紧急救援,”Farrier看了眼腕表,“还有半个多小时就会有人来了。”

 

人鱼神色有些复杂,有救援来自然是好的,但他不想让更多人瞧见自己这副模样了,“那么想办法快点弄干圌我吧,Farrier。”

 

人类空军戏谑地一笑,“这可有点难度,我最擅长的是把你弄圌湿。”不过Farrier乐于尝试,实在不行他可以伏圌在Collins的尾巴上,一滴一滴水地吸干净。

 

END or To Be Continued?


我内心充满躁动,甚至想搞一辆人鱼车x

评论 ( 29 )
热度 ( 27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