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黑吃黑(A!Farrier/A!Collins) 07

√ 前文→ 01 / 02 03 / 04 / 05 / 06

√ 我也不知道是以何种心态写出来的这次更新_(:зゝ∠)_

 

07

 

Collins不是什么听话的病人,他不把自己当病人的时候更是肆无忌惮,所以自然的,去见Darter医生的日程被往后推了又推。

 

况且Collins最近很忙,忙着训练,忙着翻阅资料,忙到连Farrier这个突然闯进私人生活里的麻烦制造机都没时间顾及了,哪儿还有剩余的精力去找Darter医生聊那些心里早就有数的事情。

 

金发Alpha隶属的飞行小分队被委派了个为期三个月的侦圌查任务,不考虑那片海域常年恶劣的天气,总体还是个比较轻松的活儿。

 

可你怎么能指望到手的都是没有难度的工作呢?


Collins这么腹诽着,从模拟操作台边的螺旋楼梯慢慢踱下来,他精神有些糟糕,坏天气成了矛头所指——之前那次不规则发圌情期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就无影无踪了,眼下的不佳状态想来不该与之有什么关系。


这个想法仿如个不合时宜的暗示,它飘出来那会儿,Collins正好踩到坚实的地面上,Alpha脚一软,天旋地转的眩晕后,他重重跌在室内训练场的合金地板上,撞出声闷响,随后便不省人事。


◇ ◇ ◇

Farrier猛地推门而入,连敲门都省了。


Collins正在读这天的日报,他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到了,半张脸躲在展开的报纸后,蓝眼睛小心翼翼地越过报纸边儿偷偷望了眼,又故作镇定地又低头看起新闻,“我想你忘记敲门了。”


“而你忘了拿化验报告,”Farrier压抑下心中的不满——他大概是整个基圌地里最后一个得知Collins晕倒并被留院观察的人了,“Darter先生轮岗前让我带给你。”


那张化验单上写了什么Collins很清楚,下午他在病床上醒来,还没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Darter医生就风尘仆仆过来了。


Beta军医数落起Collins的不是,诸如“别自以为年轻就能扛过去”之类的陈词烂调,Collins乖乖闭上嘴不停点头直认怂,这时候再回嘴驳斥只会招来更为漫长而难熬的训诫,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这么告诉他。


这次晕倒是老圌毛病导致的,Collins的Alpha激素在发圌情期期间与结束后呈现出骤升又快速下降的不良趋势,对体能本就是个不小的消耗,外加上最近的超负荷工作状态,各种因素交杂,令他倒了下来。


Darter医生建议他在下一次发圌情期前服用双倍的抑制剂,以此确保发圌情期前后的激素水平不会形成过大的悬殊。


“就这么简单?”Farrier把手里的化验单往裤子口袋里一塞——他打算托人去市中心的医院找专家问问情况,"激素不稳定可是青春期小孩子才会犯的毛病。”


Collins看见了这个小动作,纠结了会儿他决定当作没瞧见,“确实是青春期开始的,好久没复发了,可能是最近太累了。”他不想与Farrier再起冲突,干脆说了实话,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还是可以心平气和交流的。


在Farrier睡了他而他又揍了Farrier之后这算得上是构筑彼此间良性圌关系上不小的进步了,Collins折起手里的报纸放到一边,抬眼打量了下来探病的Alpha——后者脸上的淤青已经消得看不见了——无意识舔圌了舔唇圌瓣,“抱歉我不该动手打你。”


Farrier看起来很惊讶,他愣了会儿,又看看Collins,像是试图获取某种同意,然后在后者默许的目光里Alpha动身走到病床边,“我不会道歉的,我不会为做了想圌做的事情后悔或是抱有愧疚。”


Collins眨了眨眼睛,“我也不需要道歉,”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毯子一掀就下了床,“带我溜回去吧,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它让我头疼。”


 

◇ ◇ ◇

他们从医院溜出来那会儿,离宿舍门禁还有十来分钟,为了避免拖着不在状态的身体翻越围墙这种糟心事发生,Collins加快了脚步。


他的制服外套大概被送他来医院的战友情急之下落在了哪儿,只剩件浅蓝色衬衫和松垮垮的领带勉强抵御室外的温度。


夜风还是挺凉的,Alpha吸了吸鼻子。


Farrier不动声色地脱圌下自己的外套打算给对方披上时才意识到最好先征询下Collins的意思,或许这人讨厌被像个易碎品那般对待呢?


Collins瞥了他一眼,伸手就拿过Farrier手里的外套穿上了,这个Alpha的气味儿瞬间覆了上来,不是信息素那种深沉而无法忽略的,他嗅到了更为表层的、风一吹就会散开的烟草与酒精,“你喝酒了?”


“我在酒桌上听说你下午晕倒了。”Farrier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提问,但他提供的消息足矣。


Collins和Farrier并排走在摇曳着路灯的石坂道上,“你可以接着喝酒,为什么要特地跑过来。”


“我以为这很明显了,Collins。”


“又是你那套莫名其妙的保护欲理论?”


“不全是,”Farrier顿了顿,“假如我得知你躺在病院,我完全有能力过去看你却因为喝酒这种事儿没去的话,”他忽然放慢了脚步,这条路不远的尽头,宿舍楼零星的光亮散了出来,“那会让我坐立不安。”


Collins点点头,沉默了会儿才想起要说什么,“我想这时候我该跟你道谢。”


“拿点实际行动出来吧,动动嘴皮子谁都会。”Farrier调侃了句。


离宿舍大门就十来米了,执勤的军官朝他们吼了声“还有15秒小伙子们,不想被记违规的话赶紧跑起来!”


Alpha拉过同行人的手,带他快步跑了起来,Collins听见风在耳边刮过,和着此起彼伏的心跳像首变调的夜曲――Farrier的手心冷冰冰的,估计也是冷到不行――个子高的那个空军开始内疚,他不该接受一个怕冷的人给的外套。


他们压线冲进了大门。


室内的温暖让Collins缓了口气,他把外套褪圌下,递还给Farrier,“我那里有啤酒,要来喝几杯么?算是你没喝上酒的补偿。”

 

◇ ◇ ◇

屋子里只标配了一把椅子,他们干脆一齐坐到床前的地毯上,易拉罐歪歪斜斜地摞在面前。


小冰箱里的啤酒最后都被Farrier喝了,连同Collins抿了一口——大概是身体不适的关系,他总觉得酒的味道很奇怪——就放下的那罐。


金发Alpha见对方毫不在意地就着自己嘴触圌碰的地方喝了起来,心里直泛嘀咕,他也不清楚为何要纠结这个,毕竟他们都已经搞上圌床了。


间接亲圌吻根本不算什么。


说起来,那天晚上,他们接圌吻了么?


Collins放任古怪的思绪驰骋,他瞥了眼Farrier饱满的嘴唇,喉结在吞咽中起伏。


这个画面似乎带着灼圌热的温度,从视神经入侵,由头脑顺着后颈流过脊椎,直击尾骨,Collins觉得小腹热意蒸腾,他蹙着眉头想要起身去倒杯冷水。


就在这时,浓郁的香气溢了出来,不是空了的罐子里残留的那种略显廉价的酒味,Farrier嗅到甘草和杏子融在其中,混着之前Collins不规则发圌情期时散出的发酵过头的甜味儿。


他诧异地盯着Collins,Collins同样不解地望着他,“我,我下午才吃了抑制剂。”金发Alpha结结巴巴的,听上去像是辩解。


Farrier知道他说的是真话,Collins没必要骗他。男人撑着地毯起身,一把扯过扔在床尾的外套,“我得送你回医院去,”他似乎有那么些懊恼,“我就不该把你带出来。”


“我不去,”Collins伸手攥圌住Farrier的衣袖,在对方强行将自己拉起来前解释道,“我还有药,Darter医生也回去了,你指望那个实习医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他把身体蜷起了些,好让下腹的异样感减轻,“或许和上次那样很快就过去了。”


Farrier眉头依旧蹙得很紧,但他没有继续试图把Collins拖去医院,想来是勉强认同了这些说辞——除此之外其实也别无他法,他只希望Collins这突如其来的发圌情别又惊动整栋楼,“乖乖躺着,”他半托半抱把Collins架到加宽的单人床上,“明天一早我陪你去医院。”


Collins坐在床边,没有要躺下去的意思,他歪过脑袋,蓝盈盈的眼睛眯成了条缝,“你要回去了么?”


“……不,”Farrier犹豫了会儿,“我留下来看着你。”


“放规矩点,床尾今晚就是你的了,”笑意爬上了Collins的眼角,“还是说你更喜欢睡地板?”


这话像是猫尾巴上的绒毛,轻轻地,撩了下Farrier的心尖。


To Be Continued

那么,这次要不要让法哥(再次)成功上垒呢?

评论 ( 75 )
热度 ( 3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