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Hence came the name Love/病名为爱(美国众神AU)

搞完这票我就跑了别想我(ntm


阅读前注意事项:

1)主要角色死亡,但后期复活了x

2)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安定的OOC、BUG满天飞,原作粉碎机

3)有援引以及删改的《美国众神》小说原文中部分对话


《Hence came the name Love/病名为爱》


“我一直很想念索尔。”


奥丁坐在王座上说,他已经很虚弱了,本该完好无损的左眼也被耷圌拉下来的眼皮遮去了大半视线,跟为了那口智慧之泉而瞎了的右眼一样毫无生气。


洛基立于金色的殿堂过廊里,深绿色的披风服帖地垂到地上。


他带来的新神们站在大殿外,并不急于攻进来,他们要给洛基一些与“父亲”叙旧的时间。


嫌恶与怀念这两种毫不相关的神情同时出现于英俊的脸上,“亏你说得出口,奥丁,”他的嗓音与平素一般平稳、波澜不惊,带着些微懒洋洋的调子和拉长的句尾,“告诉我,你还记得他的样子么?”


奥丁像是受到了冒犯,“当然,”他眯起已经看不出完整瞳孔的左眼,“他是个金发碧眼的大高个儿,心肠很好,只要你开口他就可以把衬衣脱圌下来送给你。”


“他自圌杀了。”洛基一字一顿还原起那天的画面,“他把枪塞圌进嘴巴里,把自己的脑袋轰了下来。一个神,怎么能有如此可悲的死法?”


“我很遗憾。”


“你的同情还比不上一个铜板值钱呢,省省吧。”诡计之神驳斥道:“你以献祭给你的死亡为食,而你儿子的自愿献祭能给你更多的力量。”


“我被束缚在阿斯加德这块土地上一千多年了,”奥丁的声音圆滑起来,他委婉地辩解,“我的血液开始变稀了,我很饿。”


“那也不是你让索尔替你献出生命的理由。”


“哦得了吧,洛基,”奥丁语锋一转,语气猛然尖锐得刺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龌龊的心思。”



>>>


奥丁说得没错,索尔的心肠很好,好到让人觉得有些犯傻。


洛基都数不清自己在无血缘的哥哥身上进行了多少次或为了调笑或出于恶意的“恶作剧”,但他永远记得第一次,就是他变成盘踞于草丛里的蛇,待索尔被吸引过来后又恢复真身捅了他一刀那次。


雷霆之神瞪着跟阿斯加德天际般澄澈的蓝眼睛跌坐到一片泥泞之上,稚嫩的小手按着血流不止的伤口;溅起的泥水沾上索尔的头发,却瑕不掩瑜,他的金发依旧闪耀着令人嫉妒的光芒。


那些老日子美好又安详,漫长得似乎能到永恒,然而对神来说永恒也是有期限的,为之画上终止符的是新神。


新神们来了,带着初生的傲慢与凌厉。


人们不再信圌仰旧神,年轻一些的受到的波及尚且不算明显,但年长的那些,比如说奥丁,这个独眼之神、最高主神、全能之父,还有一堆与死亡方式一样繁多名号的旧神开始以肉眼可见的程度衰弱了下去。


索尔有副好心肠,他自然会担忧郁郁寡欢行将就木的父亲——洛基不知道奥丁是如何说服索尔献出生命的。


雷神就是生机勃勃的代名词,他甚至能从这人呼出的气息与汗水里嗅到盎然的生意,令人心驰神往又厌恶异常,然而直到洛基亲眼见到索尔死在自己面前、死于新神缔造的武圌器之下,他才意识到那犹如疾病般矛盾对立的情绪共享着同一个名字。


邪神在雷神死去的当天跳下了彩虹桥,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阿斯加德的人们只记得洛基回来的那天,他的身后跟着毫无神圣可言的新神们,大举压境。


>>>


“不论你说什么也无法使我动圌摇,”洛基朝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在近一些的地方欣赏奥丁垂死的丑态——靴子踩在长廊上的动静带出轻微的回声,混着他冰冷的声音,“你快死了,我可以感受到。”他嘴角勾起残酷的弧度,“等你死了,阿斯加德就是我的了。”


——然后我就能尽情祭奠死去的索尔了。


“不,小子,”奥丁低声笑了起来,“我死了之后,阿斯加德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索尔。”


洛基低声咆哮了句,空旷的殿堂里回声变得震耳欲聋,“可你杀了他,那就轮到我了。”


奥丁露圌出那种胜券在握的、也是洛基最讨厌的笑容,“我告诉你了,继承人是索尔。”


他就是喜欢把话说得含糊,就算是迎来生命的终焉前亦是如此,然后这个肩上停着名为“思想”与“记忆”两只神鸦的神祇如一捧沙砾,被狂风吹散到了空虚中。



>>>



洛基走进一家公路边的小餐厅,他点了烟熏鲑鱼和盐水煮烂的马铃薯碾成的土豆泥,还有杯酸里带着甜的蔓越莓汁,这才从挪圌威寒冷的气候里缓了些过来。


门随着挂于其上铃铛清脆的响声“吱呀”打开了,冷风倒灌进来,洛基不悦地蹙起眉头,浅色的瞳孔装作不经意地瞥了过去。


有个金发碧眼的大高个儿走了进来,雪花覆在剃短的金发上,青年穿着单薄的套头衫和牛仔裤,再配上帆布鞋,严寒看来并未侵扰到他分毫。


他似乎注意到有道视线胶着于自己身上,这挺正常的,总会有那么几个人盯着他看,但从没人瞧过这么长时间,青年顺着这道视线走了过去。


“我认识你。”洛基抢先在对方开口前说道。


“你认识我?”


“你是索尔,雷霆之神。”


索尔思索了会儿才勉强点点头,“你说得不对,可也没错,顺便提一句我更喜欢奥丁之子这个称号。”


“你父亲的遗言是将阿斯加德交付于你,”洛基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金发青年坐下,“你要回去么?”


那人从善如流地坐到洛基身边,蓝眼睛扫过桌上没吃完的鲑鱼与土豆泥,想来大概是饿了,“那里没有什么值得我回去的。”


“你在说谎,不过无所谓,你只需要知道有人在等你,”洛基说,“他会一直等到你回阿斯加德。”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2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