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Hold me tight or DON'T

√ 蝙超复健文,要是没复健起来……大家有缘别圈再见吧╮(╯▽╰)╭

√ 基本不包含剧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没看过正联的妹子请先暂时不要点进来w

√ 建议食用BGM: Fall Out Boy—HOLD ME TIGHT OR DON'T— 


Hold me tight or DON'T


“所以,那像是什么?”布鲁斯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些威士忌,“准确来说,那是什么感觉?”


克拉克瞥了眼面前酒杯里的金色液圌体,“我不觉得在工作时间摄入酒精符合员工行为准则,”——虽然我不会醉,黑发青年斟酌了会儿,还是未将这炫耀意味浓重的话说出口——他绿蓝色的眼珠望向办公桌那头窝在扶手皮革转椅里的男人,“我以为你叫我来是谈哥谭市政圌府委托的银团贷圌款。”


“现在不是我的工作时间。”布鲁斯给了克拉克一个相当韦恩的微笑,“白天,“他自嘲似的摇摇头,”白天就该醉生梦死。“


克拉克口是心非地拿过自己那杯酒抿了口,“既然你知道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布鲁斯眯起眼睛,他百分之百确定就刚才几口威士忌根本产生不了任何影响,可克拉克——经多次实践证实不可能醉——的话他引以为傲的头脑竟然也理解不了,那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克拉克脑子不太清楚:这也很正常,毕竟肯特先生死而复生才不过一个月出头,考虑到他刚复活时连队友都揍,那语无伦次只是很轻微的不妥了。


“抱歉,你说什么?”即使如此,韦恩先生还是很有礼仪以及耐心地询问道。


“你问我复活那刻的感受,”克拉克把酒杯往桌面上一放,嘴巴微张略带惊愕,表现得好像布鲁斯才是那个犯糊涂的人,“醉生梦死。”他似乎怕这解释不够浅显易懂,又不紧不慢地补充道:“我得重申我没喝醉过,你也当了好几回见证人了,但那就像普通人描述他们酩酊大醉时的感觉。”


克拉克·肯特不可能如超人那般轻易地回归社会。一般人的认知里,人死了就是死了,就该深埋于六尺黑土之下,超人就不一样了,他似乎拥有无限又坚韧的生命力,即使人们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他们也眨眨眼,没有任何质疑地接受了超人复活的事实。


这意味着克拉克不能再回星球日报当记者了,按巴里的话说,超人的复活是令人欣喜而喜闻乐见的,记者先生的复活却是活生生的惊悚片了,但他又不甘于只嵌在那身制服里,他想要与人类打交道、想要融入他们,好让切实体会到自己已经不再深埋于冰冷的泥土里——布鲁斯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


韦恩先生收圌购了家银行,其本意只不过为了替玛莎·肯特弄回被收走的房产,然后就将这个花了不少金额收圌购回来的产业交给别人放置到一边了。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个从来不出席董事会的挂名董事长,实际底下的活儿都是管理层在看着,不过要塞一个人进来还是易如反掌的,布鲁斯相信肯定有那么几个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的岗位给“花瓶”角色。


但克拉克并不是“花瓶”,虽然用他来装饰一个办公室也挺合适的,但他骨子里是个实干家,不出一周时间年轻人就窝在办公桌后面读完了所有相关的规程以及行内事务流程,包括销售们必须掌握得了如指掌的金融产品——巴里说他全部看完都不用一个小时——或许黄太阳也给了氪星人超群的阅读理解与学习新知识的能力,或许他们本来就是天赋异禀的种族。


我们得说,生活是不会如此一帆风顺的。


你在职场上过于优秀、风华正茂,还是董事长拍着胸膛推荐进来的,难免遭人嫉妒,而一旦这个人是你的直属上司,那难熬程度就要更上一层楼了。


修复哥谭湾市政项目的银团贷圌款项目就被那位已过不惑之年还努力要往高级管理层艰辛攀爬的谢顶微胖的课长轻飘飘一句话全部扔给了克拉克。


哥谭湾被炸了个稀巴烂这事儿,归根结底是荒原狼干的好事,可——谢天谢地——他已经不再地球上了,其他的相关方,正联的成员们,他们可是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你们怎么好意思问他们索要赔款?


哥谭政圌府不得不背下了整个锅。他们也并不富裕,布鲁斯·韦恩都要比市政圌府有钱,而在这紧急关头,韦恩先生慷慨地表示,自己旗下的银圌行能作为牵头行聚圌集圌资金,并提供长期低息免担保的贷圌款。


“为什么你就不能直接划笔钱来援助市政工程?”克拉克心底沉睡将近两年的记者之魂蹿起了小火苗,”据我所知,你在竞争下一任哥谭市市长的席位,要是你这么做了,几乎是拿稳了选票的大头。”


布鲁斯轻笑了声,搭在厚底酒杯杯缘上的手指缓慢绕着圈——要是阿尔弗雷德瞧见,他会告诉克拉克这是他家少爷十拿九稳时下意识的举动,“看来某人一直在关注我的动向。”


克拉克眼神飘了下,他推了推眼镜,“这消息满大街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就无时不刻钻进我的耳朵。”


“那么你得重新学会过滤和阻断信息,跟维克多好好学学吧。”布鲁斯调侃了句,倒还是坦率地回答了,“不,这是假消息,双重身份的生活已经够呛了,再当市长?”他耸耸肩,“要是再年轻个十来岁我倒是会考虑。”


“我能控制自己的能力,”青年略有微词地嘟囔了声,然后将话题掰回之前的话题上,“好吧,那么韦恩先生没想争取选票,所以只是单纯想从这次重建项目中捞上点好处?”


男人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那就是商人该做的事情不是么?”


无奸不商。


黑发青年复活后第一次、总共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念出这句话,他拿回书桌上的项目评估报告,起身,“既然你不是来找我聊工作的,那么我就失陪了。”


“快午餐点了,不用急着回去。”布鲁斯低头看了眼腕表,上午10时30分,“有兴趣和我去吃个饭么?”


克拉克几乎与之同步地瞥了眼自己的手表,“还早呢,说是早午餐倒差不多。”


“你排上个一小时的队,等食物到你手里,就是午餐了。”布鲁斯重复完从巴里那儿听来的、略显较真的说法,也从扶手椅上站了起来。


“如果要等那么久,我大概会自己煎个鸡蛋再烤两片面包。”克拉克不太愿意搭理对方的“胡搅蛮缠”,他大步走到董事长室门口,手指搭上把手。


布鲁斯也不急着去拦下,“我还没有吃过早餐,”他歪了歪脑袋,“来吧,陪我去买些吃的。”


“我可不想因为你挨骂,”克拉克垮下肩膀,他清楚自己该打开门走出去,然而他就是怎么也推不开手边这扇门,“布莱克先生已经看我很不爽了,拜你所赐。”提起这个,年轻人干脆放下手转向布鲁斯,小声而清晰地抱怨起来,“在我入职的第一天每个人都知道是你推荐我进来的,人们就立马分成了两派,不停过来巴结的还有觉得我不过是开了后门的废物。”


“这就是你热爱的人性,而且你确实是开了后门。”布鲁斯绕过办公桌走向克拉克,途中顺手拿下了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好了,还有什么话等我们到餐厅再说,阿尔弗雷德已经到了。”


克拉克无奈地叹了口气,“答应我别去上次那家法国餐厅,那儿的叉子简直软得像纸片儿。”


彩蛋1:


“我不会说的,布鲁斯,我会把比赛结果进坟墓里。”克拉克斩钉截铁地说。


“你已经进过一次了,”布鲁斯用一种打趣的口吻来掩饰其下隐藏的复杂情绪,“所以乖乖说吧,你可不是唯一的知情人,巴里也知道。”


“他不会告诉你的,”黑发青年似乎有恃无恐,“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就像小孩子与母亲瞒着父亲的那种小秘密?”


“什么?不!”克拉克反驳道:“当然是盟友之间的那种。”


彩蛋2:


“克拉克呢?”布鲁斯踏进蝙蝠洞。


“他和亚瑟叙旧去了。”


“叙旧?他们才认识3个月都不到。”


“哦,小孩男儿,”戴安娜颇为怜悯地看了眼他,“你该自己去问问克拉克。”


END


看到老爷买下银行那里,我第一想法就是,反正克拉克不能回去当记者了,不如跟我当个同行做银行员吧x

评论 ( 33 )
热度 ( 3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