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uinevere“受难日”

★ Arthur!Harry/Guinevere!Eggsy,斜线有意义

☆ Guinevere!Eggsy三部曲之二,前篇《不想当王后的骑士不是好特工》


《Guinevere“受难日”》


Guinevere踮起脚尖倚进Arthur的怀里与之亲吻。


他们选择亲圌热的地点颇为标新立异并且尴尬,在卫生间,正对着Mr.Pickle的标本:它水汪汪的圆眼睛无声瞪着他们。


Eggsy模糊地低吟了声,唇圌瓣微张,想提议不如去餐厅里继续腻歪——Harry却以为这是索求热圌吻的暗示,毫不客气地将舌圌尖挤进情人的嘴里——他轻叹一声,沉醉于后者鼻息中浅薄的苦艾草与杜松子味。


年轻人深知他不该放任自己与Harry肆意缠圌绵,毕竟有场会议在等他们,并且他们快迟到了,而Guinevere的职责里肯定有哪条规定提到了类似于以身作则敦促Arthur按时出席每一场会议——如果以前某任Arthur也跟Harry Hart一般与迟到结下不解之缘的话。


然而Eggsy并不想参加骑士们的圆桌会议,也不希望Harry去。这想法显然有违职业道德,但他硬是咽下涌起的愧疚,伸手勾住男人的肩膀加深了他们绵长的亲吻,企图借此让对方沦陷,不思工作。


要说能有什么比以Guinevere的身份被重新介绍给往日的同事们这事儿更尴尬的,那就是直接与他们碰上,不论是当面还是虚拟影像。


Percival出任务回来了,他会留在HQ直到月底,为此Eggsy不得不将在今天的会议桌上遇见对方——除非他能在去裁缝铺的路上成功把自己搞生病(别想装病蒙混过去,Harry Hart什么都知道)或者Arthur突然有了需要Guinevere一同执行的任务——想到这儿,青年愤恨地咬了Harry的下唇:Arthur基本就没有外勤,而且Harry总是喜欢单干,Guinevere等于就是挂了准外勤名头的内勤。


Harry抬手捏过Eggsy的下巴,单方面结束了这个黏糊的亲吻,“那辆捷豹看来只让你维持了两周好心情,我注意到你又气鼓鼓的,”他一点儿也不介意男孩儿粗鲁的举动,“你大概是我拥有最贵的奢侈品。”


这说法有点微妙,但Eggsy决定忽略,“我想了想接任Guinevere后的工作内容,”他顿了顿,稀罕地斟酌起用词,“你看,这半个月你就窝在HQ,最剧圌烈的运动也就是上下楼梯;我也只好整天呆在你办公室里整理报告,要不就是去Merlin那儿帮忙准备面试,我甚至都闲得学会量衣服了!”年轻人一通细碎的嘟囔,“我的意思是,在新任Galahad确定前我就不能暂代这个职位么?”


不用怀疑,Gary Unwin是有史以来最不安分守己的Guinevere。


“无规矩不成方圆,Eggsy,所以很抱歉我的回答是不行。”Harry拒绝道,不过他深知对方的脾气,鞭圌子外加糖果双管齐下才管得住,“圣诞节假期后我有外勤安排,你可以跟着来。”


果然Eggsy的绿眼睛立马就亮了,“好吧Harry,虽然还得等三个多星期,不过我有耐心。”他说瞎话的技术拙劣极了,谁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急性子出了名,但Harry没说什么,又俯身轻吻Eggsy的嘴角与脸颊。


小年轻哼笑了声,调皮地啮了口男人的鼻尖。


出门前调圌情的后果可想而知,Arthur与Guinevere双双迟到了。


>>>

Harry推门进去时,Roxy低头用手指卷着发尾打发时间,Percival坐在她左手边,手肘搁在桌上单手拖着下巴,显然也神游天外,Merlin并不在,应该忙于进行挑选Galahad的第二场测试。


Eggsy跟进来,随手带上了门。


“抱歉我们迟到了。”Harry落座后打开眼镜架上的通讯开关。这句话几乎成了每一次圆桌会议的开场白,唯一不同的是以往的”我迟到了”,最近把Eggsy也拖下水成了“我们迟到了”,当然Eggsy也不冤枉,他准时的次数亦是屈指可数。


Merlin在场时会旁敲侧击提醒Arthur的屡教不改,但其他人都抱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Percival一下子来了精神,“祝贺你Guinevere。”Eggsy刚坐稳就这被位骑士比平时高了一度的语调给弄得坐立不安,这位绅士甚至都没顾得上与Arthur问好,“很遗憾我没能亲眼见证接任仪式。”


“难得一遇的盛事。”Gawaine(的全息成像)如是总结,引来其他骑士同意的附和。


他妈的又来了。


Eggsy瘪瘪嘴苦笑了声,“先生们,再次感谢你们,你们已经发来成堆的邮件与短信祝福过了,我想我们应该关注于本次会议的主题而不是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他试图将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


“……好在Merlin向我们分享了当时的录像。”Percival不紧不慢地说,丝毫没去理会Eggsy无力的尝试。


“Merlin他什么?”


“Merlin录下了你的受任仪式,Guinevere。”有谁——大概是Geraint或者Gareth,Eggsy没心思去追究这个——好心地回答了青年下意识脱口而出的疑惑。


Harry挺享受Eggsy窘迫的表情,尤其是后者不安时亮闪闪的绿眼睛和泛红的鼻尖,所以他任由手下的特工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在本该汇报上个月各自工作的会议上尽情跑题。


“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等来接任Guinevere的人选。”Ector感叹道:“据我所知这个头衔已经轮空好几十年了。”


年纪稍长于Eggsy的Kay明显尚未收敛起年轻人的玩性,他提议应该将Arthur替Guinevere戴上尾戒的那幕定格为画像挂在会议室里。这个建议获得了一致赞同,Lamorak甚至提出正好趁即将到来的圣诞节给新晋的Guinevere举行一场就任冷餐会。


“先生们!”Eggsy立刻厉声反对道:“今天的题外话够多了,我想是时候言归正传谈谈……”可惜没人理会年轻人可以被忽略不计的抗议,他们讨论得热烈异常、盛况空前,一个个成熟稳重的绅士跟策划毕业舞会的小伙子们似的充满热情,而本该是他们之中最年轻的Eggsy心情复杂、沉默不语,他从未觉得圆桌会议会如此漫长。


“安静点先生们。”Harry总算开了口,不然他脸涨得通红的男孩儿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组圌织有史以来第一个死于困窘的特工。


Eggsy感激地朝男人眨了眨眼,不过三秒后他就后悔了。


“冷餐会的事儿我会交待给Merlin,有什么想法你们可以告诉他,”Harry看着表情从如释重负逐渐变为仿佛被全世界背叛般悲壮的Eggsy玩味地抿了抿嘴,“或者我们可以再开一次会议商讨,但现在,正如Guinevere所说,请各位将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


去你的,Harry Hart!


年轻人的思绪蹿回受任仪式结束那会儿,他气冲冲地跟Harry进了Arthur专用的书房。


“别摆出那副表情,”男人在Eggsy进门后关上了实木门,杜绝一切外部可能的窥圌探,“我知道你的小脑袋里在嘀咕什么。”


Eggsy将Harry教授他作为一个绅士必须在落座前征得屋主同意这事儿忘了个精光,他自说自话坐进书桌后的扶手椅上,秀气的眉角往上一挑,“说来听听?”


Harry踩过厚实的地毯来到书桌前,他摘下眼镜,敛下右侧那只完好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情人,“我承认不与你商量的确有所不妥,但我不想冒险放你一个人出去,”男人缓慢到磨人地眨了下眼睛,“而且你不愿意我随时陪着我么?”


“你……”Eggsy突然没了声音,Harry对袒露左眼狰狞的伤疤没什么抵触情绪,然而他每次瞧见总会不可避免地心惊胆战,“Harry……”年轻人的态度顿时柔软圌下来。


男人也放低嗓音,这让他像在倾诉情话,“我答应你,要是我再次拥抱死神,我会带着你一起,反之亦然。”


Eggsy站起身,曲过膝盖爬到书桌上——甚至都等不及走过这短短的距离——他一把死死抱住Harry,昂起脖子亲吻起后者左眼的伤疤,再将鼻尖埋进对方的肩窝,“当然,现在这是我的特权了。”


他们拥抱了好一会儿后Harry凑到Eggsy耳边低声道:“我知道你喜欢那辆捷豹,”他从西裤口袋里摸索出崭新的车钥匙放进情人手里,“你的就任礼物,Guinevere。”


他就不该因为甜言蜜语和一辆车就轻易妥协!


然而Eggsy清楚自己逃不过圣诞夜的冷餐会了。


“Eggsy,”见年轻人没反应Harry又耐心地重复,“Eggsy。”


“什么?”Guinevere猛地从回忆中抽身而出。镜片里其他骑士的影像消失了,只剩见惯了的界面与真真切切坐在会议室里的另外三人。


Harry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跟我过来。”


>>>

“Lancelot,”Percival眨眨眼睛,“你都没注意到么?”他无声叹了口气,果然这位亲戚家的姑娘还嫩得很。


Roxy头微微一歪,“注意到什么?”


“我建议你与Guinevere保持适当的距离,”骑士说,他刚才可亲眼看见出门时Arthur将手熟稔地搭上了Guinevere的腰,“切勿重蹈传说中的覆辙(*1)。”


*1,传说中Guinevere与Lancelot在King Arthur的眼皮底下精神出轨被发现,引起后来一连串事件x


END

嗯,下一篇应该就是圣诞冷餐会了XD要不就或者是办公室PLAY?

评论 ( 18 )
热度 ( 3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