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正确求婚方式注意事项(非正统ABO系列五)—04—

前文:01 / 02 / 03

前四个系列:①《发圌情期》 ②《跨物种》 ③ 《特殊时期》 ④《相处法则》

按照惯例,来个表情包剧透(?


—04—

恐圌吓者的身份依旧隐藏于浓雾之后,迪克遇见的“神秘人”也再没了踪迹,而生活还是得继续,总不能时刻活在猜疑与担忧之中。


好在当事人都不是什么承受不了威胁的主,他们早就习惯了颠簸动圌荡,身心磨炼得强大有力,足够保护自己与其他人。


阿尔弗雷德这边的调查倒是有了些眉目,“哥谭市内有三家染料厂拥有生产含锌铁红色颜料的流水线,”他将整合出的数据投影到嵌进金属墙面的柔性显示屏上,“有趣的是,其中一家正巧从属于韦恩集团旗下的印刷公司。”管家先生只手扶在身边的工作台上,意有所指地望向布鲁斯,“按照以往的经验,我想我们应该从这家开始下手。”


布鲁斯蹙眉盯着显示屏看了会儿,然后喃喃自语道:“我并不记得收圌购过什么染料厂。”


“您收圌购了星球日报,至于原因我想只有您自己清楚了,”长者调侃起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布鲁斯是为了克拉克·肯特才买下了那家总部设立于大都会的报社——哦对了,这么说起来,出于同样目的他家少爷还买过一支许久不曾问津的篮球队,“那家报社本身就有自己的印厂,前一阵子这家印厂合并了染料厂,所以一路追溯回来,理应属于您的产业之下。”


韦恩先生眨了眨眼睛,决定对阿尔弗雷德陈述的事实不发表任何意见,“调查一下这家印刷厂以及染料厂近期新招的员工,”他调整了下坐姿,“按你的说法,我们要找的染料并非供应给个人,那么有机会直接接触到的就是相关从业人员了。”


>


克拉克遭到威胁一事提姆以及达米安尚不知情——前者忙于奔波婚礼的准备想必无心顾及,后者少年心气太重指不定要搞出什么额外的乱子——看布鲁斯的意思也并不愿让更多人掺和进来,作为既任罗宾里唯一知情人的迪克感觉肩膀上也一同担起了兄弟们的责任。


毕竟他可是公认的牢靠且富有责任心,值得信赖。


布鲁斯很少呆在庄园内,他就跟蝙蝠似的,白天几乎都窝蝙蝠洞里,每隔几个月出席一次股东会圌议来维持以及巩固虚假的不学无术形象,晚上更是难寻踪迹;但只要韦恩先生出现,迪克就会不合时宜地——他都到三十好几、能为夫为人父的年纪了——切身体会到父亲与“后妈”在前妻留下的孩子面前旁若无人亲圌热的尴尬与心酸感:这堆抱怨由达米安之口说出来其实才最为贴切,毕竟迪克不是布鲁斯亲生的孩子,可惜那小子从不把这类事放心上。


>>


迪克以为在蝙蝠洞里的布鲁斯不带任何私情,不论那男人是否穿着制圌服,只要进了这里,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哥谭的黑暗骑士,冷静到近乎无情。


这个持续了十多年、就黑发青年看来某种程度上宛如真圌理的恒定想法于偶然某一天被无情打破了,而起因,不过就是他曾经监护人的现任情人——有极高可能性在不久的将来会从“情人”升级为“丈夫”——突然发觉了放置于蝙蝠洞里那张软皮革长沙发的好。


但世上是没有绝对的偶然的,克拉克依恋上蝙蝠洞这张沙发的始作俑者便是韦恩庄园的主人。


上帝保佑,克拉克孕期的不良症状只有嗜睡。


他睡遍了韦恩庄园上上下下可以平躺着地方,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尺寸的床、沙发、厚地毯,等等等等。阿尔弗雷德有次向布鲁斯提起此事时——他总是能在各个微妙的地方发现克拉克的踪影——用一只大型猫咪作为了类比,他表示肯特先生就跟提姆少爷以前养的那只姜黄的大猫,每天的任务就是躺在一个地方打瞌睡,醒了再滚到另一个地方接着睡。


韦恩先生放下手里摆圌弄的多功能解锁器,只手抵着下巴出神地想象起管家先生描述的画面,接着决定叫克拉克来试试蝙蝠洞里的沙发。


>>>


布鲁斯这天没坐在工作台边,他斜倚进沙发的靠背里,右手曲起搁在扶手上撑着歪向一边的脑袋,左手则搭在克拉克下凹的腰圌际上轻圌抚:年轻人侧躺着,头枕在Alpha腿上,那只达米安送的大兔子玩偶被他双手圈起抱在怀里,他的半张脸埋进毛绒玩具里,半睁的蓝眼睛里有片化不开的雾气,像是刚刚睡醒,又像是犯困了。


已经退休很多年的夜翼先生从蝙蝠洞的升降台上走下来时见到的便是此副光景,他愣了会儿,深觉三观再一次受到了冲击。


“午安,迪克,”克拉克将脸从玩偶的长绒毛中拉开,声音听起来还挺有精神,不像那双蓝眼睛,给人一种慵懒与倦怠感,“你找布鲁斯有事?”说着他作势要起身,却被布鲁斯巧妙地阻止了。


迪克耸耸肩,他迈开步子走向长沙发那儿,试图让自己表现地对他们亲圌昵熟稔的举止早已习惯,“我搞到了名单,做了些初步筛选,最后留下了一个人,”事实上他的心底正翻江倒海:布鲁斯怎么会在蝙蝠洞里开启这副花花公子的模式?“他不一定是我们最终要找的恐圌吓人,不过总算是一个着手点,总比跟个无头苍蝇空转要好些。”


“过会儿把他的资料发给我,”布鲁斯颔首,“上次你提起的那个人,”他用了一个含糊的指代来询问迪克,以免克拉克听到某个名字而想东想西,“他有再次出现么?”


“很遗憾并没有,”迪克摇摇头,“也许是我看错了,你知道的,”他装作释然,内心却翻滚起淡淡的惆怅,“可能是久违地回到哥谭让我脑子里的某些画面重现了。”


克拉克安静地听着,些许的疑问漂浮在嘴边,但他没有多问:布鲁斯愿意当着他的面谈论这些事,说明他给予了自己莫大的信任,那么如果他再喋喋不休地问东问西,就像是辜负了这份经历不少波折才得到的信任。


>>>>


格雷森先生没在蝙蝠洞逗留多久,他可受不了待人柔情似水的布鲁斯,这与青年印象里的蝙蝠相去甚远,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很可能会出现蝙蝠甜言蜜语地与克拉克谈情说爱的幻觉。


克拉克似乎在他离开前就睡着了,那只大兔子还安稳地躺在这人怀里。


迪克不禁担心在他最小的弟弟(或者妹妹)出生前这只玩偶指不定就要被克拉克薅光绒毛了。


他将这个忧虑也传达给了达米安。


对此达米安蛮不在乎地轻声嗤笑了下,立马转头又去买了好几只大兔子,然后塞进自己的跑车里一路送到了韦恩庄园里。


To Be Continued

时隔…………14个月的更新x

评论 ( 41 )
热度 ( 3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