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深渊,我的归宿

√ 想到什么写什么毫无逻辑可言(喂!


深渊,我的归宿


Kylo Ren就像这岛上的黑暗之地,黑得纯粹,却又令人深恶痛绝地散发着古怪扭曲的吸引力。


Rey心里某个不见天日的部分默认自己被那深不见底的深渊吸引了,这是年轻姑娘坠进洞窟的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有股怪力作祟将她推了下去。


跑到那儿去是她的不是,但掉下去不是她的错:她总得找个理由向Luke解释。


她不是爱丽丝,摔进洞窟绝对能排上人生三大糗事之一。


她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拒绝承认Kylo Ren也对她产生了微妙的引力。


像是为了反驳Rey这不坦诚的念头——既然她将Kylo Ren类比为了岛上的那座深渊,那后者将她召唤到了身边,前者也能做到——年轻姑娘眨眼的瞬间,她所处之地碎成粉末,赶在视野重新得以触及四周前,它化成了另一副模样。


Rey完成了一个眨眼该有的步骤,阖起,再睁开,然后她看见了Kylo Ren。


那个男人侧卧在床上,微微蜷起身体,以一副弑父罪人不该有的乖巧模样睡熟了。


哇哦,这可是个新模式。Rey站在原地心里直泛嘀咕,以往与Kylo Ren在原力联结中狭路相逢时总是充斥着冲突与对立,这次她该怎么办?


就这么呆站着等他们间的联结断开?亦或是上前把对方从睡梦中恶狠狠拽出来,再重复之前的模式?


她这边还在纠结,那边Kylo Ren就醒了过来。


“醒”可能不是很准确的描述,应激本能强行将Kylo的躯体推到了“清醒模式”,而他的头脑依旧处于休眠状态,所以当Rey举起光剑对向他时,第一秩序的指挥官只是慢悠悠撑着床垫坐起身,深琥珀色的眼睛迷迷糊糊看向“闯入”的不速之客,一点儿也没有要闪躲或是反击的意思。


Rey蹙紧眉头,努力说服自己即使现在一剑捅穿了Kylo Ren的胸膛,这个在歧途上越走越远的男人也不会暴毙于自己的卧室里,她愤恨地低哼了声,收起武器,上前几步来到后者床边。


Kylo下意识地注视着黑发姑娘走近,眼部肌肉收缩调节焦距令他能看清呈现于眼前的景象,可尚未激活的大脑暂时还无法处理视神经传递而来的信息,所以他只是望着Rey,一言不发,像个突然断电的仿生人,僵在了电流蹿过各个部件最后一秒的那个动作上。


反圌抗军之一垂下眼睛,视线如聚光灯似的打在Kylo Ren雾蒙蒙的虹膜上。一道令人惊恐的熟悉感击中脊椎,猛然间炸出零散的火星,小簇的火苗紧接着烧遍全身,Rey再次尝到了重力加速度的滋味。


她又一次掉进了“深渊”里。


“是你。” Kylo Ren的嗓音于身后响起,Rey转过身,这会儿她还没分辨出钻进耳朵的声音与男人平时的略有差异:它更年轻,少了阴霾与沉重,甚至带着轻飘的跃跃欲试。


为此,当Rey瞧见以一袭白袍将自己裹得与这片无垠的黑暗格格不入的Kylo Ren站在不远处时惊诧不已,他看上去要比正牌的那个稚圌嫩些,右脸颊完好无损,没有任何利器留下的疤痕。


年轻的Kylo Ren——我们管他叫Ben Solo罢——见Rey一脸震惊、哑然无语,只好无奈地再次出声,“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可以叫我Ben。”


“Ben,”Rey笨拙地重复了遍,“Ben Solo。”


“很好,看来你知道我是谁。”Ben勾起嘴角轻笑起来——天呐,他竟然笑了,这个念头在Rey的脑壳里冲撞——“你是怎么进来的?”他似乎感到寒冷的侵袭,顺手把身上的白袍子收紧了些,“我的意思是,Kylo的确对你挺上心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允许你进来。”


黑发姑娘隐约猜到Ben在说什么,但无法肯定,只好试探道:“我是擅自闯进来的。”


“哦。”Ben眨眨眼睛,“噢,当然了,不按常理出牌的Rey小姐,”他事不关己地调侃道:“我建议你赶快回去,要是被Kylo发觉,他会非常、非常生气。”


Rey耸耸肩,“那就让他生气吧,反正他的怒火也波及不到我。”


年轻版本的Kylo Ren憋不住笑了出来,“好吧,希望这次他别太折腾,不然Hux又要头疼了。”


“那正好,能让第一秩序的指挥层不舒坦比什么都好,”Rey继续不太现实地瞎扯道:“最好他们俩能打起来,两败俱伤。”


Ben不认同地哼哼了声,“我不认为Kylo和Hux会真的打起来,毕竟我很清楚Kylo心底到底揣着什么小心思。”


Rey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几欲张口问Ben那个明明犯圌下重罪却飘荡着一股无辜气味儿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然而她及时将疑惑咽了回去:且不说Ben是否愿意透露,直觉告诉她最好别去窥圌探Kylo Ren内心的秘密。


“抱歉,我不能透露任何重要的东西,”Ben看穿了Rey的想法——也许在这儿没人能隐藏好自己脑袋里的东西——他换了种委婉暧昧的说法,“他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话止于此,我只能说这么多。”


Rey似懂非懂,然而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思索或是用来从Ben嘴里套话了:他的白袍子逐渐为四周的黑暗所侵蚀,脸颊上浮现出一道细长的疤痕。


他成了Kylo Ren。


出乎意料的是,Kylo Ren并未如Ben描述的那般暴跳如雷,他只是别过脑袋,故意忽略黑发姑娘望过来的目光,“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只是不当心跌下来的。”Rey发誓自己说的完全是实话。


Kylo Ren的表情有些僵硬,这让原本就古怪的脸孔更加难以形容,他小心翼翼地探出手,“跟我来。”


Rey犹豫了会儿,她伸出手,慢慢张开手指,一寸寸凑近,直到指腹触到对方的指尖。


可惜最后带Rey离开的不是Kylo Ren,她惊愕万分地瞪着看起来怒不可遏的Luke Skywalker,手指上尚残留有余温。


篝火在她面前不安地摇曳。


她得去一趟Kylo Ren身边。


这个念头在Rey的脑海里震颤得比以往都要剧烈。


END

搞完这发我就跑,勿念。

评论 ( 7 )
热度 ( 1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