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Ready for it? < 01 >

1,前文:<序> (没想到竟然还有后续x 依旧原作粉碎机与各种崩坏

2,双性转注意!即Rey♂/Kylo♀

3,有活在对话里的Kylux(?),但没有实际戏份所以不打相关tag了,雷者请注意躲避


< 01 >


“你就不能穿件衣服么?”


Rey觉得这要求根本就不该由自己提出,他心底有那么一小块地方甚至为刚才瞥到的光景欢呼雀跃。


不不不,太不得体了,不能这么想。


姑娘们不会轻易在恋人与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裸圌露身体,尤其不久前他还“毫无绅士风度”地与Klyoe进行了场恶战,给她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疤,她理应更加戒备,而不是……


好吧,Rey又忘了Lord Ren出离了正常女孩子的范畴:她生命里唯一的女性,Leia大概也没好好向女儿灌输性别差异方面的教育就将其托付给了自己的兄长。至此之后,不论她在作为Bernadette Solo,抑或是Kyloe Ren的人生旅途上,遇见的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为什么?”Rey听见Kyloe挪动了步子。


老天,她该不会是转过来了吧。


他猜得没错,Kyloe的确面朝他转了过身,但就这么原地站着,没有要接近的意思,也没打算找件外衣披起来。


要不是Rey再次与她经由原力相联,她正准备褪圌下高腰裙从折磨了自己一天的腰带中解放出来——Kyloe自始至终就没弄清在男人面前脱衣服有什么问题,而她的“好同事”General Hux却总是歇斯底里地要求她别这么做。为了保持“和谐”职场气氛,她敷衍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那么好吧,她会尽量遵守诺言,不再脱圌去更多衣服,虽然她真的想快点去泡个澡。


“我不知道这是演的哪一出,”Rey保持背对着Kyloe的姿势,不敢回头去确认对方到底有没有把衣服穿上,“不过别白费力气了,我已经找到Luke Skywalker,只要他答应,我们将胜券在握。”


“答应?”Kyloe像嗅到鱼腥气的猫突然来了兴致,泡澡这事儿的重要顺位度立马让道挪到了第二位,她坐进几步之遥外的沙发椅上——椅背上就挂着先前脱圌下的外衣——决定在链接断开前从抵圌抗组圌织的青年嘴里套些话出来,“这么看来Luke还没同意,你得多加把劲,他可不是个容易说动的人,这点我可以保证。”


Rey听出了Kyloe话里隐约飘散的嘲讽语气,冲动推搡着他猛然转过身,高声质问这个黑头发的姑娘为何可以无情到肆意调侃自己辜负过的人。


Kyloe Ren的坐姿倒是很淑女,背脊挺圌直,藏在长裙下的双圌腿并在一起,微微斜向左侧,裙摆下裹圌着黑色薄丝圌袜的双足若隐若现。


看来有谁好好教过她。Rey的思绪有一瞬间的串线,继而他才想起自己冒着成为“偷圌窥狂”这不齿之名的风险回过头来有更为紧要的目的,可不只是为了流露如此这般欣慰情绪的。


意图是一回事儿,能否付诸于行动就是另一圌码事了。


“你辜负了Luke,还有你父亲的信任,你……”Rey的目光终于落到了Kyloe的上身,他立刻就成了台短路的机器,一个火星都蹦不出来就卡在了前一个单词的词尾上。


天佑义军。


Rey前一刻还挤满愤怒的大脑刹那间轰鸣起来,搅得他耳朵两边都嗡嗡作响。


第一秩序的女指挥官没有把上衣穿起来。


与Kyloe Ren平时全黑长袍加软甲的干练打扮不同,她胸衣的设计要纷繁复杂得多,同样是黑色调的,但Rey眼尖地看出银色丝线在蕾丝罩面上勾勒出小姑娘们喜欢的亮晶晶的纹理,正中的半透圌明布料上还镶了颗透亮的水钻,就挤在她被胸衣收拢得恰到好处的两团丰盈的胸圌脯肉之间。


若Rey敢于腆下脸去问Kyloe为什么不将外衣也换成更女性化点的服饰,她会告诉他一个惊人事实:她的衣服,由里及外,包括内圌衣圌裤都是第一秩序的后勤部门统圌一发放的。


Lord Ren不知道的是,自己衣物采购的权限与其他男性士兵不同,不在后勤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手里,而是被拿捏在了Hux那儿。


Kyloe要比Rey想象中的更有肉圌感,年轻人从没想过黑发姑娘的胸这么有料——大概是黑色的袍子给了自己视觉上的错觉——他最后瞧了眼对方坐着时被腰带勒出一圈浅浅肉痕的腹部,这才为时已晚地再次阖上眼睛。


“穿上衣服,不然我拒绝和你再说任何一句话。” 


Rey的“过激反应”引来了Kyloe的好奇,“为什么你们一个个不停告诉我要穿上衣服?”她想或许这个男人能给自己足够好的答案,不像Hux那样只是强圌硬地要求她做到,从不把理由解释清楚。


这难道不是常识么?


“你看,你战斗的时候不就好好穿着衣服么?”Rey不太明白他们之间本来严肃到足以令气氛凝固的话题怎么就跑偏到这儿来了,但他清楚要是不先解决了这个,他们没法儿回到正轨上。


Kyloe认真想了想,“袍子和铠甲作战时不可缺少,我当然得穿着它们。”


等等。


在Rey能想出其他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前,Kyloe之前那句话里的某个词抢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你们一个个?


然而Rey来不及刨根问底,熟悉的剥离感流窜过全身,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Luke藏匿的那个小岛上。


有个问题跟着青年一齐回到了岛上:Kyloe Ren还在谁面前脱过衣服?



Kyloe不太高兴,她从Rey那里没挖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论是关于Luke Skywalker的,还是有关她为何不能在房里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的。


有Hux对她指手画脚就够了,那个远在天边的抵圌抗组圌织青年,就暂时先放到一边吧。


黑发姑娘站起身,抽走腰带,束腰长裙如凋落的花瓣般飘然而下,落到脚边,她弯腰解下吊带袜的丝带再脱圌去丝圌袜,身上只剩款式成套的内圌衣圌裤,赤着脚进了浴圌室。


To Be Continued


Kyloe说好的evil princess属性大抵是被我吃了;Rey的属性尚还在摸索中

我没被挂死的话,还会有后续x

评论 ( 11 )
热度 ( 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