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卧底老板/Undercover Batman

√ 时间接JL电影后,(笔者)剧情粉碎机本质不变

√ 酥皮记者马甲下线,银行柜员马甲上线 


布鲁斯:今天我来这家银行视察,我的家族有十亿家这样的银行,两百多亿个这样的银行柜员


卧底老板/Undercover Batman

大都会特辑(bushi


“早上好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么?”克拉克微微一笑,虎牙尖在红圌润柔软的双圌唇圌间调皮地若隐若现。


最开始克拉克没法儿对陌生人露出这种笑容。他坚持笑容理应出自真心,他可以在玛莎与露易丝面前毫不造作地笑得如朵初开的小花。


转为面对外界时,他倾向于摆出一张正儿八经的脸,毕竟作为社会版面的记者,严肃自律总比嘻嘻哈哈的类型要让人更有信服感——当然这些都是佩利把克拉克调去体育版前的陈词滥调了。


归根结底,克拉克·肯特只是不善于将自己带有甜气息的笑容分享给所有人罢了。


那位客户在柜台前的扶手椅里坐下,目光扫了眼别在克拉克左胸前的金属色名牌,“克拉克,”他轻声复述了遍自己看到的名字,“你是新来的?”


克拉克点点头,“请相信我会尽可能解决您的一切需求。”他对这类略显不合时宜但又无伤大雅的提问已然习惯了不少:年轻的姑娘们总是喜欢向他打听有没有女朋友或是男朋友。


他的确有个男朋友,那位还是他现任的老板。


但克拉克不会傻兮兮坦白给这些异常敏锐的女性们,他学会了不失礼貌又委婉的拒绝方法,“抱歉,我工作的职责之一是保护隐私,包括尊贵的客户的以及我自己的。”


眼下这位客户所问到的并不涉及传统意义上的隐私,他或许经常出入这间银行营业厅办事,瞧见克拉克眼生才随口问了句。


“经验是大多数人用来判断服务性行业从业人员的标准,”男人看样子不急于办理业务,考虑到他来得这么早,着实令人费解。克拉克越过他看了眼等候区——人不算多,柜台也不止一个,稍微多花些时间应该不至于引起不满或是投诉,“我以前也这么认为,但你可能会改变我的看法。”


克拉克眨了眨镜片后的蓝眼睛,“谢谢您。”他对今天第一位客户滋生出莫名的好意,于是他看向对方,稍稍加深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更为真诚,“那么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呢?”


男人的头发是深棕色,夹杂些许银灰色的发圌丝,鬓角也略微有泛出灰白的迹象,估摸年纪有四十来岁了。他有张与气质以及衣着不太相衬的其貌不扬的脸,倒是一双巧克力色的眼睛很醉人——克拉克想它们大概是包着酒心的那种——就跟这人的口音一样,糅着优雅的余韵。


“今天是星期几?”


陌生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克拉克轻笑出声,但他还是瞥了眼手边电脑显示屏的右下角,确认自己没有搞错日子后认真答道:“星期五,先生。”


那人了然地微微颔首,“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值得纪念的一天。”他依旧说着令人莫名其妙的话,“你可以叫我星期五。”


“我想您应该清楚,星期五先生。”克拉克立刻就从善如流地这么称呼对方了,“您接下来要办理业务的话,我会向您索取有效的身份证件,到时我自然会知道您的名字。”


星期五蛮不在乎地耸耸肩,“要是你跟其他人那样千篇一律叫我的名字得多无趣啊,我只想当你的‘星期五’先生。”


听到这儿,饶是克拉克再怎么迟钝也听出这话里隐藏着的调圌情意味了,“希望我没有会错,”他抿抿嘴压低嗓音,“先生,我有男朋友了。”


“预料之中,克拉克。”星期五坦然地承认了,“我不过抱着侥幸心态来试探下你的口风。”他从长风衣外套的口袋里摸出驾驶证放进柜台凹槽里,“我想存一笔隔夜存款。”


星期五先生的“知难而退”令克拉克相当感激,作为上岗不过一个多月的新人,因“感情问题”而与客户在柜面上纠缠不清容易落下话柄,他拿过驾驶证翻开,那上面的名字让克拉克愣了会儿,“所以你真的姓星期五?”


“如假包换,亲爱的。”星期五似乎被银行柜员一股脑儿写在脸上的诧异表情给逗乐了,他温文尔雅的英式口音里多了些打趣的笑意。


克拉克故意忽略了对方说出的某个亲密称呼,他从文件柜里抽出一张挺括的申请书,从凹槽那儿塞给星期五,“填好再交给我,注意事项都写在背面。”


男人没有多问,拿起柜面上的笔就低头唰唰写起来;克拉克单手托着下巴无声盯着看了会儿,他注意到星期五先生写某几个字母的习惯跟布鲁斯一模一样,都是笔锋突然一顿再上提,落在纸上的墨点为此看着像是着重号。


年轻的柜员转了转蓝眼睛。


意外发现仿佛连起每个细微之处的描线,抓住了这一头就能顺着摸到另一头:克拉克随即又意识到星期五先生头顶的发旋也长得与布鲁斯相似极了。


为了证实这跳跃于脑瓜里的荒唐猜想,他卸下超级听力的遮挡。


万物之声涌进耳朵,银圌行门外正在塞车,车上的司机们嘴里嘟嘟囔囔,低声咒骂;刚进门的一个小年轻,冒冒失失地把钢笔掉在了大理石门廊前……


然而什么都比不上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跳。


他太熟悉这个频率了。 


星期五停下笔,把申请书沿写了字那面的中线对折起来,放进凹槽里——克拉克想以后要对每个前来办圌理业圌务的客户再加上一句注意事项:请务必保持申请书的平整,不然可能会被视为无效——年轻人伸手接过,展开它读了起来。


今晚7点,我在Eleven Madison Park预约了

座位,愿意赏脸出席么?


你忠诚的星期五


落款下还画着个小小的、潦草涂出来的蝙蝠。


克拉克控制住自己别笑出声,“这是我见过最简陋的邀请函了,星期五先生。”


“星期五”对这份“数落”毫不在意,“外表不是并非首要,能邀请到人出席的请柬才是最好的。”他更在意的是克拉克是否接受,“时间来得及的话,我们还能去中心广场上看看烟火秀。”


“我五点下班,先生。”克拉克将手里的申请书叠成小方块状塞进衬衫口袋,“您有足够耐心等待的话,我想我很乐意与您共进晚餐。”


“当然,我会耐心等着的。”


“星期五”站起身,他巧克力色的眼睛冲克拉克幼稚地挤了挤,“那么晚些时候见。”他作势准备离开柜面,又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


“瞧我说过什么,今天果然是我的幸运日。”



克拉克:所以你乔装而来是为了私底下视察工作?

布鲁斯:没错,不过机会难得就顺便约你吃了顿饭 =__,=

克拉克:……

评论 ( 23 )
热度 ( 36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