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不速之客 —03—(Mpreg设定)

阅读前注意事项:

★ 配对:Erik/T'Challa,斜线有意义

☆ Mpreg及生圌殖腔设定,私设如山 

★ 前文:01 / 02


03


T'Challa在说谎,他想隐瞒某些事情。


Erik没有拆穿这个“显而易见”的谎言,“那么好吧,T'Challa,也许是我想多了。”他配合着装出不知情的模样,心里却满突然浮现出不记得从哪儿听来的因果论:T'Chaka杀了N'Jobu,现在T'Challa要为N'Jadaka下崽子了。


教科书般的报应。


说实话Erik从来没信过这些将复仇寄托给命运的屁话,不过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也不会去否认它的美妙。


T'Challa轻巧地退下了床,“我得走了。”他似乎不太确信Erik将他找来只是为了描述一个“无关紧要”的梦境,在离开前又回头确认了遍,“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


“给我几个枕头。”Erik躺回去床里,他背对T'Challa甩了甩手,“还有平板,能看网飞就行。”



“他又想搞什么花样?”Shuri见T'Challa行色匆匆出来,略带担忧地迎上去问道:“你还好么?老哥。”


“当然,”T'Challa微微笑了笑,即使Shuri是身边最亲信的人之一,他也暂时不打算把某件“麻烦事儿”告诉她,“他想要几个枕头和打发时间的平板。”


Shuri嫌弃地皱起了张小脸,“作为一个企图谋杀你的囚犯,我得说他要求可真多。”她哼了声,“好吧好吧,如果他能安分点的话,好吧。”


“麻烦你费心了。”T'Challa双臂交叉于胸前,向Shuri比了个表示谢意与敬意的手势,“等关圌押N'Jadaka的监狱竣工,他就不再是你要挂念的麻烦了。”


然而不论Erik是困在Shuri的实验室里,亦或是之后被移送到地牢里那间为他“量身定制”的在建中牢圌房,他永远会是T'Challa要挂念的麻烦。


尤其是——T'Challa沿着螺旋楼梯往出口走时轻圌按住自己的下腹——这个麻烦。


假如Erik的梦境属实,那他的确就要做父亲了。T'Challa并不一定就是另一位当事人,前者可能在外另有情人,就与N'Jobu相恋于一个白人女性那般,可直觉告诉他这可能性微乎其微。


T'Challa最近刚接受过系统性的扫描,Shuri只看出他的生圌殖腔被打开过,并没有提及其他,按那个小丫头的性格,若是有所发现怎么可能闭口不谈呢?


也许它还微小到无法成像于扫描仪的镜头下?T'Challa稀罕地有些不知所措与迷茫,他并不清楚该如何确定自己是否揣着“麻烦”——瓦坎达之王自然知道如何鉴定生命的到来,但像他这种拥有生圌殖腔男性就不一定适用了——而他也不能就这么跑去询问皇室御用的医生们:嘿,我觉得我怀圌孕了,你们有办法检圌查么?



T'Challa盯着手里的血样迟疑起来。


他以N'Jadaka的个人“监狱”最后建造阶段需要设计者监圌督为名将Shuri从她的实验室中支开,而留驻的助手与朵拉禁卫兵们对国王唯命是从。


两三分钟不到的时间,诺大的实验室里的人员就被清空,只剩下T'Challa一人。


血样分析机放在老地方。它像是某种怪异版本的潘多拉魔盒,诱圌惑着T'Challa去打开,然而他并不确定打开了会招惹来什么,这是他临阵有所顾虑的主要原因。


但他从来不退缩。


在等待分析机得出各项血液数值的几分钟里,始终有一条看不见的绳子轻勒着T'Challa喉圌舌,远不足以致命,却能让人浑身不自在,他强圌迫自己去呼吸,而不是任由窒圌息感滋生。


终于,血样分析机停下运作时极为轻微的震动,完成提示音清脆地响了三下。


他点开了显示屏上的明细,那根绳子彻底把他的脖子死死勒紧了。


T'Challa相信豹女神Bast会给予他们庇护,但他向来不太相信运气,这被其他人称为运气的东西,在他看来只是某种形式的量子纠缠:离散的量子粒子是相互关联的,当它们纠缠在一起会模拟同步,当“不怎么好”的粒子集结于附近时,你的“运气”就变差了。


N'Jadaka显然是带给他不好粒子的罪魁祸首。T'Challa难得逃避现实地想,时隔几小时后又一次站在暂时软圌禁前者的房门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



Erik从不怀疑T'Challa会再来的,但他没料到会这么快。他刚吃完定时定量送来的布丁、视圌频的播放条才走了十来分钟,刚巧放完片头,那个男人就又出现了。


T'Challa的神情像在议政厅里被问及一个棘手的问题那般严肃,“我们需要谈谈。”


“这可真稀奇。”Erik把平板放到一边,“我洗耳恭听,堂哥。”


这个称呼比平时听起来还要刺耳,但T'Challa没去搭理,“关于那个梦,抱歉我对你说谎了,”他语气里没有任何歉意,更多的是隐藏于层层叠叠下的焦虑。


“反正这也不是你第一次‘伤害’我了,欺骗总比再捅我一刀好。”Erik耸耸肩,“所以,我做的梦的确预示了什么。”他装傻的本事经过专门训练,平时T'Challa或许还能察觉到某些细微的不自然之处,但这会儿他一点儿都没心思在意这些。


T'Challa看了Erik一眼,“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预知梦,”他以迂回的方式来旁敲侧击,寄希望于N'Jadaka聪明的脑袋能领悟自己所说的话,“但它只预示了一件事。”


Erik装作颇有兴趣地挑了挑眉,“预示,我要当父亲了?”他故意随口“猜”出了真圌相,“毕竟我梦见了那些小崽子,合理联想。”


T'Challa点了点头,僵硬得像是有人压着他的脑袋迫使他这么做似的,“这也意味着……”他想先试图Erik的口风,问问他是否在外有固定的伴侣,但对方立马撕碎了这个渺茫的希望。


“这意味着你怀了我的孩子,T'Challa,”他笑了起来,显然很是享受拆穿这一切的过程,“我知道你有生圌殖腔,那玩意儿能让你揣崽子。”


瓦坎达之王感觉受到了冒犯,但他并未发难,“为此我给你两个选择,N'Jadaka,”他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想折腾出更多的问题,“其一,我会想办法处理掉这个,”T'Challa斟酌了下用词,“……麻烦。其二,我会留下它,但我们需要定一个协议。”


“为什么要把选择权交给我?”Erik从床铺上跳下,赤脚走过冰冷的合金地板来到T'Challa面前,“你是一国之主,掌控了整个国圌家的命脉,怎么连自己的想法都管不了?”


T'Challa毫不退缩地迎上前,就跟之前面对Erik叫嚣着夺取王圌位那会儿一样,他盯着与自己差不多个头的男人,一字一句说道:“是你把这个麻烦塞给我的,当然需要你来决定。”


他们互相无言地瞪了会儿。


“我选二,”Erik没过问协议的内容就做出了选择,“你别想逃避责任,堂哥,你父亲杀了我的父亲,那你就该替我生崽子,因果报应(Karma is a bitch)。”


T'Challa蹙起眉头。


“和我说说协议?”Erik眨了眨眼睛,在这场对话中掌握了主导权的感觉令他心情舒畅。


“按照瓦坎达的传统,”T'Challa躲开对方探寻的目光,声音冷冰冰的,“你得尽可能多地呆在我附近,”他顿了顿,极不情愿地说了下去,“我需要你供给的能量。”


To Be Continued...

所谓的采阳补阳就是这样的操作(喂!因为崽子很消耗体力x

顺便,正与代理商讨本子相关事宜,此文会塞进本子里,估计4月上旬开预售w有兴趣的姑娘们可以关注下这边或是微博的后续消息,先谢过各位啦(〃ノωノ)

评论 ( 35 )
热度 ( 80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