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不速之客 —05—(Mpreg设定)

阅读前注意事项:

★ 配对:Erik/T'Challa,斜线有意义

☆ Mpreg及生圌殖腔设定,私设如山 

★ 前文:01 / 02 / 03 / 04


05


T'Challa“醒”来时发觉自己身处草原之上,他向远处望去,土地延展开来的尽头,地平线打出了一道橘色至深绀的渐变。


他躺在金色的干草丛里。


三只金毛的小豹子围着他追逐打闹,它们尾巴上的绒毛时不时会蹭过T'Challa的手背或是脸颊,他不禁低声笑了下,伸手搂过一只举到面前,凑近去亲了亲它。


另外两只小家伙显然是吃醋了,它们也急忙跳过来,毛茸茸的爪子焦急地按圌压着T'Challa的胸膛,喉圌咙底发出低低的呼噜声,他只得把三只豹子全圈进怀里,依次亲圌吻它们的额头,任由它们往自己的脖颈里蹭。


这是个柔软甜美的梦境,从瞧见小豹子时T'Challa就意识到了。


这是他的受胎告知,它早就该来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T'Challa安稳地陷进寝宫的大床里——这次是现实而非梦境——从掖着的窗帘缝隙中钻进来的阳光带着热烈的温度。


他难得睡了个好觉。


崽子们从父亲那儿获得了能量的供给,它们才能出现在T'Challa的梦里:他们共度了段美好的时光。归根结底,他或许该为此感谢Erik,但昨晚他们分别时的气氛连融洽的一道笔画都算不上。


他们间永恒的主题自一开始就是对立,似乎除了在留下崽子这事儿之外没有其他现存的事物能让这对堂兄弟达成共识。而转念想来,按Erik的说法,他不过是为了让T'Challa赎罪才选择不处理掉他们的崽子;至于T'Challa,他不愿进行不必要的杀圌戮,更不会残圌忍到对自己的后代下手。


奇莫由珠嗡嗡地响了起来。


“国王陛下,”Okoye一脸“你总算出现了”的宽慰神情,“我就在您寝宫外的大堂里,您有什么麻烦需要我进来处理么?”


T'Challa摇摇头,“当然不用,”他支撑着从床圌上坐起来,睡袍松垮地挂在身上,“为什么这么问?”


“议政会圌议,”Okoye挑起一侧的眉头,“您迟到了两个小时零……”她大抵是嫌T'Challa刚睡醒的脸上表情不够精彩,于是戏剧性地停顿了下,等她的陛下苦着一张脸瘪下嘴才继续说道:“二十七分钟。”


错过了定例的议政会圌议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的错,Okoye。”T'Challa下了床,皇家拖鞋啪嗒啪嗒压过砖红色的地板,“长老们又该说年轻的一代靠不住了。”


“我想他们不至于单凭这么一点就给您扣上这么个帽子,”Okoye眨眨眼睛安抚道:“那么容我先行告辞,陛下,半小时后我得出现在练兵场上。”


T'Challa点点头,切断了他们间的通讯。


长老们一定会觉得他不如他的父亲。


T'Challa有些无力地推开洗漱间的门,他对着半身镜发了会儿呆,飘忽的视线最后固定到尚且看不出任何端倪的下腹上。


等他们知道他们的新王跟那个“外来者”背地干了些什么,他们会失望透顶的。



Erik断断续续读完了T'Challa带来的书,他刻意放缓了自己阅读的速度,以免过于有效率地看完而没了消磨时间的东西,但再怎么拖沓,两天后他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令人疯狂的无聊之中。


他毫不习惯这种近乎宁静平淡的日子,没有杀圌戮没有鲜血,不用付出劳动就能得到食物与水还有栖身之所,他的精神亢圌奋地在头脑里毫无目的地高速运转,但他的躯体却被囚圌禁于此处,平缓到无趣。


想起T'Challa,Erik还是抹不去对其行圌事做派的不认同以及带有偏见的厌恶,然而他又有那么点想见他:不出于任何积极正面的原因,Erik补充了句,他只是想念他饱含生命力与柔韧的肉圌体罢了。


这两种对立的情绪始终拉扯着他的思绪,令人无法彻底平静。


Erik又耐着性子等了一天,到了距上次T'Challa来访后的第三天,他没等来高高在上的国王,反而出乎意料地见到了明显对自己成见颇深的小公主。


“我哥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Shuri一脸不情愿地将手里的书递到Erik面前,她左手上佩戴着上次他们对战时的手里炮——加强版的。


她注意到Erik看向自己武圌器的目光,“我可不是T'Challa,我得防你一脚。”


Shuri不得不来走一趟:作为妹妹,她无法拒绝自己兄长的请求;作为瓦坎达的子民,她不得违圌抗国王的命令。


“都什么年代了还看纸质书?”小姑娘随口嘟囔了句。


Erik接过书,“T'Challa去哪儿了?”


Shuri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与你无关,他对你已经够好的了,别再去招惹他了,Stevens先生。”


“定义一下你理解的'好'?”Erik哼笑道:“你可能没见识过T'Challa无情的那面。”


深栗色头发的姑娘退了步,“我的任务里没有陪你聊天这项,过两天我会再来。”说罢,她做势要离开,却被Erik一嗓子拦住了。


“T'Challa去哪儿了?”他提高嗓门质问起来,“他不能离开我这么久。”


Shuri停下脚步瞪了男人一眼,“你说什么?”



T'Challa与瓦坎达第一任驻联合国大使去了纽约,他其实不需要大费周章跟过去,但末了他还是拗不过那个小年轻的恳求——决定将瓦坎达推上世界的舞台的是他,他不能把自己的子民推出去而自己缩在后头。


就职宣誓仪式进行得很顺利,T'Challa与众人一齐起身为就任者鼓掌之际,熟悉的晕眩再次猛烈地摇晃起他的脑袋,他踉跄了下,赶在眼前一片刺眼的亮光将他抡晕之前赶紧圌抓圌住了前排的椅背才免于摔落于座席间。


他得尽快赶回去。


他的崽子正在不知节制地吸取“母体”的能量,这让它们变得更像是某种寄生体,而不是在梦中相遇时的可爱小绒球。


宣誓仪式结束后,T'Challa就打算登上飞船回程,他刚与自己挑选出的大使道完别走出礼堂的大门,手腕上的奇莫由珠子就响了起来。


馆内到处是摄像头所以他没去搭理,手链响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接着轮到他的手机开始震动。


“T'Challa!你怎么敢?”Shuri的高分贝音量让T'Challa下意识地将手机边从耳朵边挪开了些,“你怎么敢不告诉我?”


T'Challa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胃里,“Shuri,等我回去再说。”他不给同父异母的妹妹迂回的机会,“你那儿已经是深夜了,母后知道你那么晚还没睡么?”


他们的母亲是对付Shuri的杀手锏,果然那小丫头立刻就没声音了,“听着,我现在就准备回去了,到时我会跟你解释。”


“好吧,老哥。”Shuri妥协了,“但你得跟我说个明明白白,你可不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向母亲告圌状的人。”


T'Challa叹了口气,“好的,Shuri,晚安。”


找家长这个办法看来是把双刃剑:一声不吭怀了孩子肯定比熬夜不睡的后果严重多了。


To Be Continued…


↓ 肖老师提供的沙雕彩蛋 ↓

得知真相后的Shuri:T'Challa你放开我,我今天不把他砍成八段我就不姓舒!


评论 ( 27 )
热度 ( 68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