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不速之客 —12—(Mpreg设定)

★ 配对:Erik/T'Challa,斜线有意义

☆ Mpreg以及私设如山请慎入

★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12


T'Challa漫步于草原之中,草穗尖儿在风里摇曳,摆动出轻微的婆娑声。


他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可能只有一小会儿,他这么估算。


他没有一丝疲倦。


三只小豹子围着他光圌裸的双足边调皮地追逐打闹,它们的尾巴与脚掌上的绒毛时不时扫过脚背,跟拂过的微风似的,轻盈跃动,T'Challa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生怕不小心踩在它们小小的身子上。


他们脚下被夕阳染红的路仿佛没有尽头。


这令他想起成年礼时经历过的试炼,他独自带着仅够维持一周的开销踏上了步行横穿瓦坎达的旅途——T'Challa一步步走过人头攒动的城区、跋涉过荒无人烟的沙漠、穿行于无垠的草原上,他在路程后半段陷入了透支与极度疲惫的状态,回到王宫后,年轻的王圌位继承人圌大病了一场。


反观这次,他毫无倦意,仿佛只要眼前的路延伸到哪儿,他就可以一直顺着走下去。


又走了一会儿,T'Challa停下脚步,想弯腰把崽子们给抱起来,它们太小了,不适合进行如此漫长的旅途,然而三只绒球并不领情,一个接着一个挣脱了他的手心,纵身蹿进草丛里。


他赶忙拨开及膝的干草去找寻,小豹子们却人间蒸发似的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夜幕悄然降临,天际如一块画布被泼上了渐变的油彩,由浅及深,直到完全为深色调所笼罩。


夜晚的草原理应无比寒冷,T'Challa有过切身体会,可奇怪的是,即使迎面而来的夜风冰凉刺骨,低温也丝毫没有侵袭进他的躯体。


有层温暖的屏障守护着他。


他觉得这温度莫名熟悉,又说不出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Shuri在振金矿山上那岩石凿刻出的巨大豹子雕像下等来了日出,几小时前她劝走了Okoye与Ayo,她们一个是将军,一个是高层的军官,白天还得带兵操练,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


每隔一会儿她就会通过奇莫由珠确认兄长的指标读数:它们一直很稳定,毫无异常,可T'Challa就是无法从昏睡中醒来。她眯起眼睛——第一缕晨曦跌落到山峰上,如破碎的露珠,光与热辐射而出,蒸发走了深夜残留下的冷意——决定回到实验室里看看情况。


Erik盘腿俯身坐在地上,额头倚靠于医圌疗台睡得正熟,他一条胳膊搭在台缘边,另一手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地覆在T'Challa的手背上。                                                                                                                                                                     

“醒醒,Stevens。”Shuri走过去,甩了一巴掌在男人肩膀上,下一秒她险些被对方挥过来的拳头给打个正着,“嘿,你想和你的脑袋说拜拜了是么?”小丫头敏捷地躲开,深吸了好几口气来平缓骤然上升的心跳,“看来你失败了。”她认命地盯着T'Challa,低叹一声,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个局面。


T'Challa的秘密在Ramonda那儿可能要瞒不住了,他们的母后知道T'Challa不出意外昨晚就已回到了瓦坎达,按照一直以来的礼数,他会第一时间向母亲报平安。


Erik支撑住台缘站起身,黑着一张脸,他不喜欢被别人惊扰到睡眠,“他根本就不该陷入昏迷,我检圌查了所有的扫描记录。”


“你是在向我坦白你浪费了一整晚干了一遍我已经做过的事情?”Shuri气不打一处来,“我以为你会有更好的办法。”


“我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公主,”Erik在“更好的”上加了重音,“你哥哥这些日子以来向我索取的只有性,难道你要我在病床圌上搞圌他?”


Shuri为某个动词皱了皱眉头,“别在我的实验室里说那个词,Stevens。”她绕着医疗台转起圈,脑子里迅速整理出轻重缓急,“T'Challa不能留在这儿,我母亲随时可能过来,能瞒一天是一天。”这姑娘止住脚步,思考片刻,抬手朝Erik一指,“你,暂时替我看着T'Challa。”


Erik挑了挑眉毛,“你打算让你的王跟我一起蹲监狱?”


“那不是监狱,Stevens,你该去亲眼见识下瓦坎达真正的牢圌房长什么样才能明白自己的待遇有多好。”Shuri熟练地按下治疗台边缘的组合按钮,振金制成的悬浮板将T'Challa给托到了半空中,“趁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我得把你们带回去。”



“他穿上战衣去逞英雄了么?”他们疾步穿行在隐蔽的小道上,Erik冷不丁地问了句,“我知道的所有情报就只有他腹部受到了撞击,到底发生了什么?”


“逞英雄,也许吧,但我不会用这个词。”Shuri瞄了Erik一眼,又瞥向被毯子从头到尾盖得严严实实的兄长,“战衣?不,当然没有穿。你没意识到T'Challa现在穿上战衣会泄露天机么?”


各家媒体的新闻通稿中只笼统地提到开幕于瑞士的范登堡会议因暗圌杀行动不得不中断,好在并无人员伤亡,狙击手最后也被当场击毙了。


Shuri从Okoye那里得知了更为详细的细节。


她想T'Challa极为可能有那么一瞬间将他救下的政圌客与他们的父亲重合了——他至今还在悔恨自己没能保全父亲的性命,范登堡会议上的刺杀想必令他或多或少回忆起了T'Chaka遇圌难的场面: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何T'Challa拼尽全力救下了个口出狂言的野蛮西方人——而那个该死的政圌客,竟然胆敢伤害瓦坎达皇族的后裔。


这姑娘愤恨地咬紧了后槽牙,她可不是T'Challa,她没那么大度。


Erik也一样。


“你是说,T'Challa救下了狙击手的暗圌杀对象,”他看着漂浮的医疗板在床边的地面上停稳,才冷冰冰地确认道:“可那个人忘恩负义地踹了他的肚子?”


Shuri耸耸肩,“Okoye说他道歉了。”


“道歉并没什么用,”Erik走到T'Challa身边,弯下腰,伸手掖起他有些凌圌乱的衣领,“你得帮我个忙,公主殿下。”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Stevens。”Shuri隐约嗅到对方周圌身升腾起的淡薄怒气,她一时无法确定这朦胧的怒意到底是起头于T'Challa受到了伤害,还是他的崽子受到了牵连,“好好照顾我哥哥,我得去应付我的母亲了。”


Erik的视线从T'Challa脸上挪开,直直刺向正准备离开的Shuri,“耐心听我说完,小丫头,”他撇撇嘴,露出狩猎者般残酷的笑容,“我想知道那个美国佬的名字。”


To Be Continued...


Shuri跟Erik的“哥哥只有我能欺负,其他人一概杀无赦”战线就此确立(咦?

以及,写着写着我愈发没有底气,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麻烦请评论告诉我,先谢过各位啦w


评论 ( 32 )
热度 ( 4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