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不速之客 —15—(Mpreg设定)

★ 配对:Erik/T'Challa,斜线有意义

☆ Mpreg以及私设如山请慎入

★ 前文:01 / 02 / 03 / 04 / 05 / 06 / 07 / 08 / 09 / 10 / 11 / 12 / 13 / 14


15


Erik发觉T'Challa过于黏人那会儿,他们已经在奥克兰呆了一个多月了。


在Erik对T'Challa断片式、零零散散的印象里,作为一个自幼就被当作国圌家掌圌权者培养起来的继承人,他的堂哥极为独立。他依赖并信任亲人与朋友,又绝不会过度,可最近他会从T'Challa望向自己的眼睛里瞥到超过限度的依赖。


这让他隐约滋生出饲养了宠物的错觉。


T'Challa走路很轻,就算没有潜行鞋的加持也几乎毫无动静。他经常会拖着他的皇家凉鞋到Erik的冰箱里翻找东西吃,那背影看起来跟拉开冰箱门好奇往里打探的猫咪无异,仅仅差一对抖动的尖耳朵以及一条蓬松柔软、左右摇晃的尾巴。


Erik倚靠在门框上,心底略有些遗憾手边没有可以录像的设备,不然他就能偷偷录上一段了——Shuri也爱这么干,她个人加密的数据库里存了许多连T'Challa本人都不知道的黑历史:从这方面来说,血缘的力量的确是可怕的——“你可以打内线让我给你送吃的上去。”年轻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两次,在第三次“抓”到悄悄跑过来“偷吃的猫咪”时总算出声搭话了,“你妹妹是不给你吃的虐圌待你了么?”


T'Challa的背影明显僵住了,“不,”他回过头,嘴角还沾着一点蔓越莓果酱,“她只是从来不买甜的东西回来。”这男人把最后一口沾了果酱的面包塞进嘴里,略显笨拙地起身,关上冰箱门,“女孩子们好像觉得多摄入一克糖就要胖上好几斤。”


这一个月里T'Challa的肚子彻底遮不住了,刚到奥克兰那会儿他还暗地里想尽办法掩饰,尤其是在Nakiai面前——面对Erik他倒是早早就放弃了,衣服一脱再多的遮掩都将显露无遗。


“老哥,你别再挣扎了。”Shuri实在看不下兄长矫情的模样,她把T'Challa拖到等身镜前,他们的身型清晰地映在镜面之中,“Nakia是个精明的间谍,怎么可能忽略眼前这么明晃晃的真相?况且你都已经告诉她了。”


T'Challa叹了口气,Shuri说得对,只是他始终无法从容地当着前女友面这么挺着肚子走来走去:要是他的脸皮能有与Erik独处时一半厚,他也不会如此窘迫了。


Erik就像是一个奇怪的开关,他能带出所有T'Challa心底蠢蠢欲动的小心思:怪异的种子可能在他们头一次碰面时就埋下了,现在不过是萌芽抽丝的不可抗发展罢了。


那枚晃在Erik胸前的戒指是一切的开端。


他们祖父的一组对戒给了他们各自的父亲,T'Challa从去世的父亲手上摘下,N'Jadaka从父亲的手账中寻得,本质相同却在某个路口走上了殊途:前者将其视为荣耀,后者却认作复仇的号角。


对戒最终还是归拢到了一起。



T'Challa侧卧在床上,全身赤圌裸地裹在薄薄的毛毯里。室内的温度被空调恒定于体感最为舒适的20度——这个季节加州的夜晚已经没法儿解消白天留下的热气了;Erik在他身边,背靠于床头边的墙壁,手里缓慢地翻阅着某本T'Challa连名字都不曾听过的书。


他们刚刚结束了场酣畅淋漓的放圌纵,高圌潮的余韵飘荡在温度与湿度都恰到好处的空气里,T'Challa眯开眼睛,他倦怠极了,随时都能坠入梦乡。


书页翻动的声响渐渐被拉长、拉远,T'Challa强圌迫自己摆脱这催眠曲般的声响以免再次睡过去,他白天睡得够多了,几乎都留不下多少清醒的时候,要是再这么放任而为,他可能又要陷入令人担忧的昏迷里了。


“怎么了?”Erik放下手里的书,摩挲耳膜的翻书声戛然而止。


T'Challa出神地望了一会儿眼前这本黑色硬面抄的书封,“从瑞士回来后我昏迷了一天一夜,Shuri说是你把我唤醒的。”


Erik沉默不语,T'Challa只感到身下的床垫有轻微的挤压与凹陷,大概是年轻人动了动,“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真难得她没有趁机开坏我,”Erik轻描淡写地说:“你只是睡了一天一夜,自然而然就醒了,如果你非得找个感谢的对象,那就感谢心形草吧。”


T'Challa抿了抿嘴,没有认同亦没有否定Erik的说法。



T'Challa缺席了一周后瓦坎达驻奥克兰国际交流中心的落成典礼。


对外的官方说法是新王政务繁忙无法抽身,而实际上他只是不愿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在大众媒体前引起哗然,但凡这位年轻的国王想到新闻通稿文案会把自己怀圌孕这事儿写得如何天马行空,他就止不住地头疼。


Nakia是个靠得住的队友,T'Challa并不担心会出什么岔子。


“规矩点,Stevens。”Nakia临出场前不忘关照了Erik一句——她今天穿了条露肩的墨绿色短礼服,T'Challa曾经对这条礼服裙给予过高度赞扬。


Erik乖巧地笑了笑,“当然,我不会乱跑的。”


如此积极配合的Erik Stevens多少令Nakia心底暗中生疑,但她不得不登场去接受媒体的炮轰了,“你清楚乱跑的下场。”


“一具躺在瓦坎达驻奥克兰国际交流中心大楼里的无名头尸体?”他笑容不减,“公主殿下大概会挺高兴看到自己研究成果付诸实践的。”


年轻姑娘嫌弃地瞥了他一眼。


各国的来访者陆陆续续通过安检入场,Erik独自逗留在后台默默观察:他在等那个美国佬,他知道他今天会出现。


他原以为要花上会儿时间才能把Johnson先生从人堆里揪出来,但幸运女神稀罕地向Erik露出了微笑:那位政圌客在安检处与人起了争执,引得好几个人为之侧目。


Erik绕下后台,由内部通道一路快步进入会场,人群成了他最好的庇护,半路上他顺手捎了一个工作人员的身份卡挂到自己脖子上。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Erik整了整衬衫的衣领,在Johnson面前停稳。


“我想带着我的保镖进去,但这两位保安不同意。”Johnson瞥了眼Erik,都懒得去看他的吊牌——要是他留个心眼就会发觉证件上的照片与面前这人的长相根本对不上号。


“万分抱歉,这是我们的规定,没有保镖,也不允许携带武器。”Erik笑了笑,冲一边的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他会妥善解决,那两位年轻人感激地回了个礼,“我们在内场安排了安保人员,要是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护送您到位置上。”


Johnson勉为其难答应了,“行吧,看在你态度挺好的份儿上。”


Erik悄无声息跟在他身后,他快速环视了下附近探头的位置与地形,在快要到达贵宾席时,伸手一把拽过那个男人将他拖进了摄像头与人们视线的死角里。


他在政圌客镜片后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睛里步步逼近,嘴角噙着微笑,“好了,Johnson先生,我有些私仇要找你清算。



Erik踏进公寓门,T'Challa站在他的起居室里鼓捣洗衣机,“你来得正好,”他看了眼进屋的年轻人,如释重负,“我对付不了这个大家伙。”


“你套间里的洗衣机呢?”Erik走过去,接下T'Challa手里的一堆待清洗的衣物。


T'Challa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坏了。”


“你试过说明书上排除故障的方法么?“Erik等待洗衣机进水时随口问道。


“不,那不科学,”T'Challa摇摇头,“怎么可能所有故障的排除方法都是拔插头再重启?”


Erik没憋住笑了出来,“你应该试试,大多数时候是有用的。”


“好吧,”这个显然不具备生活技能的男人点点头,“我回去就试试。”说着T'Challa瞟了一眼Erik,他的堂弟难得穿了正装——他从未见过Erik西装革履的打扮,忍不住又多打量了几眼。


然而就是这几眼里,他发觉了异样。


“那是血迹么?”T'Challa指了指Erik衣领,凑上前眯起眼睛盯着确认了会儿,“发生了什么?”


Erik抿抿嘴,并不打算蒙混什么,“那个美国佬,那个在范登堡会议上伤了你的人,他今天出现了。”


“你把他怎么了?”T'Challa像是猜到什么似的,语气降了好几个八度。


“你觉得呢?”青年反问道:“你觉得我杀了他?”他猛地感到一阵不被信任的苦涩。


“我觉得什么并不重要,我只想知道真相。”


Erik摁下停止进水的按键——洗衣机里的水已经超过最高水位了——撩圌起衣袖露出那些密集的纹身,“我杀了那么多人,不介意多杀一个人。”


T'Challa愣了会儿,“我以为你变了,”他退了一步,神情复杂地看着Erik,“看来什么都没有变,你还是那个我们一手制造出来的怪物。”


To Be Continued…

还有两三章就临近完结之际,我搞事情的心不死(喂!

以及,本宣明晚发(。

评论 ( 23 )
热度 ( 4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