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T'Challa,你可长点心吧—01—

√ Summary:好多次Ross探员瞠目结舌,一次他了然了……

√ 傻黄甜的沙雕文、OOC与BUG齐飞,请放宽心阅读以免被傻哭(等等?


《T'Challa,你可长点心吧》


01


时隔瓦坎达“政圌变”事件尘埃落定若干个月,Everett Ross再次踏上了这片藏匿于非洲大圌陆板块中富饶又神奇的国土。


两次他都是乘坐T'Challa专属飞船来的——上一次他命悬一线——所幸这回要好得多,他意识清醒,得以亲眼领略广袤草原伪装之下高度发达城区的秀丽壮观。


T'Challa以最高的礼数欢迎了这位危急存亡关头给予帮助的美国人,他在停机坪上带着一队朵拉近卫兵前来迎接他,并亲自领他到了议政厅。Ross探员隐约感到受宠若惊,不过一切尚且在预料之中:T'Challa对外社交的言行举止向来大方又优雅,他又是来交好的,T'Challa自然会回以同样的善意。


然而几分钟后,Everett Ross这位前飞行员、现任CIA特工就傻眼了。


“怎么了?”T'Challa穿过对自己敞开的议政厅大门,径直朝王座方向走了几步才发觉身后的客人没有一同跟上,他好奇地回头问道。


Ross的视线落在王座左手边座位里的男人身上。他受过良好的应激训练,内心澎湃汹涌如海啸,脸上的表情也波澜不惊,“不,没什么,”Ross咧嘴公式化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一个外来者贸然踏入他国的议政厅略有不妥。”


“我当然不会让你参加议政会议,Ross探员,”T'Challa抿抿嘴憋住了笑意——他能读出对方的微表情,“这只是个简短的欢迎仪式,献给我们尊贵的客人。”他说着,戏剧性地稍稍欠身,黑色长袍镶有瑰丽花纹的下衬跟姑娘的裙摆似的左右摇曳。


长老们与将军呈圆弧型拢在王座周围,他们频频点头附议他们的国王,包括早些时候扬言要将他喂给族人当口粮的M'Baku,现在也斜靠在王圌位右侧的座椅里向他露出和善的微笑。


除了Erik。


这个令Everett Ross出于震惊而止步于瓦坎达议政厅门口的男人,并未如其他人那般展现友好,他板着张睥睨天下的脸,仿佛身下的那把椅子就是王圌位,而他才是这个国圌家的最高掌圌权人。


Ross探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Erik,后者也回望了过来,但谁都没有出声。


几个月前“政圌变”事件中他们俩不曾有过交集,硬要扯上点关系的话,那估计只能是Erik前来营救Klaue时无差别扫射中的某颗流弾击中了Ross,令他险些丧命。


但往前追溯回去,Ross探员在CIA那会儿就跟Killmonger合不太来:他们一同执行过几次任务,Everett Ross一惯走的是尽可能不动粗不交火的老好人手腕;Erik就不一样了,他喜欢简洁明了,有时候过于杀伐果断而切断了不少好不容易抓到蛛丝马迹的线索。


这也注定了他们分歧颇深。


T'Challa似乎并未留意到堂弟与远到而来客人间的暗潮汹涌,他掖着袍子坐进王座里,骨节分明的双手轻搭上两侧的扶手,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是明媚的阳光,“欢迎你来到瓦坎达,Ross探员。”


他祖父留下的戒指与精致的戒指链在T'Challa细长的无名指上熠熠生辉。



“告诉你哥哥可长点心吧。”Ross再次来到了位于振金矿山中开凿出的试验室里。


上次被轰炸成碎片的玻璃已焕然一新。


他盯着这块强化玻璃外经由高速磁悬浮轨道运输出矿山的蓝色荧光矿石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转身,真切地对正在鼓捣不知道什么高科技玩意儿的Shuri说道:“我知道T'Challa是个好人,也是个聪明人,他怎么会把Killmonger这么个不定时炸圌弹放在身边?”


Shuri没有搭理他,她手里的装配工作仿佛缜密到令人一刻都无法懈怠。


Ross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以为T'Challa之于面前这个小姑娘来说是血浓于水的家人、又是尊贵的国王,况且她还那么拼尽全力地替他为了王圌位而奋战,这会儿却对明显犯了致命错误的兄长不闻不问放任自由了?——他快步走到Shuri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姑娘突然愤愤不平起来,“你以为我没劝过么?没用!”


所有人都反圌对给N'Jadaka一席之地,包括Erik Stevens本人,他觉得这是T'Challa对失败者愚蠢的仁慈,他不稀罕也不需要,但年轻的国王执意要给堂弟一个机会。


“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T'Challa心意已决,他剩下所要做的就是实行想法以及说服其他人协助自己,“我父亲没有给他的兄弟机会,那么就由我来给。”


“但他的父亲私通外敌,他也是,”M'Baku对不忠于族人的作法尤为不耻,“我不觉得一次濒死体验能改变骨子里的东西。”


T'Challa侧过头看了这位前不久才归顺于黄金部落统领的贾巴里首领,“亲王,要是按照这个说法,我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我也险些杀了他,那么这份杀圌戮的因子也在我的骨子里?”


“你在偷换概念,T'Challa,”M'Baku依旧直呼T'Challa其名,长老们对此颇有微词已久,当事人并不在意,更换称谓这事儿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说不过你,但我反对接纳他。”


M'Baku的发言难得获得了与会者的一致认同。


“那么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T'Challa环视了一圈所有人,他的眼睛里永远都闪烁着不会熄灭的亮光,“以及你们,给N'Jadaka一个机会,”最后他的视线回到M'Baku身上,“别用过去定义一个人的未来。”


M'Baku知道这话也是T'Challa说给自己听的:要是之前有谁跟他说他会归顺于黄金部落之下,甘于听从T'Challa的领圌导,那他肯定会觉得这人疯狂到无药可救。


可是现在呢?他正是做了如此疯狂之事的当事人,而且还心甘情愿。


这是T'Challa如何说服众人接纳N'Jadaka的第一步,每个与会者都是见证人,然而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说服亲王之子的。


Erik自然是不肯说,他先前那般坚持不接受来自堂哥的“施舍”,一转身的工夫就默认接了下来,面子上挂不住:这不能怪他,T'Challa开出来的条件太对他胃口了。


至于内容为何,暂时保密。


当然谁都扯不下脸去问他发生了什么。


T'Challa那儿也是什么都捞不出来,Shuri曾经旁敲侧击打探过,得到的却是兄长一句“你们都在心里不赞同我的做法,那又何必在意我是怎么说服他的?”


她的哥哥有时候可以相当“令人讨厌”。



Everett Ross兴致颇高地在实验室里闲逛,Shuri跟个老母鸡似的跟在身后,不许他碰这个不许他动那个——当时为了阻止振金被带出瓦坎达边境这丫头倒是随便他折腾了那台全息成像的VR飞行器——特工先生的兴致很快就被浇灭了,他无声叹了口气,准备在晚宴开始前到外头去看看传闻中瓦坎达最美的夕阳。


他暂时跟瓦坎达的小公主道了别,沿着通向外部的狭长通道朝外走,在快到出口那儿不经意撞见了T'Challa与Erik。


他们躲在一个转角处,肩比着肩小声嘟囔着什么,脸上挂着隐约却完全藏不住的笑容——上帝保佑,这是什么情况?Everett Ross在心底想,T'Challa都快窝Erik怀里去了——一派兄友弟恭的做派,全无几个月前打打杀杀你死我活的狠劲儿。


Ross把视线挪开,忍不住又看了眼,Erik的左手搂在T'Challa腰间,力度收得不松不紧,仿佛这动作操练了无数次般熟门熟路——他的无名指上有一枚与T'Challa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在室内光源下泛着内敛的银光。


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客人再次傻了眼。


Erik先瞥见了前合作伙伴,他敛起淡淡的笑意,不再熟稔地跟T'Challa轻声嘀咕,后者也立刻警觉地跟着停下了话头。


“Ross探员,”发觉有第三人在场,瓦坎达之王不动声色地轻拍开Erik搭在自己腰间的手,同时极为刻意地与之拉开了些距离,“我母亲正好让我来找你和Shuri,”他离开Erik身边走向Everett那儿,“晚宴要开始了。”


To Be Continued…

开了篇(尽情欢脱与放飞自我的)新连载,最多不超过5章w以及,打个广告(喂!

个人志《不速之客》正在预售中→ ※ 预售地址请戳我 ※ 

评论 ( 11 )
热度 ( 4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