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金蝉脱壳(上)

· A!赵云澜/O!沈巍 | 特调员X黑圌帮首领AU

· 私设如山、Mpreg描写有、OOC与毫无逻辑是常态

· 梗是他圈基友友情提供的w


《金蝉脱壳》


(上)


沈巍落网了。


消息不胫而走,不到半天时间龙城大大小小的报纸都唯恐被别家抢了先机,蜂拥在头条报道了此事。


除开熟悉内圌情的特别调圌查处与其上层机圌构,普通市民压根就不清楚沈巍是何方神圣,更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值得被圌捕后媒体如此大肆宣扬。


不过只要提起沈巍另一个“响当当”的名号,这些摸不着头脑的人们大概立马就能明白个中缘由了:沈公子是盘踞于龙城地圌下多年的黑圌帮团体“黄圌泉”的首领,虽说“黄圌泉”搞出来的大大小小的脏事从不经他的手,但每一件他都逃不了干系。


特调处设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将“黄圌泉”这颗毒圌瘤从龙城连根拔起。


赵云澜毕业没几年就空降到这儿当了处圌长,不知情的人都认定他是靠父亲赵心慈的帮衬才年纪轻轻坐拥了处级的职位;也只有跟着他一手撑起特调处的下属们心如明圌镜:他们的赵处的确有实力担得起这份工作,并且在经过好几年的努力后,昨晚他们终于将幕后黑圌手给逮住了。


“赵处,”汪徵放下电话,回头看了一圈同事们期待的眼神——他们都在等刚刚结束的审判结果——不自在地支支吾吾起来,“延期候审。”


祝红性子冲,头一个拍案站了起来,“怎么就延期候审了?这么多人证物证,他沈巍还能往外摘啊?”


赵云澜显然也不太理解,他咬了咬嘴里叼着的烟,顺手按下快要跳起来的黑发姑娘,示意她稍安勿躁,“延期多久?”


“至少半年,可能更久。”汪徵放轻了声音,似乎是担心接下来的话会刺圌激到在场的每一个人,“沈巍是Omega,还有了三个月身孕。”


赵云澜心里已然炸开了锅,不过好坏他也跟官圌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本质他依旧是个气血方刚的年轻人,遇上这种突变还是需要点尼古丁来压一下心头的邪火,“老楚,借个火。”


郭长城工作里有项任务是负责盯着他们赵处戒烟,然而这会儿,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楚恕之把打火机扔给赵云澜,屁都不敢放一个,原因有二:一是他不敢,二是估计拦了也没用。


沈巍被圌判死刑是板上钉钉的事,赵云澜甚至可以接受死缓或是无期徒刑,谁知道他怎么就凭空多了道保命的免死金牌?


赵云澜把自己摔进办公桌后的转椅里,椅子嘎吱响了声,他从鼻子里恶狠狠呼出几道烟圈,一肚子郁卒。怪不得昨天半夜沈巍只身面对特调处的围剿时那么镇定,连一星半点的惊慌与反抗都没有就举手投了降。他当时还以为“黄圌泉”的首领不是枭雄末路认了命,就是天生的孬种懦夫,怎料沈巍的波澜不惊竟是有不小底气的。


去他妈的Omega保护法。


这世道Omega快要灭种了,Alpha也是,不过Alpha比Omega的人数要多上那么些。


造物主大抵是觉着自己将人类由男女两种性别扩充为六种这事儿是个过错,现在又悄悄借由自然之手做着调整,想把六种性别再变为两种。


赵云澜身为稀有属性Alpha所剩不多的一员,却是两性别分类的支持者——本来多简单的分法,不是男便是女,整出那么多有的没的多麻烦——而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尤其是高层中某些捏着实权的老顽固:他们脑子里那种“物以稀为贵”的念头根深蒂固,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前些年出圌台的那部令不少人诟病的Omega保护法案便是他们的杰作。


说得好听点叫它保护法案,说得难听点不过就是部明晃晃践圌踏平等的文书,罗列了一纸荒唐言。上头给每个下辖机圌构都分发了好几册,意思是大家都要学习学习,赵云澜一点儿兴趣都没,往特调处图书馆里一扔了事。现在倒好,他不得不捣腾出来认认真真翻阅了。


他不能放任沈巍借由这个法案金蝉脱壳,逃脱法圌律的制裁。


赵处圌长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大半天,太阳快要落山时他重重地合上那本不算厚的保护法案,拳头狠狠往书桌上一砸。


沈巍是个怀了孕的Omega,理论上来说只要他没有直接参与重大恶性圌事圌件或是通敌卖圌国就能获得大小不等的豁免,最坏的可能性是关个几天他能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从看圌守圌所出来了。


赵云澜低声咒骂了句,手又探到口袋里摸起烟与打火机。他刚想点燃来一根,桑赞怯生生地从书架后冒出了脑袋,“赵处,这,这里禁烟,还是您,您亲自定的规,规矩。”


“……行。”赵云澜心头那股火始终就没有消下去,他起身,胡乱地把烟塞回烟盒,另一手抓起通篇狗屁话的Omega保护法案,“这本我借回去几天。”


他不信这个邪,他一定要让沈巍得到应有的制裁,管他什么Omega保护法。


———————


就在赵云澜一字一句抠着保护法中每一条条例的字眼、试图找出漏洞好把沈巍送进大牢却毫无进展之际,沈巍倒是悠闲地呆在看圌守圌所的单人病房里,读着两天前因特调处突袭而没能看完的小说。


他的律师刚离开。


现在的形势对沈巍极为有利,一切顺利的话,等明天属性报告替他的Omega身份佐以强有力的证明,“黄圌泉”的首领应该就能保释出去了,其他微不足道的惩役都能用钱摆平。


“沈先生,特调处的赵处圌长想要借几分钟时间谈谈,”值班的小护士敲了敲门,在得到沈巍的同意后她推开条门缝,小心翼翼探进了个脑袋,“要是你不愿意也可以拒绝。”


沈巍叹了口气,他正读到小说最关键的收尾处,这赵云澜就又来打扰他看书的雅兴了,“让他进来吧,再给他备一把椅子。”Omega苦笑了记,把书签夹进书里再砰的一声阖上。


“坐吧,赵处圌长,”沈巍看着赵云澜风尘仆仆走到病床前,眼神跟钳子似的夹圌住他不肯松开,便抬手指了指护士摆在床边的椅子,“我想你可能不止就留几分钟。”


沈巍看起来的确没有几个月前那么有精神,赵云澜的脑子里滑过这么个念头,也许是他肚子里不知道谁的种在与他争夺这具不算壮实的身躯里的养料,但……


Alpha抿了抿嘴。


但沈巍还是很好看,轻微的病态非但没有折损他姣好的外貌,反而平添了不少令人想要搂进怀里的保护欲。


沈巍自然察觉到了赵云澜不同寻常的探究目光,他轻笑了声,“怎么,赵处圌长是哑巴了?


赵云澜如梦初醒,“沈巍,我知道你在琢磨着怎么全身而退,”他清了清嗓子,“我告诉你,我能抓你进来一次,就能抓你进来第二次。”


“我当然相信你的本事,”沈巍依旧云淡风轻的端方君子模样,“不然你也不可能短短半年时间就爬到‘黄圌泉’的中层,是我大意了,不过……”他朝赵云澜露出一个极为柔和的微笑,连镜片后漂亮的眼睛里也满是笑意,“你不肯放过我,没关系。那能放过你的孩子么?”


赵云澜耳边响起一阵可怖的轰鸣,“你,你说什么?”


“这孩子是你的,”沈巍抚上自己的下腹,声音里泛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带着残酷的母性,“你忘了三个月前对我做过的事儿了么?”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63 )
热度 ( 8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