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Hannigram+Brownham】Gift/馈赠(ABO设定)1~2

从第一季开始重看汉尼拔整个人跟嚼了炫迈一样停不下来!

阅读前注意事项
1)原作粉碎机,安定的OOC与BUG漫天飞,事件、时间线有大幅度改动
2)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正(gouxue)剧
3)有许多夹带私货的二设

Summary:Hannibal(失手)谋杀了自己的孩子……

此处为删节版,完结版请戳我w

< 1 >

“只能递给他柔软的纸张,钢笔不行铅笔也不行。” 打开最后一道戒备森严铁门的巴尔的摩精神病犯罪医院职员,按捺不住好奇心地偷瞄了几眼从他面前走过的男人,当然他没忘记重复着对每个访客说过的、一成不变的叮嘱,“不要接受他给你的任何东西,不要让他碰你,你也别去碰他。”


Will的目光在透明的玻璃墙后映出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你换了须后水will. ”Hannibal放下手里的书,那是一本意大利文的《流行》杂志。“没之前那么糟糕,”他优雅地转身,仿如聚光灯下的演员,即使此刻他身上穿着与品位丝毫扯不上关系的白色连体服,“依旧不尽人意。”

“你知道我为了什么而来。”Will走到距那层钢化玻璃两三步远之处止下了脚步,“Dr.Lecter.”

“我很高兴你来了,”Hannibal也朝透明墙面靠近了些,“你看上去比我们在一起时年轻了不少。”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Dr.Lecter.”卷发的青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紧紧攥住搭在胳膊上外套的一角。

“我猜到了。”Hannibal极具洞察力的目光赤裸裸地在访客身上徘徊,“你可以继续唤我的教名Will,”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3年的分离不至于拉开如此遥远的间隙,考虑到我们曾经那么亲近。”

“我为了芝加哥和水牛城的事件而来。”Will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疏离感,他是故意的,故意与对方保持淡漠——直到与Hannibal再次见面他才意识到对方的影响仍然深刻残留着。

“你想知道他是如何挑选家庭的。”Hannibal又向前迈了步,几乎要贴上阻挡住自由的玻璃墙,他贪婪地观察起焕然一新的Will Graham——这个Omega一丝不苟地刮干净了每根胡渣,令其看上去前所未有的青涩与年轻;他闻起来是薄荷叶和茉莉花,从未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有些其他气味污染了他。

“我能说些想法,不过在那之前,”Hannibal眯了眯眼睛,浅棕色的眼底闪过一道不知名的暗影,“告诉我,你是如何挑选你的家庭?”

“若我不回应这个问题,” Will迎上对方探究的目光,“你会拒绝回答我的问题么Doctor?”


Hannibal不置可否地挑了下颜色极浅的眉毛。
“我并不拥有家庭。”Will轻叹了口气,“还算不上家庭。”

“我猜,你的Alpha很年轻。”Hannibal像是预料到了回答的内容,“你用了他的须后水,被他的审美与衣着风格所影响,”他探出鼻尖又细细地嗅了记,“你收养流浪狗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四只?”

“三只。”Will出声纠正了Hannibal说错的地方,“他是我的学生。”他敷衍地说了些无关痛痒的情报,“我没有‘挑选’他,我只是‘遇到’了他。”

“真甜美。”Hannibal平淡无味地对这段描述做了个总结,“你觉得你能成为个好父亲么?”

“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Omega眨了眨眼睛,“Doctor.”

“把案卷给我,”Hannibal走到一边,那里有个用来投递书信及食物的类似于老式邮箱般的窗口,“一个小时后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讨论案件。”


Will拉开小门将资料塞过去。
他借着此处与另一侧空气的流通,嗅到了混有雪松的熟悉檀香木气味,这是Hannibal信息素的味道;一些画风闪过脑海,他蹙着眉把它们一一驱除了出去。

“我们本可以组成一个家庭Will.”Hannibal弯腰接过那些纸张立刻又挺起了背脊,Will在望过来的眼神里甚至读到了丝谴责,他继续攥紧着衣角,指甲透过单薄的布料尖锐地抵在手心,带起些刺痛,“我给过你机会。”

“那不叫机会Dr.Lecter.”Will合上小门,向后退了几步,“一小时后我会再来。”

“你做不了好父亲。”Hannibal的话硬生生拖出了Will准备离开的脚步,“以此作为我对你家庭的预言,”他伏在玻璃墙上,压低嗓音说道,“当孩子占据了你所有的生活,当生活变得琐碎无趣,当你与你的Alpha变得相敬如宾。”

“想想我。”


Will在一段距离外沉默地看了Hannibal一会儿,隐藏于黑色框镜下的灰绿色眼睛轻颤了一下,“不,那不会发生。”


他想告诉Hannibal一件事。
然而他忍住了,他选择告诉那人另一件事,“我不会有孩子。”


“你夺走了孩子降生的可能性。”
Will感到由腹腔贯穿至下胸腔那道已经愈合的疤痕,隐隐地疼了起来。

< 2 >

Hannibal端正地坐在圣彼得教堂大厅里那些长椅的最前排,身后零零落落有些前来礼拜的教徒。 

他阖起眼睛任唱诗班吟唱《赞美真主》的旋律溜进耳廓继而振动起鼓膜,一周前Will临走时留下模棱两可的话语,如坏掉的指示灯般间接性又毫无规律可循地脑海里闪烁起来。

第三曲终了之际,一阵怀念而熟悉的茉莉幽雅地飘了过来。他鼻翼微翕,它纠缠着新鲜迷迭香和清新海水的咸涩味。
Hannibal对后两种味道还算得上中意,可他并不怎么喜欢在第一种味道里分辨出它们。


“午安,Dr.Lecter.”Will无声走到Hannibal身边,安静地于同一把长椅上落了座。
“他们告诉我你希望与我,”他伸手弯了弯双手食指及中指的关节,“‘聊聊’?”


Hannibal Lecter的蓝灰色格子西装有些眼熟,银色的领巾放弃了传统的一字形,时髦地拢成了三角形并整齐地置于左胸前的口袋里;外套与蓝条纹衬衫间以浅银斜纹式样的酒红色领带系了个双温莎结;与外套同样花色的西装裤下是一双带着浓重宫廷风的尖头皮鞋,鞋尖的黑色完美过渡到中后段的暗红色——Will对男士穿着缺乏研究,这些是他借由观察得到的所有信息。 



这天本该是初秋里一个悠闲惬意的周六。

(完整版戳我w

“院子。”Hannibal唐突地蹦出了个单词。


他们周围明亮的环境猛地一转。
灰暗的色调提醒着Will,此刻身处的并非梵蒂冈那座扬名世界的教堂,而是巴的摩尔出名的精神犯罪医院里。


“他们总喜欢把案发现场翻个底朝天,继而忽略摆在面前的一些东西,”他盯着Will略带疑惑的眼睛淡淡一笑,“那两个受害家庭,他们是否有相对封闭式的院子?也许还种上了树,令外人难以窥探其中。”

“你是否联系过他,”Will未直接就对方的推论发表什么意见,“另一种问法,他是否联系过你?”

“目前为止,没有。”Hannibal说得很是暧昧,“为何突然这么问。”

“我没有提供给你新的信息,而你在一周后才得出了个早该于拿到案卷当天的推断,”Will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与你的能力不符,我怀疑你有所保留或是,凶手和你说了什么。”

“我将这当作赞扬,”Hannibal贴到玻璃墙前,“不过你想太多了Will,这个推想源于一封来信。”

“来信?”Will知道Hannibal身陷囹囵依旧享有严密监控下的通信权,“谁寄给你的。”

“你我都不认识的人(Nobody)。”



与Will Graham久别三年重逢后的第三天,Dr.Chilton趾高气昂地踏进了关押着Hannibal的地下室。

“我来送封信给你。”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幸灾乐祸的微笑,“恐怕你不认识寄信的人,可我保证你和他的Omega关系很熟。”

“谢谢你Frederick,”Hannibal坐在角落里,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你可以放下它然后离开。”

“我还挺想看看你读完这封信的表情Lecter,”Dr.Chilton“砰”地一声关上了书信口的铁质小门,“但我很忙。”



Dear Dr.Lecter,

Hannibal展开信纸时,闻到了Will信息素的气味,他眯了眯眼睛,眼底闪过道黑暗的影子。

抱歉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这将是封非常简单而仓促的信。

你尽可以取笑我,毕竟我捡起了你抛弃的Will,可我察觉到你有将他带回去的意图。
牢狱生活大约令你与外界脱了节,我只想告诉你,这么做是极为粗鲁的。


收信人的目光在“粗鲁”一词上停了几秒钟,淡色的唇抿出道意味深长的弧度。

当你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蹉跎生命时,我会标记Will.
我会成为Will的合法伴侣。
拜你所赐,Will无法生下我们的孩子,但我们已着手寻找那些孤儿来领养。
我将抹去你于Will心里残留下的任何东西。

祝,过得愉快。

Yours,
M.B
PS:半年后我将与Will举行婚礼,请帖随信附上,欢迎参加。


Hannibal拒绝招供的话,谁都翘不开他的嘴。
“我会去调查那两家的院子,” Will轻叹了口气,放弃继续追问寄信人的信息,反正信件都会经过Dr.Chilton逐字逐句的检查,“有其他发现你可以随时要求与我见面。”

“那样或许会打扰你准备婚礼,”Hannibal平静地对着Will转身离开的背影低语道,“你打算隐瞒我这件事么?”
“半年后,考虑到你无法参加我本不准备提起。” Will背对着他停下脚步,“若你在意的话,下次我会给你捎来请柬。”
“Please,”Hannibal浅棕色的眼睛盯着Will的后背,仿佛这么一来就能看穿对方似的,“我一定会去参加的,Will.”

未完待续

评论 ( 3 )
热度 ( 7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