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あなたには退屈しのぎに足らぬ滑稽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Hannigram】Hide and Seek(双标狂魔梗)>>>1

√双标狂魔!Hannibal/恃宠傲娇!Will
 √Murder Husbands向

☆更新以SY为主,lof用来做整合w

背景:Will发现了Hannibal的真面目但谁也没告诉,因为他已被其同化。
 两人互相扶持,隐藏于警务系统之下

@Tepes 爆肝赶在中秋节搞出了一发短小的福利(rouzha)~我可以安心出去浪啦

 

>>>1

“Hannibal?” Will轻颤着细长的睫毛睁开了湖绿色的眼睛茫然地四下扫视了圈,睡意给它们蒙上了层醉人的水汽。
 他支起由休眠状态恢复过来的躯体,黏腻的汗水浸湿了灰色的纯棉T恤,身下纯白的床单也留下了难堪的水渍。

“你醒了Will.” Hannibal左手平稳地端着托盘,右手推开半掩的卧室门,“我替你煮了汤。”
 他平日里以发胶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暗金色短发此刻服帖极了,比上身那件枣红色的粗呢针织衫还要柔软上几分:大概没什么人见过Dr.Lecter如此休闲的打扮,他们对他的印象永远固定在做工考究花样繁琐的西装三件套上。

年轻人默许对方踩着厚实的暗红色地毯向自己走了过来,他的前心理医生舀起一匙泛着诱人香味与油光的热汤先凑近轻吹了几口再移他面前。Will探出舌尖,粉嫩的肉块试探性地尝了尝滋味才顺从的张开过于红润的唇瓣一股脑儿地吞了下去。

“很好吃。”
 “乌骨鸡汤,以枸杞人参姜片及红枣作为佐料。”Hannibal喂了第二口,“那是种黑骨的禽鸟,因其药效从7世纪起在中国就备受推崇。”Will咽下可口的药汤,“据我所知这是专给女性准备的,”他对着侧身做在床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尤其是生产过后的女性。”

“你可能比产后的女性还要虚弱,” Hannibal勾起嘴角露出坦然的微笑,“突发而反复的高烧说明炎症的存在。”
 他在床头柜上放下对方喝了几口的汤碗,拿起置于托盘之上的手巾替Will擦拭嘴角,“我建议你去接受检查。”

“他们什么都查不出来,他们只会继续做检查。”Will将汗津津的脸埋到手掌里,“继续给出错误的诊断和没什么大用的药,但他们查不出任何问题。”

“可你也清楚自己哪儿出了问题。”Hannibal像抚慰个不愿去医院孩子那样压低了声音,“还记得之前我带你去的酒会上遇到的Dr.Sutcliffe么?”

Will默默点了点头,“你希望我去他那儿做个全身检查?”

“核磁共振就够了,困扰你的应该是脑炎。” Hannibal贴近体温过高的情人,轻吻起他浮起薄汗的额头,Will先是为温度偏低的嘴唇颤抖了下,随后却沉醉地将自己推向对方,“我能闻出来。”

“它闻起来是怎么样的?”Will伸出双手环上Hannibal的胸膛,他小心翼翼生怕汗水弄湿了那人干净整洁的衣物,而Hannibal毫不犹豫把右手插进Will湿透了的卷发中,掌心抵着后脑勺将他按进自己的怀里。

“你该放开我,你最讨厌汗水的气味。”
Will眼前飘过一个精壮高个子的白人身影——那是他们几天前晚餐食材的提供者。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是家西服定制店的服务生,他在交给Hannibal替Will购置的礼服时不慎将手心里的汗水擦到了Hannibal的衣角上,并未留下明显的痕迹。

可这已经足够粗鲁了。

Hannibal拎起装着Will生日礼物的纸袋,“能给我张名片么?”

“是的。”Hannibal不假思索地回答道,“社交中不论出于任何理由你都不该把自己的汗水擦到别人身上,这很粗鲁。”

“可我已经蹭到你身上了Hannibal.” Will抬起水雾蒙蒙的绿眼睛盯着拥自己入怀那人的浅棕色眼睛,“你会因为我的粗鲁而把我当成晚餐么?”

“你是病人Will,这不是你能控制的。”年长者轻抚起Will的发根,继而留恋于后颈、耳后及颈侧温热的手感,“但我依旧非常乐意将你作为’晚餐’。”

Will听出了这句话里的调情意味。他哼笑了声,阖起眼睛蹭着Hannibal飘满清爽气味的针织衫,“告诉我脑炎闻起来是什么样的?”

“它有热量,”Hannibal描述起来,“是一种温热的香气。”

“你喜欢它么?”Will感到一阵热意涌了上来,就像寒冬腊月里灌下口伏特加那般由内部辐射出来那样,他知道这是体温即将再次上升的迹象。

“说实话,我很喜欢。”Hannibal自然也察觉到怀里的温度攀升了起来,Will不安地扭动了下上身,似乎承受着什么煎熬,“可脑炎会折磨你的肉体。”

“那是我不喜欢的。”

Will是被团暖洋洋的热气唤醒的。
 他以为又将面临湿透的睡衣与床单,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比想象中要整洁得多。

青年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这并不令人意外,他的眼睛可能肿得很厉害,鉴于昨天夜里他在Hannibal怀里哭了好一会儿。

“Hannibal.求求你。”Will呜咽着央求起对方。
 高烧带来的影响糟透了,退烧药压根起不了作用,安眠药或镇静剂才是他需要的,而Hannibal有这些东西,“就一点,至少让我安稳睡过今晚。”

“恐怕我得拒绝你。”Hannibal罕见地回绝了Will的要求,“药物会对明天的检查数据产生影响。”

Will像个耍赖的孩子抱紧Hannibal执拗地拉扯着那人的衣摆,“我不记得答应你去做检查。”

“你默许了Will,不然你该直接拒绝我的提议。”Hannibal总能按自己的意志行事,看起来还该死的不带任何“强迫性”,“我替你预约了明天下午。”

“不,不!”Will的声音里染上了丝哭腔,就他来说这算得上尺度颇大的性暗示,因为Hannibal曾表示Will哭泣的声音会令他不由得联想起后者性爱中达到高潮时的动静。

一道阴影闪过Hannibal的眼底,“你真是个狡猾的男孩(What a cunning boy you are.)。”他抿了抿嘴似乎在斟酌什么,末了这个男人温柔地回握住Will攥紧衣角的手,“我不会给你药,但我能陪着你。”

Will明白这是最终审判了,Hannibal打定主意便不会轻易更改。
 他汗湿的额头抵在Hannibal胸口,闭起眼睛试图坠入梦境,可他难受极了,仿佛为地狱业火灼烧般滚烫,尤其是右侧的头颅如密密麻麻的针同时刺下又拔出一样疼得作呕,“我很疼,Doctor.”

“疼痛才令人切身体会到活着Will,”Hannibal轻咬起他的耳垂,普通某种安抚,“你能撑过去的。”

Will终于忍不住抽泣了起来,他瞪着失神的绿眼睛任由泪水从眼角漫出来冲刷起痛楚,它渐渐柔缓下来不再疼得尖锐,直到哭累了Will才勉强陷入了看似安稳的睡眠。

“早上好Winston.”毛团压到裹在棉被里的饲主身侧,亲昵地舔了舔他的脸颊,热气倏得喷到Will脸上,类似于Hannibal舔吻他时的触感——Hannibal不会喜欢拿来与宠物狗做比较。

Will掀开被子抱着Winston下床时为这个想法轻笑了起来,那人应该不会介意自己这么想的,Hannibal对他总是有着无限的宽容与耐心。

核磁共振的结果证实了Hannibal的猜测。

“你的嗅觉能力已经从分辨护士的香水升级到这个地步了?”
Dr.Sutcliffe盯着报告难以置信地瞥了眼正聚精会神观察着玻璃那侧穿着检查服的Will,“诊断自身免疫性疾病,没开玩笑?”

Hannibal不置可否地歪了下脑袋,“你该做的是开份对症下药的药方。”

“他还处于早期阶段并没那么紧急。” Dr.Sutcliffe试图委婉地表述“再拖阵子也无妨”这类违背符合职业道德的打算,“你说过Mr.Graham有着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他的更为鲜活与活跃。”

“Will的问题是镜像神经元过量。”Hannibal侧过眼睛盯起身边的男人,眼底写满了“劝诱”,“能够研究这样的大脑在病变情况下所产生的心理效应的机会少之又少。”

“能研究其神经学影响的机会也没多到哪儿去。” Dr.Sutcliffe了然地一笑,他以为Hannibal与自己想到了一起。

“Will Graham只能接受我的分析与研究。”Hannibal朝着老同事无声弯了弯嘴角,却让对方毫无由来地打了个冷颤,“请记住这点。”

巴尔的摩心理协会举办的冷餐会上遇到Hannibal和Will时Dr.Sutcliffe就揣测过两者间的关系,这之前他一直把他们当成普通的医患关系,可心理医生不会带着病人来出席这样的场合,这不合规矩。直到无意间目睹了Hannibal旁若无人地将Will按在更衣室边的墙壁上肆意亲吻起后者的嘴唇,Dr.Sutcliffe才意识到几分钟前自己当着一对情侣中一人的面提议要研究另一方之事,无礼至极。

“Dr.Sutcliffe不是第一个这么打算的人。”Will倒没将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我甚至可以给你张曾经想方设法想要研究我的那些人的名单。”“请务必给我一张。”Hannibal放慢车速,平稳地将车停进了他的院子里,“Dr.Sutcliffe的名片我很早就收在名片夹里了。”

【中略】

“想再弄脏我一次么?”


To Be Continued

碎碎念时间:

个人最喜欢ver1.0的拔叔和茶杯间的感觉,一直脑补他们不经历相杀只经历同化融合后在一起的画面萌得在床上滚来滚去,于是就有了这篇谈恋爱秀恩爱再买买菜(?)的拙文。
 我设定下的拔叔,说直白点,有着连环杀手共有的自恋,他将茶杯视作另一个自己。他很难理解“爱别人”这个行为,却可以本能地“爱自己”,这样自然而然会特殊对待茶杯;
 而茶杯常年游走于灰色地带不为人真正理解,不是将他看作异类就是潜在犯,要不是意志坚定我觉得早就走上歪路了,直到遇到拔叔这个“掰弯”大手(专注卖安利几十年),还未抵抗几分便彻底沦陷。

评论 ( 23 )
热度 ( 10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