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BvS蝙超】抑制发/情有效性研究报告(非正统ABO)中篇

※本蝙X亨利超

后BvS背景(S存活),安定的OOC、BUG漫天飞以及原剧粉碎机预警

上篇见→http://nicho-lee.lofter.com/post/1cb2fe71_a7305a0

随缘真的是随缘了,连翻了墙也打不开【手动再见

(中)

布鲁斯拿过车钥匙就把司机打发走了。
克拉克稍微有些眩晕感,不算严重,他还能跟在对方身后一路走到停车场里;可与布鲁斯在相对封闭的车身里呆了一阵子后,症状明显加剧了。

冰冷的气味飘散在他们周围的空气中,越积越多。车内的通风系统运作良好,然而克拉克眼前仿佛蒙上层雾似的迷糊,他阖起眼睛又睁开,湿气积聚在眼角那儿沁湿圌了眉目,直到他降下车窗放进些新鲜空气才好受点。

“我们要去哪儿?”克拉克侧过靠在副驾驶座头枕上的脑袋看了眼布鲁斯。

“我的实验室。”暂代司机一职的男人回望过来,“你还好么?”

克拉克不在乎地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是你研究那辆怪车的实验室?”他用带着歉意与笑意的语调说着,“抱歉我把你的车顶掀了。”

“不是,我有很多实验室。”布鲁斯的车稳当地穿梭于就这个时间来说略嫌拥堵的道路上,幸好克拉克确如其所言几乎没有表现出人类那般的发圌情症状,不然他可能就要直接叫一架直升机到篮球场边候命了,“你该道歉的不止这一件。”

克拉克不明所以,“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还弄坏了你什么东西?”

“你得自己想起来,克拉克,不然所谓的歉意就没什么意义了不是么?”布鲁斯回应得暧昧,他打着方向盘左转进了条不起眼的小路。

 

在他们到达韦恩集团新购置的一家生物实验室剩下的一小半路程里,克拉克仔仔细细将他与布鲁斯遇见后所有发生的事回顾了遍,对于还有什么需要他致歉的事毫无头绪,他甚至怀疑起这是对方一个捉弄自己的小玩笑。

不过这种重要度不高的事很快被他抛到了脑后,有更紧迫的“危机”亟待他面对——“危机”来自于其自身,这次的发圌情期前所未有得来势汹汹,即使是习惯了一直以来平淡发圌情期的超人也意识到不对劲:问题出在气味上。

 

“布鲁斯,你能闻到么?”金属门在他们身后无声闭合。
克拉克转身看着对方褪圌下西装外套,松开领口拉去领带,“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它闻起来冷冰冰的,但又……”他微微蹙起眉头,想来是找不到好的语句来描述。布鲁斯挑了下眉毛像是被哪个词触动了神经,他不知道第几次上下打量起克拉克,似乎自己这么做就会有些惊人新发现似地缜密而仔细,“什么时候开始的?”

“球赛快结束的最后一两分钟里?”克拉克默许布鲁斯拉近了他们间的距离,但很快他就后悔了:随着后者的逼近,气味愈发清晰,他甚至觉得那些气体分子生出了手,狠狠扼住了自己的脖颈、手腕与脚踝,也在这一刻,他总算意识到它是什么了——布鲁斯的信息素,即使它闻起来更像蝙蝠侠的。 

“你会使用抑制剂。”这个本该带着采访稿赶回报社、却为被采访者带来的小记者防备性地退后了一步,“可我还是能闻到你的味道。”

布鲁斯能感受到对方突如其来的的戒备,虽然它向来存在但自他救下克拉克的母亲后便稀薄得可以忽略,“我服用极少量抑制剂只为了阻断发圌情,屏圌蔽气味从来不在我的计划里。”

他向黑发青年又走近了些,而那人不知为何逃避似地后退着,直到腿侧撞到类似于诊疗室用的移动推床时才停下来,“你对我的信息素有反应?”布鲁斯商人方面的精明此刻一览无余,“它让你不舒服,还是……”他看着克拉克脸颊浮出可疑的红潮,心里已经明了了几分,“你该躺着休息会儿,我马上回来。”

 

克拉克的背脊上泛起一身薄汗,照理说他不会出汗,此刻汗水却一路蔓延到颈后、耳侧与鼻尖,汗水推着眼镜往下滑了滑,青年抬手正了正它,松手却又滑了下来。

他放弃似地摘掉了掩饰身份用的框镜扔到一边。

从来没有一个人的信息素能像布鲁斯的这样“摧圌残”他,他全身烫得快要烧起来,而布鲁斯闻起来凉凉的,克拉克不得不动用全部的意志力才压下想贴到对方身上的冲动。

 

不不不,不该这样子的。
他不该和个人类Omega一样被Alpha逼到如此地步。

 

克拉克头一次知道自己体圌内能出来这么多水,汗水刚风干一些又泛出来,黑色的衬衫早就湿成从水里捞出一样,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他的牛仔裤湿圌透了,不是出汗造成的,克拉克不想去猜测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布鲁斯回来的时候,克拉克已经解圌开了衬衫所有的扣子,结实的胸膛随着过度的呼吸上下起伏。他把手里的合金箱子放到离床头不远的置物架上,“我想你应该准备好了。”

克拉克的目光扫过布鲁斯落到上了指纹锁的金属箱子上,他很清楚那里面藏着什么,但他坚定地点了点头,一滴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圌体从眼角无声滑落到发根里。

布鲁斯见识过氪石对克拉克的影响,即使隔开了段距离也没缓解多少,后者急促的呼吸瞬间成了哮喘发作时那般歇断断续续的喘息。

青年昂起脖子试图汲取更多氧气,他的后脑勺与腰圌臀处支撑起身体,背脊曲成弯弓,喉结随着过速的换气而颤圌抖。布鲁斯无法知晓氪石到底起了作用还是让事情更糟,他按上对方汗湿的额头,掌心的温度烫得吓人,“告诉我是否起作用了?”总裁先生丝毫不在意袖口被沾湿,他抽圌出衬衫口袋里折叠整齐的方巾替克拉克拭去了额角的薄雾似的汗水,“就我看来情况只有恶化了。”

 

克拉克觉得自己的肺遭受着挤圌压,就算他尝试不去呼吸也仿如两柄利剑插在胸口。痛苦确实分散了些发圌情期的热度,但正如布鲁斯质疑的那样,他无法分清是氪石起了抑制圌作用还是疼痛弱化了对于情热的辨识度:感觉有时候就是这么不靠谱的东西;但他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再次闯进安全距离里的Alpha信息素撩圌拨得他饥圌渴至极,“出去……”他听见自己扯出的声音如干涸到开裂的旱地,了无生机,“当这是个请求。”

布鲁斯不得不俯身凑到那人嘴边才听清这句话,想要起身的动作停在了那儿,“得有人看着你,”这座实验室的主人尽量不让自己听上去不愿离开,他毫无趁虚而入的意图,“等阿尔弗雷德过来我就离开,很快。”

 

克拉克无暇去问一句阿尔弗雷德是谁,他被欲圌火烧得神志不清。黏圌腻的液圌体缓慢却不曾停歇地附着于某条隐秘的通道由深处缓慢流圌出,如微弱的电流一阵阵刺圌激起神经,所流经之处火烧火燎地发着烫,“唔嗯……”青年熬不过蔓延开来的灼圌热感蜷起身圌体,喉圌咙口这时挤圌压出细碎的低吟。

 

“克拉克。”布鲁斯退开前轻声唤了对方的名字以确认那人神智尚清,既不能留在他身边,也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我会尽可能远离你,直到我的管家来代替我看着你为止。”

黑发青年用漂亮的眼睛盯着布鲁斯看了会儿,他的眼神有些游离,但明显他正在努力收拢那些被发圌情与氪石打散的理智,鼻腔的黏圌膜里残留着的Alpha信息素依旧产生着干扰,甚至影响到他做出判断的速度,可最终,对普通人来说不过几十秒,而对克拉克来说好似被无限拉长的时间后,他终于短促地点了点头。

布鲁斯走开时未过问克拉克的意见就随手合上了装有绿色氪石的盒子,这个决定可能有些主观,可他真的不觉得氪石对缓解眼下的混乱有什么作用。

克拉克死死抓着床沿,咬牙等待这波浪潮消退下去,即使都不确定自己的发圌情期是否与人类一样有间歇性,他低喘了声,甜腻而细碎的呻圌吟零零散散飘了出来,细微的快圌感如蚂蚁般爬满了全身,他忍不住俯身以挺圌起的下圌身轻蹭起床单,却无法解救其于欲圌火之中——他成了团火苗,每一秒的等待则化为一颗颗星火溅开来,炙热而猛烈地灼烧着他。

蝙蝠侠没有超人那样的透视眼,他看不到背对着他的克拉是何种表情,可他能听到。

 

他得到克拉克那儿去。

不行,那样克拉克会更难熬的。

这组矛盾的想法如拉力与阻力将布鲁斯卡在了原地。

“布鲁斯。”
克拉克的声音听起来找回了几分平时的感觉,他甚至支撑着坐起了身,看来是恢复了些力气,

“我想你是对的,”可虚弱依然存在,他句尾的气息漂浮不稳,“氪石帮不了什么忙,抑制剂也没用。”黑发青年的语速有些快,像是在追赶什么似的,事实上他确实在赶时间,超人处于前一波热潮趋于平缓的时期,“我得趁下一次神智不清前和你达成些共识,”他蹙起眉头像在思考什么难题,“你可以……”克拉克最终选择了个委婉的词语,“碰我。”

 

突如其来的寂静席卷了他们。
打破这阵寂静的是金属门外一记清晰又略显刺耳的系统提示音声:门外有位访客来了。

 

To Be Continued

嗯,就我所知酥皮拆了老爷的卫星、楼以及蝙蝠车【。

但估计酥皮只知道最后那个吧2333

评论 ( 55 )
热度 ( 69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