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BvS蝙超】Don't threaten me (With a good time)

《Red Like Roses》后续

大概勉强能算流血梗系列2?【喂

 

《Don't threaten me (With a good time)

驱车赶到大都会外那个小镇子的公共墓地时已临近深夜。

借着墓园外昏暗的街道灯与撒了一地的月光,布鲁斯踩上丛生枯草间的小道走向克拉克的墓碑:他独自来过很多次,以至于闭起眼睛都能摸索到正确位置。

 

玛莎·肯特瘦弱的手指紧握着铁锹站在儿子的墓碑边,浑身因为“期待”发颤,克拉克下葬那天她也不曾如此失控过。

 

也许失去儿子的母亲都会有这般错觉,以为她们的儿子并未死去。所以当布鲁斯收到玛莎“我听到了克拉克的求救声,韦恩先生您能帮帮我么?”的请求那刻即使觉得不现实,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不可能狠下心肠告诉那位老妇人你的儿子确实死了,我亲手替他阖上了死不瞑目的眼睛。

 

这个外人看起来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挽起衬衫的袖口,接过玛莎手里的铁锹挖开克拉克墓碑边第一捧黑土,布鲁斯内心无数遍告诫自己这么做只为迁就一个母亲,他无心、也本不愿打扰克拉克的长眠。

 

布鲁斯懂得死去亲人的心情,最开始他也经常幻想哪天母亲会挽着父亲的胳膊踏进韦恩庄园的大厅走到身边,向他露出熟悉到令人安心的微笑。

即使托马斯和玛莎死在了他面前,这个小男孩也不住地如此想象,可很快幻想就遭到现实的碾压,布鲁斯接受了残酷的现实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克拉克的母亲也会不得不做出这个选择,不过是时间问题。

然而这次布鲁斯的“经验论”出了错,最初蝙蝠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直到有什么断断续续刻划木板的微弱声音从盖在棺圌材上愈来愈浅的黑土中隐约飘出时他身形顿在了那儿,接着他抬头看了眼玛莎,她明显也听到了这个动静。

 

布鲁斯毫不犹豫地跳进挖开的坑里,轻巧地落在以长钉牢牢钉死的木棺上。

他忘记了该有的戒备心,要是有谁这时从上面倾倒下一堆尘土或是其他什么,布鲁斯·韦恩可能就交代在这儿了。

 

撬开一颗钉子,棺木里面的动静更清晰了,他催促自己加快速度,卸掉所有长钉后布鲁斯猛地掀开木板:克拉克平躺在里面,不再是一动不动的僵硬。

青年似乎对突如其来的光源有些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即使这光线暗得不像话,然后克拉克看见了布鲁斯,布鲁斯也看见了洒落到克拉克眼底的星光。

 
有些瞬间你永远也记不住,某些夜晚你可以铭记一辈子。

布鲁斯想,今晚属于后者。

 

蝙蝠伸手握住了超人的手腕。

习惯黑夜的男人眼尖地瞥到对方指尖上渗着血迹、手背及手腕处也有少许擦伤,“欢迎回来。”他赶忙松手俯下身体改用手臂搂过青年的肩膀将那人扶了起来,“知道我是谁么?”布鲁斯语气轻柔地如情人间的低语。

 

克拉克皱了皱眉头,可能没太听清这个问题,他嘶哑地唤了个名字:布鲁斯。超人的神智还算清醒,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状态不好,黯淡的月光下青年原本透着生气的红润双唇此刻失去了血色惨白一片。

 

把克拉克从玛莎那儿带走费了些口舌。

“玛莎,我保证会照顾好他的。”刚经历失而复得的可怜母亲极度想要留下克拉克,虽然她也清楚自己除了守着他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而布鲁斯承诺会还给她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相信我。“

 

她望着那个男人蓝棕色的深邃眸子,最终点头同意了。

 

 

布鲁斯带着克拉克从秘密入口的升降台掩人耳目地回到住所。

他家大门口永远不缺狗仔。他无所谓那些人在报纸上怎么写,不过要是被谁看出来自己扛着个本该以身殉职的男人回家,不论他平时给GCPD塞了多少赞助也不得不和戈登去‘聊会儿天’了。

 

阿尔弗雷德作为管家来说身经百战,见惯了大风大浪,就是替他家少爷的伤口缝针眉毛也不会动一下,“您没穿战衣就出去了,”他听见升降台运作的声音便从一堆线路板里抬起头,“请告诉我您是去……”

 

“约会”这个词硬生生卡在了那儿,“需要我帮什么忙么?”阿尔弗雷德清清嗓子转了话题,“您身边那位先生看起来不太舒服。”

 

布鲁斯摇摇头,他先前抵着克拉克腰侧的手转为牢牢搭住,以防大半个身子都靠在自己怀里的男人脚一软滑下去,“事实上有件事你能帮忙,阿尔弗雷德。”等布鲁斯半拖半拽着克拉克走上螺旋楼梯后冲楼下的管家关照了声,“不管你听见什么动静都别过来。”

 

 

克拉克浑身散发着死亡的腐朽气息。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下葬日换上的,沾满了尘土与汗水的味道,翻卷出的白色衬衫袖口倒出乎意料得平整与干净。布鲁斯决定带他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顺便抽个空去查阅下莱克斯数据库里是否有哪个不起眼的批注写了如何照顾亟待修养生息的氪星人。

 

布鲁斯让克拉克靠在自己肩头,手指钻进他们几乎要贴上的胸口解圌开衬衫扣子,之后将那人的上衣抖落下来。他们早就有过了肉圌体关系,这样的行为并没生出多少尴尬,就连布鲁斯扶着青年坐到浴缸边,着手扯开皮圌带拉下长裤也如同发生了很多次似得稀疏平常。

 

克拉克顺从地任由对方将自己轻柔且缓慢地放进了盛满水的金色浴缸里,水温带回了些生气,可他更需要的是阳光,“明天的天气怎么样?”

 

布鲁斯单侧身坐在浴缸边,探进水里试温度的手因这个莫名的问题暂时停在了那儿,他不解地望向克拉克,“阴天,我猜。哥谭的天气总是算不上怡人。”克拉克似乎有些失望,“那我明天得回大都会。”

 

“熟悉的环境确实有助于恢复,但你留在我身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布鲁斯误会了克拉克的话,他以为对方不想与自己呆在一起。

 

“我只是需要去晒晒太阳,布鲁斯,那会让我很快地恢复。”克拉克倒是难得听出了这层话里音,他动了动脖子好让自己舒服地靠到布鲁斯的腿边,“而且我不能留在大都会,至少在想好如何解释超人和克拉克·肯特复活前我得找其他地方呆着。”不知是否出于错觉,布鲁斯觉得克拉克用鼻尖撒娇般地蹭了蹭他的裤缝处,“你肯帮忙的话就省去一个麻烦了。”

 

年长的男人挑挑眉毛,低头看了眼克拉克,后者正好也抬起眼睛望着他,“你可以住上次那间卧室。”他探出手指,指腹穿过短发轻轻圌按圌压起克拉克的头皮,也许是出于心理作用,但青年觉得在对方的按圌摩下真的精神了些,“上次?”

 

布鲁斯凑到年轻人面前低笑了声,他的嘴唇贴上克拉克的耳圌垂,“已经忘了?你在我这儿留宿的那次(*1)。”耳鬓厮圌磨间的低语声振动起声带勾出些许轻震,它们沿着嘴角传达到克拉克的耳廓边,同时湿圌热的舌圌尖也一齐加入了进来,给记者先生的耳后与颈侧掀起片鸡皮疙瘩。

 

克拉克甚至不知道自己能跟人类一样泛出战栗,“我记起来了。”他朝旁边躲了躲,“可我记得那间是你的卧室。”

 

“有什么问题么?”布鲁斯追了过去,这次他不给对方逃离机会似地以整齐的牙列轻圌咬住克拉克柔软的耳圌垂,“嗯?”

 

克拉克垂下眼睛闷圌哼了声,“这儿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说起这个。”布鲁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还未尽地主之谊。”他说着与克拉克再次拉开了些距离,弯下腰解圌开鞋带,然后站起身跨进浴缸里,水顿时溢出来打湿圌了昂贵的小牛皮皮鞋,“有兴趣和我‘玩会儿水’么?”

 

克拉克眯起眼睛盯着覆到自己身上这个脸上一本正经、钻进水下的双手却不安份乱圌摸起来的男人,他转转漂亮的眼珠默许了对方的举动,“我更想吃点东西然后好好睡一觉。”

 

“你就准备这么对待把大半夜你从土里挖出来的人?”布鲁斯这下彻底没了蝙蝠的影子,只留下花花公子的表象,“让我浑身湿圌透地走出去?”

 

“我想想。”克拉克歪过脑袋看着布鲁斯的表情,嘴角不禁扬起了个细微的弧度,他伸手圈上对方的脖子,将自己送了过去。

 

不知谁呼出口温热的气息,也许是克拉克,布鲁斯哼笑起来,这下他们吸进的空气里压缩进了彼此的气息。

 

克拉克再次逐渐散发出活力的身圌体紧紧圌贴上布鲁斯,胸膛随着剧烈起来的呼吸而起伏,他感到对方的双手抚圌摸起来,从腰侧往下;移动过程中轻圌抚变成了重力的摩擦,生着薄茧的宽大手心不断下移,暗示性极强地挤圌压抚圌摸起圆圌润紧致的臀圌部;他转开脑袋挤出声介于低笑和困扰间的嘟囔声:一根手指直接按上了尾椎,然后摸圌着凹陷下去的地方一寸寸揉了进去,“说真的我饿了布鲁斯。”

 

“好吧,小东西。”布鲁斯搭上克拉克的肩膀,另一只手停下了骚扰的举动,继而一路抚上,用力钳住那人的后颈,手指就势深深圌插圌进发圌丝里,他略带粗圌暴地用牙齿啃圌咬起克拉克的嘴唇,后者吃痛地喘息了声才乖乖打开了嘴。

 

布鲁斯几乎同一时间就攻了进去卷起湿圌热的舌圌尖,蛮横到快要撕扯下来点血肉:他能感受到克拉克的指尖胡乱地掐在自己的腰间,像是无声的抗议与埋怨,他放开他,口腔里泛起股淡薄的铁锈味,“看吧,我说过你会流血的。”

 

*1 这里请参考前文,酥皮留宿是和老爷睡了的那次XD

至于老爷精力这么好的原因,他只想借此庆祝酥皮奇迹般的“重生”w  

END

开始要去银行实习了qwq周更没有问题但隔日更有些困难_(:з」∠)_

当然这里和WEIBO还是会一直刷的【你到底想不想好好工作?

感谢各位点赞推荐和留评的小天使们,请继续爱我【泥垢

评论 ( 29 )
热度 ( 3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