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BvS蝙超】特殊时期看护守则(非正统ABO)—01—

非正统ABO系列之三,前系列↓

《发/情期》 ②《跨物种》私设众多,Mpreg提及请注意

《特殊时期看护守则》

—01—

那阵微弱的心跳声降临得毫无征兆。

 
头一次听到它时克拉克恰巧站在碎纸机边处理作废的稿子。

切刀撕扯纸张间纤维的声响混着机器轻微震动回响于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略嫌刺耳;当废件最后一寸的白色边角消失在锋利的刀刃之下,所有干扰的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一股陌生又算不上完全陌生的刺激箍住他打算收回的手,硬是让它僵在了半空中,克拉克瞥到右手食指指腹上划开了道口子,未伤及真皮层只有些轻微充血,细小到可以忽略。

 

——对超人来说这是天大的异常。

他听见心跳在紧张与疑惑中加速,寂静的环境里如擂鼓的搏动每一记都清晰可辨。心脏跳动一次,挤压出的血液便顺着血管流动得更远,伤口因皮下细微又不停歇的血流冲击突突刺痛起来,一道崭新的声音随之冒了出来:它充满生机与活力,微弱但切实地跳动着。

克拉克惊讶地眨眨眼睛:这声音是从他身体里传出来的。

惊人又荒唐的猜想来得迅雷不及掩耳,震惊令他忘记了逐渐麻木的刺痛,等克拉克对着碎纸机呆呆盯了几分钟回过神后,他的手还抬在那儿,手指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

 

这天深夜里克拉克又饥肠辘辘起来,他过于在意凭空出现的第二个心跳声无法入睡,为此他“幸运”地避免了与两周来其他日子一样被饿醒的命运,这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失眠成了他的新问题,就算睡眠对他来说意义不大。

 

年轻人终于把所有的异样都串起来了,能够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异变的原因都指向了他拒绝相信的某件事:布鲁斯·韦恩差不多一个月前提起过同样的事,当时他们无法证实,现在答案自己找上了门。

 

克拉克撩圌起睡衣的下摆轻圌按着尚未产生变化的平坦下腹,手心也感知到听觉最先告诉他的讯号。他蹙起眉头望着天花板回忆起在与布鲁斯度过的“荒圌淫无度”的发圌情期后又独自经历了次平静到不可思议的发圌情周期,现在想来或许是特殊时期荷尔蒙波动下造成的。

 

超人对自己还能冷静分析问题吃惊不小,他就这么平淡地接受了具有孕育新生命能力还是这个新生命的共同缔造者是布鲁斯。

克拉克从小努力适应地球的环境,然而他本不属于地球,地球上的自然法则与规律或许能象征性地围成条条框框碍手碍脚,却终究无法抑制他。

 
兴许是作为一族遗孤的缘故,没人告诉他他能做到什么,这使得一切都有了未知的可能性。

至于布鲁斯,眼前的后果皆是自愿选择下的产物。
受到这个Alpha影响的那个发圌情期估计是克拉克三十多年来最迷糊的一个星期,然而每个细节末节依旧鲜明地刻在大脑皮层里不曾遗失分毫:克拉克没有忘记布鲁斯最初拒绝了他,之后不受控制的发展以及延续至今的影响里他才是该负起大部分责任的那方。

 

现在谈论谁对谁错、谁错的更多毫无裨益。

克拉克坐了起来,他茫然地环视了下黑漆漆的卧室,若是平时即使身处黑暗万物也能真切清晰地落在他眼底,但一旦自己被牵扯了进去,那些东西就模糊了起来。

年轻人有些不确定,布鲁斯当然有权知道这件事,那作为另一个当事人,他自己是否拥有隐瞒的权利呢?

他完全有能力养大一个孩子,可不被布鲁斯发现克拉克·肯特身边突然出现了个小孩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以那个男人可以用来作为武器的头脑,几乎,不,完全不可能。

 
超人不清楚氪星人和人类的遗传因子会如何呈现在这个孩子身上,也许它会是他们中一个的翻版,也可能糅合了两个人的特质。

 
他的思绪纷乱起来,不过唯一可以确定一点,独自解决肚子里这个“小麻烦”的想法从未出现过。克拉克不会拒绝血脉相连的同族的降生,它的到来完美得如上帝的馈赠,他可以结束孤身一人躲在人群里的日子,这种共生的认同感值得付出一切去保护。 

 

>>> 

布鲁斯瞥了眼手表,那个电话里一本正经说着“我们需要谈谈”的男人迟到了将近半个小时——他对克拉克的耐心要比想象中好得多,比起不耐烦,担忧的成分占了上峰:超人总是准时的,除非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

 
为了排解这份不切实际的担心,他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深秋的夜风已带着仿如入冬后的刺骨凉意,布鲁斯倒也没打算回去披件外套出来,他在等待超人撕开天际降临的声响——这声音曾经令他愤怒,如今早已化成振奋与血脉贲张,可惜他的耳边除了时不时拂过的风声再无其他动静。

 
又过了十来分钟,夹在茂密树丛间的崎岖小路上传来了脚步声。

这儿不该有其他人造访。
布鲁斯的眼睛暗了暗,战斗的本能奔涌起来,他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安静地站在夜色的笼罩中,然后克拉克从黑黝黝的树丛里钻了出来。

 

年轻人套着件不常穿的深色夹克,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估摸着是被丛生的树枝给弄乱的,“抱歉我迟到了,”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半个多小时。”

 

克拉克无法确保飞行不会对小家伙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他叫了辆出租开到几公里以外然后步行穿过树林到了这里——他以为自己能走得更快的。

 

“如果你是来采访我的,下次我一定会拒绝你们报社所有的采访请求。”布鲁斯听起来并无不满,语调甚至因期待而轻快起来,“希望你接下来要谈的事情值得我的等待。”

 

克拉克跟在对方身后的脚步顿了顿,勾起鞋底碾着落叶的悉悉索索声;布鲁斯回头看了过来,他回望过去,嘴角弯出了个很难得的微笑,合着他们面前的玻璃房里泛出的灯光一起柔和了周遭的黑夜,“那可能很难,”年轻人跨出一步走到了布鲁斯身边,“我以为你是个不知餍足的人。”

 

要不是太过清楚克拉克的秉性,布鲁斯会以为对方在与自己调圌情。

 

克拉克伸手拿过酒杯倒扣在桌面上,布鲁斯路过外厅的长餐桌时顺手想倒杯红酒,“我只是口渴了,”Alpha稍稍歪过脑袋狡辩道,“阿尔弗雷德总是忘记搬水来。”

 

“你可以喝水道水,”克拉克没接受这个解释,“就几口不会怎么样的,韦恩先生。”

 

布鲁斯不介意花时间和对方抬扛,事实上他还挺享受的,可惜克拉克手背上一条细长的伤痕坏了悠闲的兴致,他猛地攥住对方手腕把那人的手拉到面前,伤口不算深,渗出的血迹干涸在了整齐的创口边,血肉已经开始愈合,“发生了什么?”

 

克拉克的眼神心虚地飘忽了下,他试图抽回手,却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开,“也许是树枝划开的。”

 

——没东西能伤到超人,除了氪石。

 

“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开口说实话,克拉克。”他的沉默让布鲁斯的威胁剧烈抖落在空气里,要不是他们间隔着张桌子,克拉克觉得对方随时会推搡着自己的肩膀把他按到墙上质问。

 

克拉克放弃了挣扎,他抬起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细长的睫毛随之颤了下,真相早就钻到了喉咙那儿,一张嘴就会倾倒出来,“还记得我们在韦恩庄园里没能证实的那件事么?”他像是做了很大的抉择似地迟疑了下,“我找到我们要的答案了。”

 

年轻人一字一句轻声说着,就布鲁斯听来一声声重如落雷——克拉克看见布鲁斯蹙起的眉头纠结到一起,谁能知道韦恩先生本就凝重的表情还能更加凝重上几分,他眨眨眼睛,在对方写满复杂情绪的眼底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氪星人斟酌似地抿抿嘴,最后深吸了口气,“是的,它活在我身体里。”

 

To Be Continued

私设:包子会吸收“母体”很多能量,酥皮不补充更多能量的话他就会更接近于普通人

评论 ( 108 )
热度 ( 67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