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BvS蝙超】特殊时期看护守则(非正统ABO)—04—

前文→http://nicho-lee.lofter.com/post/1cb2fe71_ad21941 

—04—

克拉克特意选了凌晨到达的航班,为了能第一时间目睹西海岸的日出。

大都会到洛杉矶的航班飞行时间差不多在6个小时,除了音乐播放器外他什么消遣的东西也没带,年轻人本意是打算睡到降落的。

 

就平时出差的经验来看,经济舱永远狭窄而拥挤,伴随着空乘穿梭于细长过道时此起彼伏的脚步以及推车轮子的声响,外加上时不时搅人清梦的机内广播,总之,皆与舒适惬意无缘;而这次所有这些干扰源都没了踪影,克拉克却依然睡不安稳。

 

原因很简单,布鲁斯坐在他身边。Alpha信息素清晰地飘散在周围的空气里,搅得克拉克有些心烦意乱又不可思议地安心,他从来都不知道两种矛盾的情绪竟然能同时共存。

 

如果这是架挤满乘客的飞机,就他们的身形来说坐在邻座会占满所有能占的空间而压抑万分,但现在机舱里只有他们两个。布鲁斯落座前还推起了分隔开三个相连座位的扶手,这带来了些就经济舱来说算得上奢侈的多余空间:它可以阻挡肢体的直接接触,却拦不住气味分子的四溢。

 

克拉克是彻底睡不着了。

他睁开干涩的眼睛眨了眨,机舱里关掉了主要的照明暗乎乎的,唯有边边角角的光带安静地辐射出橙色的微弱光线。

 

那个令人“失眠”的罪魁祸首倒似乎睡着了,克拉克听着布鲁斯有力而低沉的心脏声,垂下眼睛看了眼这个男人随意搁在他们间空出座位上的报纸,百无聊赖做起了那一页上的纵横填字题:这没能打发多少时间,很快克拉克又没事儿干了,他闭起眼睛再次尝试入睡依旧无果。

 

看来布鲁斯要比他预想中的更具干扰力。

克拉克·肯特对布鲁斯·韦恩的第一印象和好的方面搭不上边,后者对他的想来也好不到哪儿去——年轻人调整了下身姿好让自己更舒服地窝在座椅里——然而眼下他们的关系简直就像翻开了本掉页的小说,跳过最重要的过程让人读得一头雾水。

 

他完全不知道布鲁斯抱着何种想法,或者说的极端点,目的性。

现在回想起来,克拉克觉得自己一开始就是个自投罗网的猎物姿态,而布鲁斯就跟他的祖先一样,猎人的天性活在基因里。

 

克拉克不住怀疑,若非他们发生了肉圌体关系并且还搞出了什么,布鲁斯是否还会如现在这样近乎执拗地纠缠示好。

 

这个念头仿佛无限膨胀的黑洞,一点点吞噬着他:布鲁斯想要这个孩子,不见得也想要他,而克拉克绝对不会将仅剩的族人交出去,他才是最有权力去照看和扶养它的人,不论布鲁斯对此有何意见。

 

这个时候年轻人便是没有料到对方的心思,这个Alpha既想要孩子也不会放过他。

 

他开始胡思乱想,甚至盘算起对上氪石储备量未知的布鲁斯胜算会有多大,之前克拉克为了救母亲和蝙蝠大干了一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说不定还得为了孩子闹个天翻地覆。

 

这是他血脉相连的亲人,上天给他摆脱孤身一人的馈赠,说什么也不能拱手让人,就算那个人是布鲁斯·韦恩也不行。

 

飞机进入平流层后引擎的嘈杂声平稳了下来,转为类似于白噪音般呆板而沉闷的震动音,克拉克瞥了眼手表,距起飞一个小时都没到,他无力地靠回椅背轻手轻脚塞上耳机,强迫自己忘了布鲁斯就在他伸手可及之处。

 

 

一团不安分的温热埋在克拉克胸口,他轻皱眉头,很是不悦地睁开了酸涩的眼睛:有个穿着蕾丝白裙子的小姑娘趴在那儿,她跟只撒娇的宠物似地用圆圆的下巴蹭着他的胸膛,蓝眼睛扑闪扑闪的,衬着黑色的长发像夜空里的星星。

 

克拉克感到莫名的亲近感,他伸手揉揉女孩子的头发,柔软的手感让他心里某部分也化成了棉花糖,“可爱的小姐,你的父母呢?”

 

小姑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活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稚嫩的声音说得焦急,“Papa,我是玛莎。”

 

克拉克眨了眨与她极为相似的眼睛,还未震惊中缓过神,布鲁斯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小家伙,你的冰激凌在冰箱里,要去看看么?”他轻柔地托起赖在克拉克身上不肯起来的小姑娘放到肩上,“克拉克现在需要休息。”

 

“好的,Daddy,”玛莎甜甜地回了句,伸出手圈住了布鲁斯的脖子,另一只小短手则冲一脸诧异的氪星人挥了挥,“待会儿见Papa。”

 

布鲁斯抬手护住女儿的腰以防她过于调皮滑下来,“阿尔弗雷德烤了芝士饼干,你可以自己去厨房,”他歪过脑袋微微笑了笑,“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会拿过来。”

 

顺着布鲁斯的目光,克拉克低头看了眼,他穿着宽松的厚绒睡衣靠在床上,可睡衣遮盖不了腹部隆起的事实。

 

 

克拉克的头脑里充斥着无声的悲鸣。

他猛地惊醒过来,呼吸不可控制地急促,年轻人扯下耳机,平时悦耳的音调此时混着剧烈跳动的心脏杂乱无章。

 

“怎么了?”布鲁斯低沉的声音一下子拨开了他们间弥漫的沉默,如一根震颤的琴弦辐散开的音色般深沉又毫不突兀,他拉近了些距离,克拉克可以看到这个男人脸上浮出类似于担忧与紧张的表情。

 

“告诉我怎么了?”他又近乎强硬地重复了遍。

 

“没什么,”克拉克深吸了口气,“只是个奇怪的梦。”冷冽如寒冰的信息素愈发浓郁起来,意外令他冷静了不少。青年抬起眼睛,望着凑到面前的布鲁斯;这个男人大概是被他略微过头的动静给弄醒了,蓝棕色瞳孔周围的眼白上零散浮现着刺眼的红血丝,“我注意到你用的定语,”显然惺忪睡意的迷糊并不会困扰布鲁斯,他的思维一如平时敏捷且一阵见血,“奇怪能让你慌张成这样?”

 

克拉克有些心虚,他努力与对方保持视线的接触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即使微弱的照明下布鲁斯可能都看不清,“你知道我不会说假话。”

 

——拉奥在上,他可不想复述梦境里的见闻。

 

超人或许不会,但克拉克·肯特也许会。

布鲁斯心里这么嘀咕了句,耸耸肩对克拉克的狡辩不置可否,他按亮了安在前一个座位椅背后的显示屏,陡然提高的亮度让Alpha眯起眼睛躲了下,克拉克看了眼,屏幕上小小的飞机图标显示他们正经过拉斯维加斯附近的上空。

 

“我想我们都该再睡一会儿,”布鲁斯拉开了他们间的距离,再次靠回自己的椅背里,但目光始终环绕在克拉克那儿,他的夜视力要比克拉克想象中好得多——毕竟蝙蝠是夜行性的生物,“我还打算带你去看日出,到时候闹瞌睡就扫兴了。”

 

克拉克的心跳再次加速,他很清楚这并非受到方才梦境的影响。为了掩饰这份莫名的悸动他下意识地抬手想要去正一正镜框,指尖却触到了自己的脸颊:入睡前他摘下了眼镜。

 

青年含糊地应了声,故意想要避开对方似地朝另一侧别过了头。 

下一秒一股拉力攥住袖口将他整个人带去了相反的方向,本能应激性地催促着主人进入备战状态,但克拉克硬是克制了下去;他狠狠剜了眼始作俑者挣扎着要爬起来,那个人伸手压住克拉克搁在自己大腿上的脑袋,“相信我,坐着睡觉可不好受。”

 

“那你就该回去你的头等舱,韦恩先生。”

“反正都快到了,”布鲁斯毫不在意地回答道,“而且我习惯了。”

 

再如何试图说服布鲁斯放弃这个幼稚的做法也是多余,他不会听的。

 

这个固执的Alpha。 

克拉克干脆心安理得地枕起对方的大腿阖上了眼睛,耳边混着自己的、布鲁斯的,还有那个才出现不久的、细小而轻微的心跳,宛如曲奇妙的三重奏。

 

布鲁斯撩开克拉克的外套,隔着衬衫轻按在他的小腹上,后者大约是睡着了,又或许是他默许了,总之年轻人并没有抗拒。

 

要是这个孩子以后问起来——某个念头突然闪过布鲁斯的心底,他会告诉他,或是她,他们第一次家族旅行是飞去了洛杉矶。

 

To Be Continued

老爷在酝酿搞个大新闻…不是,是搞场表白(ノ∀ ̄〃)

本来我想捅刀的,可惜我只会写这种软绵绵的东西【跪

 

评论 ( 73 )
热度 ( 5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