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Your Name/你的名字

一辆自行车_(:зゝ∠)_和臀臀一起脑的梗XD【与岛国那部纯爱动画电影无关(x

 

 《Your Name/你的名字》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盯着手里的老照片。

他是在纽特凌而不乱的工作台一角找见的,它就这么突兀地从手账本里斜出一道边,格雷夫斯一瞥就望见了。

木屋子里没瞧见纽特的身影,想来又在外面和那些小动物们折腾了,格雷夫斯干脆地翻过手里的照片,心里有一丝罪恶感涌上来,但他把它压了下去:他会告诉纽特自己看了这张照片,虽然是事后报告。

 

一如既往,直到永恒。

忒修斯

 

格雷夫斯见过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除了背面的落款不同,忒修斯手里的那张背面,有谁用相当笨拙又稚嫩的字写着:

 

一如既往,直到永恒。

阿尔忒弥斯

 

从字迹判断应该是出自小孩子的手笔,有很大可能是照片里他那位英国的老战友抱着的小姑娘写的。

 

当时战火正酣,赴往前线的战士们都随身带着家人或是恋人的照片,一是留个念想,二是若不幸牺牲家人和亲人能通过留下的照片来辨认。

 

忒修斯大概都不知道格雷夫斯看到过这张相片,他藏得很好,只在独处时会拿出来看看。照片上的小纽特被母亲套了裙子打扮得像小公主,性别意识尚未分明年纪的小男孩儿对穿女孩子的衣服倒也不甚介意;抱起来对着镜头时小家伙还狠狠地亲了上来——可惜摄影师没抓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这一刻忒修斯觉得自己的弟弟是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堆积成的。

 

他们的父母希望第二胎生个可爱的姑娘。

斯卡曼德夫人得知怀了纽特时就决定管这个孩子叫阿尔忒弥斯,可惜她怀胎十月等来的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帕西?”纽特推开木门走了进来,地板嘎吱响了声,他放下卷起的衣袖,抬头那会儿就眼尖地看到格雷夫斯手里的东西,“梅林的胡子,”暗金色头发的青年腾腾跑了过去,瞬间歇斯底里起来,“告诉我你从哪儿翻出来的?”

 

格雷夫斯一直故意不告诉纽特他的脸能一秒红成媲美番茄,“谁是阿尔忒弥斯?”

 

这个问题像是道僵硬咒打在身上,纽特楞了会儿,灰绿色的眼睛躲躲闪闪,大概是在想什么借口糊弄,“额……”他知道忒修斯和帕西很早就认识了,要扯谎说不清楚这是谁的照片就太假了,“是,是我的远方亲戚。”

 

格雷夫斯哼哼了声不置可否,但直觉告诉他纽特在说谎,而他不怎么喜欢谎言,“那你应该还给忒修斯,”这个穿着白色滚边黑西装马甲的男人并没有把照片还回去的意思,“我以前见忒修斯带着它上过战场,对他来说想必很是珍贵。”

 

纽特有苦说不出。

忒修斯的那张好好地放在他自己的钱夹里,这张是属于自己的,可要是这么坦白的话,就是变相承认照片上穿着小裙子的姑娘是自己了——小时候被当成姑娘养活了好几年这件事儿,纽特绝对不想让任何一个不姓斯卡曼德的人知道了去。 

 

“你说的对,我的疏忽,”纽特强装镇定地朝格雷夫斯靠近了步,他打算顺手抽走对方手里的照片塞回手账,等帕西不注意的档口再找个安全的地方藏好,“我会当面还给他的。” 

 

可格雷夫斯没能让他得逞,他巧妙地躲开了纽特悄悄探过来的手,又打量了会儿老照片,似乎对阿尔忒弥斯很感兴趣,是那种嗅嗅听到远处金币掉落的感兴趣,“我没听说你有远亲,她是你父亲那边的?” 

 

“是,没多久之后他们家去了北欧,就不怎么联系了。”纽特难得不磕绊说完假话,他心虚地瞟了眼面前见识过各种各样谎言的男人轻咳了声,“额,为什么这么问?”

格雷夫斯把照片递到纽特面前,“只是感到奇怪,”他看着青年小心翼翼收起照片再夹回手账里,“忒修斯上战场还带着它,可那时候算算阿尔忒弥斯和他分开快十几年了。” 

 

纽特不知该怎么接话,他不太想让帕西误以为忒修斯是个迷恋小女孩的怪人,也不愿承认那个小女孩是自己,只好随口敷衍道,“也许他把她当成妹妹了,”话一出口英国来的巫师就后悔不已,既然他都说了假话又何必还特意放些真话进去呢?

 

“额,我是说,我的母亲特别想要个女儿,而当时正好阿尔忒弥斯在,就……”青年一个劲儿地说着,并真诚地朝格雷夫斯眨眼睛,试图让这解释听起来值得信服。

 

“好了,我的小鸟,”男人耐心听完纽特的说辞,“我突然想起忒修斯那儿的照片上落款人是阿尔忒弥斯,应该是对方送的,”他故意这会儿才提起这点,“可这张落款是你哥哥的,理应是送给阿尔忒弥斯的,那为何出现在你这里?”

 

格雷夫斯逼近了步,青年下意识地后退,直到后背抵到木板墙,“还是说,我该叫你阿尔忒弥斯呢?”

 

纽特不知所措地眨眨眼睛,“帕西……”

 

自行车轮滚啊滚

 

END

评论 ( 30 )
热度 ( 7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