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Family War/家族战争

《Your Name/你的名字》后续

独立阅读亦可w只要记得哥哥是个不坦率的弟控就行了【喂

 

Family War/家族战争

 

亲爱的哥哥,

 

纽特眯起眼睛斟酌了会儿还是抹去了这个讨好意味浓重的称呼。

 

忒修斯,

 

请勿担心,我一切安好,待整理完书稿我便会速速回家。

纽约要比想象中有趣得多

 

爱你的,

纽特

 

斯卡曼德家的长子读完这封短信时不满又怀疑地哼了声。

 

有趣?怕是纽约的人有趣吧。

 

家养小精灵诚惶诚恐地仰望着脸色有些不对劲的主人,尖细的嗓子拔得更高了,“先生,您需要我把回信带给猫头鹰么?”

 

忒修斯否定地摇摇头。

 

>>> 

纽特依旧大部分时间住在魔法手提箱里,手提箱被格雷夫斯放置在床尾,只要年轻人从箱子里出来就直接爬到了他床上。

 

堪称完美。

 

起初,英国人显然不太清楚年长的情人打的什么算盘,反而为对方的体贴感动不少,直到他第二次右脚还没踏出箱子就被格雷夫斯牵着手按进松软的床铺里与后者进行了不可描述的活动。

 

自此之后,纽特悄悄把箱子拎到了格雷夫斯卧房的角落。

 

MACUSA的安全部部长有那么些小失望,但没显露到脸上:至少纽特没有把箱子拿出他的卧室,说明英国来的巫师并未顶真动气。

 

 

英国人早就该回国了,但他悄悄躲在格雷夫斯的宅子里,享受热烈恋情的同时也不忘本该回魔法部里干的活儿:整理稿子这事儿在任何地方都能进行,而他更想和格雷夫斯多呆一阵子。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忒修斯就给他寄来了家书,希望纽特早些回去。

 

听闻你的雷鸟替MACUSA解决了大麻烦,他也回到了故乡。

那阿尔忒弥斯,你是否也该尽快回归祖国的怀抱?

 

纽特当然不太乐意,他转转羽毛笔,敷衍地写了几句回信就让灰白色的猫头鹰给捎回去,以为事情至此告一段落,哪知忒修斯收到回信的当天就憋不住气向魔法部申请了去MACUSA的门钥匙。

 

 

格雷夫斯敏锐的洞察力也没能预测到自己的老战友正带着浑身戾气逼近,他正靠在沙发椅里悠闲享受着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假期,倚着书桌边埋头写东西的纽特在几步之外,抬头就能望见。

他对纽特的后颈有近乎偏执的热爱,当然纽特的一切都很讨人喜欢,只是后颈那儿柔韧纤细的肌肉与不见阳光而白皙的肌肤令人无法忘怀,多一分或是少一分就差了些什么。

 

男人记得指腹沿着颈椎隐隐印到肌肤上的轮廓一路抚下的手感,也记得舌圌尖从后颈舔砥至尾椎时味顺着味蕾传递而来清甜味道。

 

纽特的颈子是那么柔圌软而敏圌感,浅浅一咬他就会细细轻圌吟,如一阵阵酥圌麻的静电搞得人头皮发圌麻不愿放开。

 

大概是凝视的目光过于强烈,纽特放下羽毛笔侧过脑袋,“怎么了?”格雷夫斯装模作样地翻了翻手里的报纸,“昨晚我看到了忒修斯的猫头鹰。”

 

“哦,”纽特的表情窘迫起来,目光躲躲闪闪像是被识破了把戏的蹩脚魔术师,“额,是的,他让我早些回去,但是……”

 

但是你放不下我。

年长的男人心里这么自信地嘀咕了句,开口却还是充满疑问的语气,“但是?”然后他看着纽特猛地转了回去,只隐约从金棕色的头发里望见这人微微发红的耳圌垂。

 

要是格雷夫斯现在扳过小情人的肩膀好好正脸瞧他的话就会发现纽特的脸颊也涨得通红。几秒钟之后他决定就这么做,亲吻英国人泛红鼻尖是件很美妙的事情,错过就太可惜了。

 

然而他家的家养小精灵一点儿都不会看气氛,她“啪”得一声出现在了书房,正巧堵在了格雷夫斯走向书桌的必经之路上,“尊贵的先生!”大眼睛的小家伙压着尖锐的嗓音,“门外有位先生说有急事要见您,十万火急!”

 

纽特也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勾来了注意力,他好奇地看看才比银水壶高不了多少的家养小精灵又望了眼从沙发椅上站起来的男人,“别着急,”年轻人起身走到她身边半蹲下,语调轻柔地询问,“那人有说自己是谁么?”

 

塔塔点了点大脑袋,“是的,斯卡曼德先生,”她抬头盯着纽特,眼底亮晶晶的,“他和您有一样高贵的姓氏,斯卡曼德!”

 

“请他进来,”纽特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他真的没想到忒修斯会亲自前来,格雷夫斯代为对家养小精灵下达了命令,“我们在外厅等他。”

 

>>>

年亲人踮起脚尖拥抱了自己的哥哥,“你欠我很多解释,阿尔忒弥斯,”忒修斯凑到他耳边轻语,“等我们回家再好好谈谈。”

 

纽特不禁僵了会儿,直到对方松开。

 

“帕西瓦尔,”忒修斯嘴角扯出了丝笑意,但与纽特几乎一模一样的绿蓝色眼睛却没有在笑,“我的老朋友,”他热络地握起格雷夫斯的手,暗中用力掐了掐,“谢谢你‘照顾’我的弟弟。”

 

格雷夫斯怎么可能听不出这话中藏着的深意,他瞥了眼纽特,“我正打算将我们的事情告诉你,忒修斯。”

 

纽特在斯卡曼德家长子身后使劲朝格雷夫斯使眼色,仿佛歇斯底里喊着:帕西你说什么呢!

 

“哦,”忒修斯放下手,闪着墨绿色光泽的袖扣很衬他一身深灰色的长西装外套,“那么就免去你写信的麻烦了帕西瓦尔,我在这儿洗耳恭听。”

 

塔塔送上了三份咖啡,还贴心地替纽特那份里多放了牛奶和砂糖就转身消失了,“你知道我向来是个独行侠,认识你那会儿就这样了,”格雷夫斯在他最喜欢的单人沙发上落了座,又挥挥手召来了个双人沙发,忒修斯抿嘴低哼了声还是坐了下来,纽特便也赶忙靠到哥哥身边,“我以为自己会一直如此,直到我遇到了纽特。”

 

“请原谅我的无理,”忒修斯拍开纽特试图攥起自己外套下摆撒娇的手指,银色框镜后的眼睛无声地训了弟弟一记,“别糊弄我帕西,格林德沃如何被羁押我一清二楚,撇去他冒充你的那段时间你和纽特认识还不满两个月。”

 

格雷夫斯似乎没料到对方会在这方面苛责他与纽特的感情,他以为忒修斯只是太过宠爱自己的兄弟而舍不得放手,“两个月能发生很多事,不管是战场还是情场上。”

  

“可不想让你把纽特和战场扯上关系。”忒修斯的语调稍微柔和了点,那些与美好相去甚远的战火硝烟,格雷夫斯绝对是个能交付生命的对象,但不能与将心爱的弟弟交与他一事划上等号。

 

宅子的主人自然听出了老友话里的退让,“错误的比喻,你的弟弟值得世上最好的一切。”

 

“所以你觉得自己能称得上最好?”忒修斯挑了挑眉头,“你和他差了十一岁。”

 

“可父亲比母亲年长了十五岁……”纽特在一边小声地反驳道。

 

忒修斯抬手拍了拍他兄弟的脑袋,“安静点。”

 

年轻人有些委屈地收了声,绿蓝色的眼睛却眨巴眨巴盯着对面的男人,眼底写满了感动与柔情:格雷夫斯刚才的话他从来没听过,这个男人当着他的面只会低诉些让人脸红心跳又华而不实的情话。

 

年长些的斯卡曼德先生看不过去了,他简直能从纽特身上嗅到甜得发酸的气味,方才闪过心底的些许念旧也烟消云散,“你的上司让我捎来了口信,”忒修斯别过头看起自己的兄弟,不然他就得被迫撞上格雷夫斯算得上是迷恋的眼神了——梅林的圣诞袜子,他不想看到这个,阿尔忒弥斯该不会给人下迷圌情剂了吧,“你再不回去完成你的工作,那就得找另一份了。”

 

纽特替自己抱不平的时候,眼神还和格雷夫斯黏黏糊糊的,“我并没忘记工作。”

 

好吧,忒修斯现在觉得他们俩互相给对方下了迷圌情剂,还是加强版的,“我的意思是,你得按时出现在魔法部,然后乖乖呆在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的办公室里,懂了么?”

 

忒修斯对阿尔忒弥斯总是有用不完的耐心,但对打算拐走阿尔忒弥斯的人却没有,“帕西瓦尔,若你想要表露诚意,”他压根没打算留时间给格雷夫斯与纽特道别,“你知道魔法部在哪儿。”

 

金棕色头发的男人召来纽特的箱子,连招呼都没打就把对方圈进怀里用门钥匙倏地离开了。

 

>>> 

“你是怎么知道的?”纽特提着箱子,和忒修斯站在通向魔法部的那栋建筑前,他们过会儿还得用马桶把自己给抽进去,“我和帕西……”

 

忒修斯略带同情地回看着他,“帕西瓦尔这个人,你以后会知道他颇爱炫耀,”他跨进了门厅,纽特跟了上去,过了出勤点四下都没什么人影,“用他独有的方式。”

 

小斯卡曼德先生不是很明白,又追问道,“他向你炫耀了么?”

 

“他不久前给我写了封信,”忒修斯并未直接回答,“你可以自己去问问他写了什么。”

 

其实格雷夫斯一个字儿都没提与纽特发展出的罗曼史,他只是把他描述成了世上最美好的珍宝,要不是这珍宝已经属于了他,那男人才不会费心思用那些读起来就能在嘴里溅圌出柔情蜜意的辞藻来修饰。

 

END or To Be Continued?

正文中没提及,这里提一句,部长和学长看对眼是因为纽特找到了被老魔王囚禁的格雷夫斯还照顾他,然后一来二去就……嗯……

评论 ( 23 )
热度 ( 49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