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Smells Like Teen Spirit

√28岁Graves/17岁Newt

√私设如山,部长一直是原装的没有被GG顶包

√一个关于孽缘的故事,给自己的生日贺文w

 

《Smells Like Teen Spirit/少年心气》

“好了小子,安分点。”Graves截下了企图幻影移形的年轻人,在对方张嘴想要解释前缴了他的魔杖。

 

Newt不知所措地看了眼死死拽着自己手臂的陌生人:酒吧昏暗的照明吞噬了这人一半脸,只留下另一侧脸任人窥探。

 

Graves的眉角藏有比同龄人更多的风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看起来苍老,正相反,他深色的眼睛里泛着少年心气,在暗处也微弱地发着唯有同类人才能瞧见的光泽。

 

这个只比Newt高一点儿的男人带着他幻影移形了。

他们来到了一栋高耸的建筑物前,路灯贴着它笔直的边角斜拉出条明暗分界线,Graves推了下Newt示意他进去。

 

“先生,我……”Newt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自己一旦踏进去就很难出来了,“请听我解释,我只是……”

 

黑头发的傲罗这才正眼看了看Newt,“你是英国人?”他的嗓音应该比作黑夜,充满魅力又不容忽视潜藏于其下的危险。

 

Newt赶忙点点头,他以为事情有了转机,“是的,先生,我去盲猪酒吧只是为了……”

 

Graves比了个噤声的手势,Newt注意到这人戴了层薄皮革手套——在这么个燥热的仲夏夜戴着手套?年轻人不禁默默又多看了眼抓自己过来的男人,“你的麻烦大了去了,英国佬。”语罢,他几乎是架着Newt走到大门口左侧的转门那边然后把英国人押了进去。

 

凌乱的脚步声回响于夜晚空荡荡的MACUSA总部。

“先生,我恳请您听我解释,”Graves带着Newt来到了一间空牢房前示意他进去,“我是为了追查倒卖乌克兰铁肚皮龙蛋才去盲猪酒吧的。”

 

那个看似油盐不进的男人停下了把Newt扔进铁牢笼里的动作,“这么说你也是傲罗?”

“不,我,我是研究魔法动物的,”Newt眼看着Graves一脸“既然你不是傲罗那就没什么好说了”的表情,立刻紧张地结巴道,“我说的都是真话,您能在酒吧里搜出至少两枚龙蛋。”

 

美国人盯着他的眼睛,试图从里面刮出任何心虚与迟疑,可惜他只望见了Newt灰绿色眸子里一弯月牙似的光晕,梦幻而美好,与消极的所有词汇毫无瓜葛,“我的线人说那里在进行违禁品的贩卖。”

 

“就是龙蛋,我以梅林的名义起誓。”Newt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眼前这个应该是傲罗的人丢进监狱,“您可以用吐真剂来测试我。”

 

Graves眯着眼睛,从头到脚一寸一寸观察着Newt,“我姑且认为你没有参与贩卖,可你确实打算去买下来。”他断定得像块铁,连疑问句都用判断句代替了,“研究魔法动物的先生,龙蛋对你来说就跟禁药之于瘾君子一般。”

 

Newt涨红了脸,一部分原因是被戳到了遮遮掩掩的小算盘,剩下是因为焦急,Graves发现比自己矮了那么点儿的年轻人脸上如星空般撒着无规律的雀斑。

 

等等,这小子到底多大了?

 

“你几岁了?”出于各种理由,Graves在把嫌疑人扔进大牢待明天审问前还是费心问了句。

 

“…额,20……”

 

如此蹩脚的扯谎Graves还是头一回见到,他举起魔杖对着Newt点了点,一个数字从魔杖尖儿飘了出来。

 

——仁慈的路易斯,竟然还是未成年。

 

“你怎么混进酒吧的?”

 

“啊?”

 

“你谎报了年龄。”

 

“……不,额,可是我成年了。”Newt有些委屈,他确实过了17岁生日。

 

“你们那儿的巫师17岁就算成年了?”Graves终于有了些不同的表情,他难以置信地重复了遍,“17岁?”

 

英国人点点头,机智地决定保持沉默,只用漂亮的眼睛朝Graves眨啊眨。

Graves有些扛不住,他抖了抖长风衣的袖子,Newt的魔杖无声地滑到手里,“考虑到你的年龄以及未造成恶劣影响并且提供了线索,”傲罗把魔杖递给了英国人,“这次就放你一马。”

 

“谢谢您,好心的先生。”Newt接过魔杖,露出甜甜的笑容。

 

“Graves,”Graves突然说了句,“我姓Graves,守规矩点别再被其他人抓了。”

 

Newt敛下笑意,“Scamander,Newt  Scamander。”他伸手,Graves摘下手套回握了过去:一股熟悉又令人陌生的感觉沿着指尖爬进了Graves心里,飘进了鼻腔——它闻上去就像个少年的灵魂,“要是真有下次,我不希望被除了你以外的人抓到。”

 

若干年后,当Percival Graves被派去支援欧洲战场时遇到了另一个姓Scamander的年轻人,他叫Theseus;岁月的车轮又滚了快十圈,当Graves早就坐稳了MACUSA安全部部长的宝座,他的下属,Tina,在某一天带着一个拎着手提箱、违反了3A条例的英国人踏进了MACUSA。

 

他就知道他和Newt Scamander没有完。

 

孽缘一般都是这样。

 

END

 

评论 ( 48 )
热度 ( 4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