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全民赌局(12.24一发完)

√接臀臀的《杰出贡献》

√关于Graves家(未到货的)第七个崽子搞出的种种闹剧

 

全民赌局

 

清汤寡水的肉汤

 

Tina回到傲罗指挥部的时候,好几个同事凑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她以为出了什么紧急事件就走过去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

 

什么日子?

女傲罗蹙起眉头使劲想了会儿,圣诞节?还是新年?可这又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说的。

 

“是啊,我看Mr.Graves差不多又得请假去陪他丈夫了,你们懂的。”

 

闻言,傲罗指挥部第二把手的男巫长叹了一口气,要是Graves请假了,他就得审批双倍的公文,这种地狱般的日子几乎每年都会来一次,最可恨的是自己结婚都五年了Cathy的肚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在场的众人纷纷低声附和。

“这次会是个小先生还是小小姐呢?”没人去搭理唉声叹气的Lincoln,他们对这个问题显然要更感兴趣,“嘿,我赌十个卓锅,是个带把儿的,他家小姑娘都泛滥了。”

 

谁都没料到Dane这句半开玩笑性质的话竟然掀起了MACUSA内部一场轰轰烈烈的赌局,赌的就是Graves家第七个孩子的性别。

 

实际上这会儿Graves先生还没第七个孩子呢——暂时还没有。

 

 

没多久这个消息就传到了Picquery耳朵里。

主席有些懵逼,Graves家最小的女儿Victoria出生仿佛就是眼前的事儿,怎么又要来一个了?况且她之前还亲自询问过当事人是否有生更多Graves的打算,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Picquery很理性地没有立刻押钱给“下一个Graves是个小子”那方,而是耐心等着正主来给个官方说法,可惜左等右等也没等来。

 

一周后,八卦心……额,关爱下属的责任心作祟下,Picquery女士在一次定例会议后叫住了Graves,“Graves,我想你有什么忘记告诉我了。”

 

和Newt约好尽快回家布置圣诞树的男人收回刚准备迈出会议室的脚回答得利索,“没有,我很肯定,Seraphina。”

 

“我们不会收回给你的奖状,”Picquery换了个切入口,“那个奖状是终身制的,给你就是你的荣誉。”

 

奖状?

他办公室橱窗里的奖状多得都放不下了,Graves一时想不起主席女士说的是哪个,然后他猛地想起大概是最新拿到的——就是用金边框架裱好的那个,而他还不得不把它就放在办公桌上,因为只要稍微挪动下那上面的孔雀就会跳动着大喊并重复“感谢您和您的伴侣为北美巫师人口繁荣做出杰出贡献”之类的蠢话。

 

“我想您绝对误会了,”男人有些心累地说,“如果是轮流制倒好了。”

 

Picquery觉得哪儿不太对,“这么说你们家不会又新来一个Graves?”

 

Graves理所当然地摇摇头,“我已经说过了,Newt和我都觉得维持现状就足够了。”

 

>>>

Newt喘着气瘫在丈夫身上,连手指也抬不起来,而他的大衣竟然还支撑着没有完全滑下来也算是一桩奇迹了。

 

Graves单手圈住年轻人,享受着温暖在怀的畅快圌感,没由来地来了烟瘾。从Newt怀上大女儿Emily开始,他就把烟戒了,没成想这一戒就是七年——既然他们都同意维持现在六个孩子的状态,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终于能再尝到事圌后烟的滋味了!

 

Percival Graves怎么都没料到,就是这么一次避圌孕措施上的疏忽,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就在他思前想后,总算鼓起勇气跟个未成年人一样偷偷摸摸跑到MACUSA的职员小卖部里买了包烟,都没来得及拆开衔上一根吞云吐雾那会儿,他们家的家养小精灵就歇斯底里喊着“先生,先生,不好了!”幻影移形出现在了穿着打扮丝毫没有因为婚姻而随意含糊的男人面前,“牛顿先生晕倒了!”

 

Graves心里一惊,把烟往兜里一塞就跟幻影移形回了家。

 

>>>

孩子们在Newt床边围成圈,人生百态尽显无疑。

 

Ophelia和Victoria不愧是最乖的两个,连哭起来也是啜泣,轻得像是弹棉花,两个小姑娘挤在了平时父亲睡觉的位置。

 

Emily眼眶红红的却硬是没哭出声,倒难得有了姐姐样,她抱着两个小妹妹,时不时轻拍哭得打嗝的Ophelia。

 

Athena和Newt小时候一副模样的小脸皱得紧紧的,也没有哭,但她隔着层被子牢牢趴在Newt身上,Graves弯腰试图把她放到地下上小姑娘死活不肯放手,剩下的两个男孩子则阴郁沉默地站在床边。

 

“Phil,带你弟弟回房。”每个见过Philip的人都说他是最像Graves的,那他就应该最沉着冷静,而不是跟着姐姐或是弟弟妹妹瞎胡闹,“Mommy需要安静。”

 

Philip咬住嘴唇点点头,拉着Evander离开了。

 

“好了Athena我的小甜心,”他不确定这个解释能否被听话者准确地理解,“Mommy不舒服,别再压着他了。”鼻翼两侧已隐约能望到雀斑痕迹的女孩子眨眨灰绿色的眼睛,似乎真的在试图听懂这句话,然后她短短的小手撑着自己起身,茫然地看了会儿父亲,无辜地扁扁嘴,一头埋进Graves怀里。

 

安抚完半打孩子让他们乖乖跟着家养小精灵回房,Graves觉得瞬间老了十岁,连抬手关上主卧门都劳神劳累得不得了——要是可以的话,他也想和Newt一起昏过去一了百了。

 

 

Graves把Athena从他身上提溜起来的时候,Newt就悠然转醒了,“Percy……”

 

男人赶忙凑了上去,“要叫医生来看看么?”他探出手心试了试Newt额角的温度,并不烫手,也没瞧见对方脸色有什么难看才稍稍放下了心,“还有哪儿不舒服?”

 

Newt半张脸都蒙在被子里,只能看到漂亮的眼睛,“嘿,傻瓜,你忘记这事以前发生过了?”Graves甚至听到了自己年轻的伴侣话里的笑意,他坐到床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捋起了Newt柔软的金棕色头发,“我不明白……”

 

英国人羞涩而大胆地带着Graves另一只手进到暖和的被窝里,再潜入松散的衬衫下摆里,小心覆上了自己的小腹。

 

>>>

“我记得不久前才听你信誓旦旦说过‘很满意现在的状态’,”Picquery主席低头看了眼手里折成纸飞机飞进自己办公室的请假申请,“定期孕圌检,告诉我Mr.Graves,是又有一个Graves在路上了么?”

 

Graves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事实上,在路上的是个Scamander,我和Newt决定……”

 

“行了,”女巫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虽然我很感谢你们为我们群族繁衍出了很大一份力,可Mr.Lincoln已经不下一次抱怨你休假时他惊人的工作量了。”

 

Lincoln啊,你的名字叫嫉妒!

 

“我会和他打声招呼的,”Graves暗示性地瞥了眼申请,“Seraphina?”

Picquery挥挥手算是同意,“哦,对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什么时候能知道性别?”

 

她发誓自己这么问绝对不是为了赌赢钱。

 

Graves离开主席办公室时下意识地把右手插进口袋,然后他摸到了之前买的烟盒。

 

好吧,这下又抽不成了。

 

END

欲知Gramander夫夫为何如此能生,请待你臀下回分解

评论 ( 32 )
热度 ( 3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