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Stolen Dance/偷心之舞

食用BGM:Milky Chance—Stolen Dance—

副标题:谈恋爱不如跳舞

《Stolen Dance/偷心之舞》 

Newt低头看了眼脚上抛光得铮亮的尖头皮鞋,突然不可遏止地怀念起原来那双印满褶皱痕迹的浅驼色旧皮鞋。

 

“不合脚?”Graves顺着年轻人的目光看去,尽头是他替Newt办置的皮鞋,MACUSA新年舞会需要Percival Graves开舞,而Mr.Graves的舞伴毫无疑问,是他结识了一年多的情人。

 

英国人摇摇头,发梢调皮地跟着晃了几下,“不是鞋子的问题,”他抬起头,魔法让宅子明亮得如白昼,也让Newt绿色的眸子映出泛灰的虹膜,Graves默默欣赏了会儿近在咫尺的美好,“我最后一次跳交谊舞是15年前的圣诞舞会,向梅林起誓,就算那时Leta与我关系甚密,她还是扔下我找其他人去跳舞了,这能说明很多问题。”

 

Graves不是第一次听Newt这么自嘲,自提起有新年舞会这事儿年轻人就不厌其烦地用各种委婉的方式推脱,还好他留了个心眼,未将舞会由他们开舞一事告诉对方,不然指不定Newt就拎着手提箱逃回伦敦了。

 

“对我来说,问题只有一个,”Graves贴过去,左侧胸膛抵上那人右侧肩膀,鼻尖停在Newt耳圌垂边,呼出的气息全数擦了过去,“你愿意当Leta LЕStrange的舞伴,却百般推诿不愿与我出席舞会。”

 

Newt赶忙摇头否认,“你明知事实并非如此,”他别过脑袋,让耳垂远离Graves混着烟草气味儿吐息的骚扰,“我当然愿意与你前去,只担心出了岔子,而你我都不可能如学生时过家家的圣诞舞会那般一走了之。”

 

“你在担心什么?”在Newt完全把脸侧开前,Graves抚上他的脸颊挽留下了,“没人会在意你跳错了步子或是没踩上节拍。”

 

傲罗想Newt大概对MACUSA的新年舞会有什么错误认识,也许是文化差异,要知道他的老伙计们几杯酒下肚就站不稳了,哪儿还踩得准步子,早就对此颇有微词的Picquery主席一上任就将舞会调整到了最前头而不是垫底。

 

Newt被眼前的深褐色眼睛牢牢盯住,注意力只勉强抓住几个词,他故作平静,缓缓地眨了眨眼,“可要是被谁看见我踩到你的鞋——这事儿的发生概率还挺高的,那些倾慕你的姑娘回去就要做个我的小人用针扎了。”

 

Graves极具个人特色的眉毛挑了挑,“若真如你所言,她们早就在我们交往那会儿开始扎了,何必等到现在。”

 

年轻人脸上露圌出些许错愕的表情,这让他灰绿色的眼睛无辜得像头崽鹿,Graves似笑非笑,“不,我刚得知有除了你之外的人仰慕于我。”

 

“一只手都数不过来,”Newt瘪瘪嘴,“万人迷先生。”

 

这下Graves是真正意义上轻笑了声,“承让了,得到我的人生赢家先生。”

 

 

Newt并不是头一次与Graves共舞,去年新年前夕他就跟去了Graves的老宅子。

 

那是次狼狈又浪漫的经历。

 

动物学家面临一堆数量令人毛骨悚然的狐媚子危机扶了扶额头,没办法老房子总是这样,而屋主又不常来清扫。

 

“你一边儿去,”Newt做了个驱逐的手势,“万一被咬到了更麻烦。”

 

Graves记事以来还是头一遭这么被嫌弃,他耸耸肩,退到门口,“好吧,那我就在这儿看着。”

 

这个控制欲有些旺盛的男人还真的就如其言肩侧抵在门框上看着Newt拉扯起窗边巨大的帷幕,眼疾手快地喷洒着狐媚子灭杀剂,同时还要躲避烦人小东西们的攻击。

 

年轻人纤瘦的身躯包裹在白衬衫和粗亚麻布的长裤里,金棕色的后脑勺看上去就柔软无比,和这人的心一样,Graves无法去描摹Newt褪去衣衫的躯体,他们在一个礼拜前的冬至夜才确定了关系,还不是坦诚相见的时候。

 

Percival Graves可是个绅士!

 

Newt抽出魔杖,有些力不从心地朝成堆落到地上的狐媚子施起了清理咒。

 

“清理一新。”Graves走到他身后,Newt连这人的魔杖尖儿都没瞧见那些可能会诱发密集恐惧症的狐媚子们就消失了。

 

“炫耀。”Newt嘀咕了句。

 

Graves抬手揉了揉年轻人蓬松的头发,“是你炫耀在前。”

 

他们幻影移形到Graves老宅是午饭点刚过,等清理收尾已夜幕降临。

“这时候我就无比怀念Queenie的料理魔法,”Newt瘫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几分钟前他才把一只八脚蜘蛛从沙发垫下捉出来装进玻璃瓶里,“Percy,我饿了。”

 

Graves在Newt身边落了座,“我放了家养小精灵的假,不过要是你想的话,我还是能找一两个过来准备晚餐。”

 

“别,”Newt摇了摇搁在靠背上的脑袋,“这可是是新年。”

 

“那我们只能饿着肚子了,”Graves握住Newt垂在一边的手:神奇动物学家的手温热无比,连指尖都泛着可人的热意,他深色的眼睛暗了暗,慢慢舔湿这些手指的念头像个甩不掉的禁锢咒。

 

或者让Newt自己舔湿它们,Graves想,他看着就行。

 

 

“我可以做点东西吃,应该没有糟糕到无法下咽,”Newt侧首望了眼明显有些出神的男人,提前警告道,“就算真那样你也得咽下去。”

 

Graves不置可否,“在料理这件事上我保证要比你有些底气,”他看见Newt灰绿色的眼睛亮了亮,“只是在填饱肚子之后你需要给我些奖励,Scamander先生。”

 

 

Percival Graves要的奖励就是一支舞。

Newt也是头一次跳女步不熟练到笨拙,但他们还是跳完了整首曲子,反正也没有谁在看着,他倒并无太大抵触。

 

 

“把你交给我就好,”Graves右手轻搭上Newt左侧肩肿骨的下方,另一手握起后者的右手,“也不是第一次你把自己交给我了,不是么?”

 

Newt先是耿直地点点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脸颊泛出淡淡的红晕,“……我应该这样,对么?”他抬起左手轻放上Graves的右肩。

 

 

跳舞是另一种身体上的契合与互补,退进间显露无疑,所以Graves几乎不与其他人共舞,这太亲密了,就像做圌爱。

 

Newt紧绷得和他们第一次上圌床似的僵硬,小心翼翼生怕哪一步出了岔,Graves也如那时一般带领和主导着他,而一旦踏上正轨,Newt就会表现得令人惊喜。

 

情人隔着衬衫的轻圌抚仿佛能直触到温热肌肤,Newt知道Graves的体温有些偏低,此刻透过布料却感到丝丝暖意,他想大概是恒温魔法的原因。

 

“右脚退后。”男人贴到他耳边低语,Newt瑟缩了下,颈侧泛出一阵战栗,仿佛前者吻到了这儿,他慢上半拍才遵循Graves的指示,下一个指示立刻跟了上来,“左脚跟上。”

 

年轻人窘迫地偷瞄起脚下,试图避免踩上Percival Graves昂贵手工皮鞋的惨事发生。“看着我,”Graves很快发现了Newt游离的目光,他轻声提醒道,“我可比地毯好看得多。”

 

这话不假。

Newt被动地随着Graves的舞步动作,他望着男人深色的眼睛,多看几眼就跟中了夺魂咒那样任人摆布。

 

Graves搭在Newt左肩的手顺势绕过后者纤瘦的腰,将他搂进怀里。即使Newt不精于交谊舞,他也清楚这不是跳舞该有的姿势,倒像是某种事情的前兆。

 

年轻人这下绷不住,脸轰的一声彻底红了起来。“怎么了?”那个男人故意问道,“你脸红得快滴血了。”

 

Newt摇摇头推脱道,“大概是太热了。”

 

Graves也不去捅破,“那就把马甲脱了吧,在屋子里一件衬衫就够。”他停下舞步,抬手就要去解深驼色马甲的扣子。

 

Newt赶忙躲了下,“不用,”他说服自己他们只是在练舞,作为情人,亲昵些也是正常,像Percival Graves这种一板一眼的男人想必也不会打算在自家老宅子的礼堂里进行不可描述的活动,“我只是紧张。”

 

 

Graves了然颔首。

他不知做了什么,慢三步舞曲悠然地笼罩在礼堂里,“音乐有助于缓解紧张,”男人稍稍退开些,重新摆好了交谊舞最标准的姿势,“舞会上你只需要和我跳完这首曲子。”

 

年轻人点点头,心里不免还是没着落,但Graves没留多少时间给他继续惴惴不安。乐曲进入新的小节后,MACUSA的安全部部长就挽起他的左手迈开了步子。

 

Newt尽可能地跟着,局促与慌张无可避免,所幸曲子唱完最后一个音符时他没踩到Graves的鞋子,也没跳错舞步。

 

正如Graves料想的,Newt是与他无比合拍的存在,那些暧昧黏圌腻的肢圌体交圌缠也好,这些柔和优雅的共舞也好,细枝末节却能窥探出真相。

 

英国人羞涩地抿抿嘴,挺高兴自己不出差错跳完了整首曲子;Graves落了个轻吻在Newt微微弯起的嘴角,又偏移些位置覆上他略微干燥的唇圌瓣,年纪轻的那个巫师有些不好意思,但又无法拒绝情人的示好便任男人咬着自己的下唇,湿圌热的舌圌尖推开双圌唇圌间的缝隙。

 

“唔嗯……”Newt细微低圌吟了声,承受住Graves施与他的推力,顺从地倒在厚实的地毯上。

 

“好了我的男孩,”Graves说,“既然我们练习完了,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Newt漂亮的眼睛转了转,他当然知道对方意有所指,还是装傻问,“比如说给我的嗅嗅重新搭个窝?”金棕色头发的巫师调侃道,“他的金币快堆不下了。”

 

Graves埋头啃圌咬着Newt颈侧,含糊地说了句,“听起来挺不错的,不过我有更好的主意。”

 

年轻人低声抽了口气,他感到有什么炽圌热又坚圌硬的东西抵在自己被撩圌开一角衬衫衣摆的小腹上,“好吧,”Newt妥协不再挣扎,“看在新年的份儿上,Mr.Graves.”

 

“看在新年的份上,”Graves扯下Newt的裤子,“Mr.Scamander.”

 

END

一些正文里未提及的↓

1)到了当天Newt才惊觉Percival Graves是这届新年舞会开舞的MACUSA职员。他不是没考虑过要临阵脱逃,但除非以后不再见Graves了,否则还是乖乖呆着为妙:逃跑的代价绝对会让人永生难忘。

2)他们交谊舞的练习到头来总以另一种运动收尾。 

 

评论 ( 14 )
热度 ( 3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