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Theseus/Newt】Under the Sheets/书桌之间

建议食用BGM:Ellie Goulding—Under the Sheets—

↑大家请去感受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_(:зゝ∠)_按理说文题该翻成床圌笫之间,现在这么翻一是怕被贴条,二来其实也符合文章内容

以及,有骨科车慎入w

 

《Under the Sheets/书桌之间》

 

※ 点我可传送至妮医生的骨科诊所 ※

 

♦ ♦ ♦ ♦ ♦
若将Scamander家魔法强大外貌英俊的长子比为骁勇善战的太阳神,那次子就是被笼罩于其闪耀之下的月亮,唯有凭借太阳的光芒反射惨淡的幽光——明明是亲兄弟却跟陌路人似的找不出一丝共通点,连发色和瞳色也是:Newt更像他们的母亲,金棕色的头发和灰绿色的眼睛,Theseus跟他们的父亲一个模样,金发蓝眼。

 

他们都在魔法部工作,傲罗指挥部部长的位置Theseus坐得稳稳当当;Newt在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下辖的、鲜少有人问津的动物所里和各种小家伙们玩得不亦乐乎,不过他挺喜欢这份工作的。


Theseus是各种舞会与宴会的常客,爱慕他的姑娘一个手都数不过来,Newt却总是在逃避,要是他有机会去瞧瞧麻瓜口中提起的心理医生,他们大多会认为小Scamander先生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但这次他逃不掉了。

 

Newt本来打算偷偷回伦敦,谁知在码头那儿被Theseus逮了个正着,“Artemis,”他条件反射地抬头,几乎同时才意识到会这么叫自己的人寥寥无几,Theseus挡在面前,高出十多厘米的身高衬着初冬刮着寒风的夜色,极有压迫力,“你怎么不告诉我今晚回伦敦?”

 

年纪小的那个Scamander蹩脚地找起了说辞,“我没料到会这么顺利,去的时候要多花了大半天。”

 

Theseus对弟弟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一清二楚,他并未提出任何质疑,只是拉着Newt的胳膊缓步走到路灯橘色的光洒不到的阴影里,悄无声息地幻影移形了。

 


魔法部的新年舞会每年都一个样,到了后半段基本就剩不下多少神智清醒的人了,Theseus自参加那年开始至今从未喝醉,再坚持几年他就能创造部里的新记录了,Newt其实也是,只是他经常缺席,就没了作为比较对象的资格。

 

所以当Scamander家的长子搂着次子隐藏在礼服袍子下纤瘦的腰身光明正大提前离开礼堂,也没人来阻拦或是上前搭话——他们的同事醉得路都走不动了。

 


“真想让别人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Newt小声嘟囔着,Theseus拉起他的手穿过金光灿灿的长廊,空荡荡的回廊里只有他们的脚步声清晰无比,“比还没毕业的学生都要猴急。”

 

“这话有失偏颇,亲爱的,”Theseus头也不回地驳斥道,“若真如你所言,我就在礼堂里找个角落把你办了。”

 

Newt忍住一巴掌拍开Theseus手的冲动,他无奈地被牵着又走了一段才问道,“那伟大的Theseus Scamander先生要带我去哪儿呢?”

 

Theseus突然停下脚步,他回头看了眼Newt,朝最近的那个转角处指了指,“在那儿左转,尽头就是。”

 

“可那儿不是……”

 

你的办公室?

 

Newt回忆了下Theseus描述的方位是哪里,下一秒脸就火烧火燎地热了起来,“……流氓。”

 

他令人敬爱又看起来一本正经地哥哥想带他去部长办公室,做某些难以言喻的事,而他,却连拒绝的念头都没有,或者说这个念头存活过几秒钟,又全部溺死在了Theseus掺着一点儿绿的蓝眼睛里。


 

※ 点我可传送至妮医生的骨科诊所 ※

 

END

 

评论 ( 22 )
热度 ( 3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