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什么!你不是Omega?

※A!Graves/总被误认为Omega的Beta!Newt

 

他们陷在松软得过头的床垫里。

 

“Newt,”Graves轻啮起青年发烫的耳廓,这道低语带着不知名的电荷,瞬间撩起Newt颈侧的战栗,“你准备好了么?”

 

 

凌冽的寒风夹杂着冰雹搭在卧室的落地窗玻璃上,丝毫没能打断屋内与炉火一并烧得正旺的绵绵情意。

 

Newt点点头,“当然。”他的脸颊和鼻翼泛出成熟苹果那般的色泽。

 

“明天我们就能准备婴儿房了,还有孩子的名字,”Graves突然来了兴致,他急促而小声地在Newt耳边念叨起来——Percival Graves几乎百分之百确定对方不会拒绝与自己结合,可亲耳所闻总比假想要令人激动得多,“我喜欢女儿。”

 

Scamander先生有些懵,“等等,婴儿房?孩子?”他躲过Graves落下的吻,灵活地往后一挪,MACUSA的高级巫师就只能亲吻到他的衬衫下摆了,“Percy你该知道男性巫师间的生育率实在说不上乐观。”

 

“是的,这是常识,”Graves也并不着急,他就这么压住对方包裹在亚麻外裤里的长腿,抬头望向一脸疑惑看过来的Newt,“可你是Omega,生育率就接近百分之百了。”

 

英国人脸上的诧异更厉害了,“我是Omega?”他重复了遍,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的理解错误,“所以你们谁都没好好看我提交的入境申请么?那上面写得清清楚楚。”

 

Graves微微蹙起眉头,“Goldstein告诉我你是……”黑发巫师打量了会儿Newt愈发明显的惊愕表情,他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哦,Tina,Tina,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

 

“Tina说我是Omega?”Newt在男人自言自语中猜到了八九分,“而你就这么相信了?”他轻笑起来,连眉角都弯了几分,“你该直接来问我,亲爱的。”

 

 

>>>

 

Tina不是第一个误以为他是Omega的巫师。他们中大多数会在Newt出示证件或是解释后就纠正这个错误的认知,少部分则会坚持这个年轻人是个用Beta身份来掩饰Omega属性的巫师。

 

 

这怪不了他们。

 

在Omega几乎绝迹的巫师族群里,Newt Scamander差不多符合了专业书籍上对这种稀少属性所有者的描述:柔软、香甜、让人充满保护欲、想要亲近,又能勾起心底藏得最深的冲动,另外,具有母性。

 

除了发圌情期。

 

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魔咒或是魔药说不定就能解决这个麻烦。

 

甚至Scamander夫人也曾一度觉得自己家族继难得一遇的Alpha长子之后又会出现个Omega——Alpha的属性分化是最早的,Theseus差不多十三、四岁那会儿就显露出了迹象,Omega要晚上不少,也有过成年后好几年才转变的前列,但Newt过了二十依旧和绝大数巫师一样普通平凡,她就慢慢放弃了这个奇妙的想法。

 

 

Tina Goldstein的想法想必也与彼时的Scamander夫人异曲同工。

 

身为傲罗的她见过凶神恶煞的犯罪者不在少数,但像Newt这么人畜无害的还是头一遭,他们都违反了条例,但本质上确实是不同的。

 

Newt从死刑台上救下她那会儿,Tina嗅到重复不停保证会接住她的男人颈侧泛出淡淡的茉莉花气味儿,这时候零碎的线索串了起来,女巫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个男性Omega。

 

Omega的外信息素一般只有Alpha才能感知到,不过在某些情况下有的Beta也能闻到,比如说发圌情期,或是生理与心理波动剧烈时——逃脱刑场肯定能归进后者的范畴。

 

 

呆在魔法手提箱里的Newt全身洋溢着母性。

 

“到妈妈这儿来,”Tina伸手想要捧起鸟蛇的手僵硬在了那里,她难以置信地盯着Newt柔和的侧脸看了会儿,英国来的巫师毫无自觉,“别怕,妈妈在这里。”

 

噢,仁慈的路易斯啊。

 

女巫心底无声地吼了声。

 

这么一来Tina就更加笃定自己的假设没错了,要是她能得空去问问Queenie——这之后默默然引起的骚动里她没有空闲,就算有她也不会这么做,个人隐私得保护周全——Goldstein家的次女铁定会笑着数落姐姐想太多。

 

Scamander先生就是最普通的Beta,Tina你乱想什么呢!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你又不是Alpha,何必激动成这样?

 

 

Tina Goldstein只认识一个Alpha,她的上司Percival Graves,眼下正连着圣诞与新年的长假在伦敦度假。

 

他的假是Picquery会长强制施行的,不然那个认真负责的男巫真的可能会在假期里宅在MACUSA里批阅那些Grindelwald没能处理掉的文件。

 

“早上好,Graves先生。”Graves下楼时Newt正挥舞着魔杖让煎锅自动给煎蛋翻面,平底锅里的火腿涂着融掉的黄油,滋滋的声响伴随香味弥漫于大厅一角的开放式餐厅里,年轻人抬头朝他笑了笑,“希望我没吵醒您。”

 

他刚才一个疏忽让锅柄撞到了碗柜上,动静就宁静的清晨来说还是挺大的。

 

Graves摇摇头,“早安,我想我是被火腿的气味儿叫醒的。”

 

“那您来得正是时候。”Newt把注意力放回手里的早餐,“对了,Tina给您捎了封信。”

 

 

Graves还记得受老友邀请拜访Theseus位于伦敦近郊宅子,家养小精灵将他从花园外的大铁门领到正门前时Newt Scamander出来应门的尴尬——他知道,甚至有些了解这个名字,却实打实是头一次与他见面。

 

Newt显然也有些拘束:面前这个才是正牌的Graves,可他在纽约那会儿就与长着这张脸的另一个人遭遇过了,真是诡异的体验。

 

年轻人只手搭在门框上,眨着跟小鹿似的灰绿色眼睛,十几秒后才回过神,“您好,Graves先生,请进吧,Theseus被临时召回去开会了。”

 

 

尊敬的Graves先生,

 

听闻您前去伦敦享受休假了,在此打扰不甚惶恐。

 

男人读到这儿,第一个浮出的念头就是Tina Goldstein明明有将她的报告润色得更漂亮的能力,却总在敷衍了事。

 

他跳过了一段没什么意义的内容。

 

我想您会发现Newt Scamander是个很有趣的人。

 

您忠诚的,

 

Tina Goldstein

 

 

>>>

 

“Newt,你得相信我,”Graves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道出的事情可能会引起误会,他直起身,端正地跪坐在Newt面前,“我接近你的唯一原因是仰慕于你,没有其他。”

 

年轻人轻挑了下眉头,故意板着长脸,他当然了解Graves的为人,只是看这个一本正经的男人慌乱是件很有趣的事,“哦,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

 

“Goldstein是在我回纽约之后才向我说漏嘴的,”美国人确实有一丝慌张,但他将其隐藏得很好,“我们在我回去前就……”

 

Newt憋不住笑了出来,“好了Percy,我是逗你的。”

 

Graves的表情顿时精彩起来。

 

英国人抿嘴停下了轻笑,他按着肩头把对方压进床垫里,再跨圌坐上去,“虽然我不是Omega,”Newt垂下眼睛看了眼Graves,又暗示意味浓重地摆腰蹭了蹭某个地方,灰绿色的眼底亮晶晶的,“我也能吞下你那里,Percy,完整地,全部吞下去。”

 

“向梅林起誓。”他似乎嫌不过瘾又加了句。

 

END

小妖精Newt试图搞事的后果是被狠狠搞了桀桀桀

 

评论 ( 43 )
热度 ( 4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