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骨科+Gramander】冥冥(希腊神话AU)

√ 希腊神话AU,私设如山,世界观共用之前我的一篇GGPG

√ 骨科背景下的Gramander

√ 冥王Hades、死神Thanatos以及睡神Hypnos只是代号,这一任分别为Graves、Theseus与Newt

 

Summary:Theseus的傲慢让他遗失了Hades赐予的三样死亡圣器(*1),冥王前所未有地愤怒,为了平息这份能燃烧冥府的怒火,Newt决定去替兄长求情……

 

冥冥

 

"Hades,"Newt踏进宫殿的脚步有些凌乱,"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他在石阶前停下,阶梯往上,薄纱织成的帷幕垂及地面,冥王的王座就在帷幕之后,"我有一事相求。"

 

Graves睁开闭目修养的深色眼睛,高台之下,熟悉的身影披着上一个丰收日他赐予的黑斗篷:冥王偏爱黑色,Newt白皙的肤色很衬纯黑色,两者叠加赏心悦目,“回去吧,”他未像往常那般召睡神登进王座所在之处,而是无情地下了逐客令,“若你为了Theseus而来。”

 

Newt置若罔闻地踩上石阶,一级又一级,Hades给的披风下摆摇曳,无声擦过石阶锋利的棱边,“恳求您重新考虑,”他立于帷幕之外,Graves端坐于里的身姿隐隐绰绰,“我会与Theseus将遗失之物及那三个灵魂带回冥府。”

 

冥王缄默不语,Newt深知这人的秉性,他在权衡,而自己只能等待,不论要等过这个漫漫长夜还是更漫长的时间,他都得等下去。

 

“我不是那种仁慈的神。”Graves最终幽幽地说,如一道宣判划上终止符。

 

年轻的神明敛下睫毛,“您可否记得Orpheus,那个竖琴手(*2)。”

 

 

Orpheus是冥王唯一一次的仁慈,准确来说,是冥王听从了睡神劝说后唯一一次的仁慈。

 

“你没瞧见Orpheus后来的下场么?”

 

“不,Theseus不是Orpheus,”Newt抬起眼睛,透过薄纱他望见冥王坐在由冰冷石头堆砌的宝座上不为任何言语所动。

 

“Graves,求您了。”

 

“何以为交换?”冥王似乎是为对方这声轻唤心软了,“Orpheus献给我美妙的曲子,那Theseus呢?”

 

Newt平静地眨了眨眼睛,他抬手撩开帷幕,微微低首走进去。

 

死国之王默许他一步步靠近,默许他站到自己面前,距离连半米都不足,“莫非你也要替被囚禁起来的Theseus演奏曲子给我么?”

 

“您明知我不善于乐器,”Newt抿嘴僵硬地笑了笑,他松开喉结处系着的黑曜石扣子,那件来自于冥王馈赠的披风贴着苍白的肌肤滑圌下,盘踞于睡神赤圌裸的双足边,宛如一株盛开在黑夜下的恶之华,“但您可以弹奏我。”

 

Graves眯起深渊般的眼睛,黑色披风下Newt未着寸缕,这具身躯介于少年与成年男性间,尚还透露着中性美。

 

“Newt,”他今晚第一次唤了睡神的真名,“穿上你的斗篷。”

 

金棕色头发的青年摇摇头,他曲起双圌腿跪坐到冥王脚边,“Orpheus献给您美妙的曲子,那我将献上自己的贞圌洁。”

 

“穿上你的斗篷。”Graves重复了遍,这次听起来像是命令。

 

年轻的神明固执地要亲吻冥王的手背,却被后者一把捏住了下巴尖,“我以为你倾慕于Theseus。”

 

 

他说得冷冰冰。

 

Scamander家的次子之所以成为睡神,全因长子成了死神——睡眠是短暂的“死亡”,是最接近他兄长的状态。

 

Newt并未否认,在Graves面前说谎是极为不明智之举,“我们只是精神相系。”

 

“若是我收下了你的献祭,”冥王支起掌握在手心里的脑袋,Newt灰绿色的眸子正卑微地恳求着,他没由来一阵焦躁,“Theseus会原谅你的不洁么?”

 

 

睡神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动摇。

 

“你该清楚Theseus情愿为自己的过错被囚禁上几百年,也不愿你为他将贞圌洁交给别人。”冥王松开Newt的下巴,然后挥了挥另一只手,落到地上的斗篷像是有了生命,它顺着Newt脚踝爬上,抚过柔圌嫩圌白皙的腿侧,最后将他裹了严实。

 

Graves俯身在Newt的额角留下轻吻,“回去吧。”

 

Newt抬起眼睛,怯生生地轻声问了句,“您这是接受了我的请求么?”他依旧伏圌在黑发神明的脚下,像只温顺的宠物,连冥王真正的宠物三头犬也比不上的乖巧可人。

 

“无偿的施舍从不是我的作风。”

 

Graves曲起右臂搁在扶手上,再撑着自己的下巴欣赏起眼前悦人的风景。

 

他要比想象中迷恋睡神,也许这也是他出于嫉妒而迁怒于Theseus的理由:他可以轻易地得到Newt的身体,可这人的精神早被死神一寸一寸占满了,不留任何可趁的缝隙。

 

外貌不过二十来岁年轻人的神明不解地眨眨眼,“可您拒绝了我的敬献。”他的语调里能听出些委屈。

 

“是的,我拒绝了那个。”冥王坦然承认,他牵起Newt搭在王座边缘的手,拉着这人进了自己怀里,"也许我可以接受这个。"

 

Newt拘谨地僵硬在那儿,隔着袍子他触到了对方微热的体温。

 

Graves微凉的手按着怀里人柔软的后颈,侧首给了睡神一个不火圌热却无比绵长的吻,Newt犹豫了会儿,伸手搂住他,浅浅回应起来。

 

年纪小的那方阖起眼睛,冥王没有,Newt轻圌颤的睫毛脆看起来弱极了,仿佛爱丽舍里飞舞的蝴蝶那般一捏就碎,他轻轻从鼻子里叹了一口气,就结束了这个浅吻。

 

吐息间冥王嗅到对方耳后淡雅的茉莉花香气。

 

——无瑕与纯洁的气味。

 

“我就当作您答应了。”

 

冥王微微颔首,“前提是Theseus把死亡圣器和三兄弟的灵魂带到我面前。”

 

Newt又凑到Graves面前,亲了亲脸颊和嘴角,冥王都能尝到睡神喜悦的香甜,一丝丝从嘴边渗进唇舌。

 

 

*1,参照HP原作里提到的三兄弟的故事

*2,可参考天琴座的由来

 

 

END

是的,Newt还是个处,Theseus也没碰过他

之后应该会写这个世界观下的骨科初圌夜车w

可是这样Newt就不能和独角兽玩耍了啊,嘤!
 

评论 ( 32 )
热度 ( 280 )
  1. AlecNightsnichoLee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