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GPG】Who killed Percival Graves?

说了不再写GGPG,结果跟你臀 @金鱼臀 港一个脑洞片段时被她补充的设定撩了起来就……就打脸又写了【你特码?

 

※各种意义上的糟糕,请慎入 

 

《Who killed Percival Graves?》

谁杀了Percival Graves?

是我,Gellert Grindelwald说,两次。

一次是在他刻板又缺乏生气的宅子里,一次是在我们温暖的小窝里。

 

所有人都知道Grindelwald在MACUSA眼皮底下逃了出去,但没人知道他从Graves的家族墓园里带走了什么。

 

Percival Graves下葬的那方黑土被谁翻动过,泥土泛出前一夜淅沥小雨潮湿的气息,可来墓地看望他的人都没察觉。

 

他们后来说,以为Graves先生入土不久,泥土自然是与周围不一样的,哪会想到是有人惊扰了他的长眠。

 

 

Graves睁开沉重的眼皮,摇曳的炉火晃动着他的视野,他听见柴火轻微的噼啪声,他闻到烤面包的麦芽香味,他躺在温暖的床铺里。

——除此以外他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Grindelwald倚在床边的摇椅上,手里翻动着硬面抄的诗集,他听见Graves醒来的动静,便从羊皮纸上抬起了眼睛。

 

"你终于醒了,"银白色头发的男人抿抿嘴戏谑地调侃,"我的睡美人。"

 

他期待Graves用鄙夷的眼神瞪回来,他期待Graves深色的眼底跳动不屈的火焰,单是想想令人兴圌奋。

 

然而Graves只是用平静又不起波澜的眸子扫过来,"我饿了,"他不带一丝圌情绪、毫无起伏地说,"我闻到有面包的香气。"

 

 

死神说,转三次回魂石,逝去的爱人就会回到身边,Graves不是他的爱人,Grindelwald还是为他转动了三次回魂石。

 

但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欧洲来的巫师试图弄清到底愚弄他的是死神还是Percival Graves。

 

 

"Percival,Percival,"Grindelwald伏在枕边向Graves低语,"我能叫你Percy么?"

 

Graves涣散地盯着木结构天花板的眼睛眨都没眨,他置若罔闻,对刚才给予食物的举动毫无谢意或是其他表示。

 

"那么Percy,"Grindelwald自说自话地这么唤起了Graves——没有拒绝就是接受,"你还认得我么?"他伸手捏住男人消瘦的下巴尖儿,将他的脑袋掰向自己,"好好看看我。"

 

Graves眨了眨眼睛,缓慢别扭地点点头,干瘪的语调念出了一个名字,没有愤怒,没有恐惧,也没有其他东西,空洞得渗人。

 

Grindewald用摄神取念入侵了被召唤回人间的男人,他只瞧见一望无际的黑暗,无边无际。

 

 

神秘总是让人心驰神往的,但Grindelwald按捺下了他的好奇心。

 

偶尔有几道微弱到转瞬即逝的荧光滑过,巫师将它们收进了玻璃瓶里,就退出了Graves的大脑。

 

 

Graves没有挣扎,也没有头脑被窥探的忿恨与厌恶,一双暗如深渊的眼睛就这么平静地对着老魔杖的尖儿,"看来是死神愚弄了我,"Grindelwald自言自语,"他亲手造出的回魂石带回的不过是个空壳子。"

 

 

黑发的巫师似乎对某个词有所触动,他转了转像是卡住的眼珠,Grindelwald隐约听见强行生锈齿轮滚动时可怖的噪音,Graves垂下眼睛,直直地盯着胸前挂着的回魂石,它正散发着微弱的墨绿色光芒。

 

"这么说,愚弄我的是你?"Grindelwald略凉的指腹抵上Graves的额心,顺着鼻梁抚下,在上唇微翘的弧度那儿停下。

 

这苍白的唇圌瓣尝起来是烟草、巧克力牛奶和血的味道,他突然怀念了起来。

 

 

Graves抬起敛下的眼睛,大概是冷意的刺激,他的躯体温热得根本无法想象曾经深埋于冰冷的地下;Grindelwald放下手,这会儿透过这人的虹膜望能望到对方脑海里的虚无了,他眯起异色的眼睛,慢慢拉近四目间的距离。

 

这次Grindelwald只沾了一嘴泥土的苦涩,最喜欢的血酸味儿也不见了踪影,全因Graves不做任何抵抗,唯有他深色的瞳孔像裂了口子的地府入口,若被好奇心怂恿,就极有可能一去不复返。

 

回魂石给了Grindelwald不完整的Percival Graves,这可不符合他心里的打算,他想要的是那个会与自己针锋相对、最终死在了骄傲与尊严上的男人。

 

那就毁了他。

 

有道声音这么告诉他,这声音听起来像是Percival Graves。

 

反正你毁了他一次,不在乎第二次。

 

Grindelwald惊觉沉浸于Graves眼中的深渊太深,他结束了持续了可能才几秒也可能十几分钟的轻吻,死亡的腐朽气息飘荡在鼻腔每一处。

 

——确实该毁了他,一个残次的替代品。

 

可这确实又是Percival Graves,指尖的触感是最可靠的证据,看来回魂石诚如三兄弟传说那般只能从死神手里夺回失去灵魂的肉圌体。

 

Grindelwald自以为是地以为那是为了诓骗世人不再使用回魂石召唤亡者而编织的精巧谎言——毕竟童话和传说是孕育虚言的温床。

 

※ 只是一辆小破独轮车 ※

 

END or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1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