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Theseus/Newt】极乐之地(希腊神话AU)

《冥冥》的续篇,骨科车慎入

 

极乐之地

 

"Clotho(*1)说过我必会遭此劫难。"Theseus把玩着手里的战马棋子。

 

Newt盯着兄长手里的这枚棋子,"可你熬过了它。"

 

金发的死神瞥了眼全神贯注在棋局上的弟弟,"你向Percival求了情。"

 

这不是个问句。

 

睡神犹豫了会儿才点点头,"我从未背叛于你,Theseus。"

 

"你给了他什么?"

 

"只是一个亲吻,虽然我原本打算献出更多。"

 

"而他也答应了?"

 

这是个问句,带着Theseus极具个人特色的上扬语气。

Newt看着对方的战马落到棋盘上,他的王就这么死了,年轻人挫败地眨了眨眼睛,"是的,他答应了。"

 

"Percival第一眼瞧见你就对你有所好感,大概你是这冥府里唯一真正泛着生气的存在,"Theseus挥挥衣袖,棋盘上的棋子安静地归回原位,"我能理解他,第一眼看见你那会儿我也是这么想的。"

 

Newt抿抿嘴,"Theseus,我……"

 

他的话被轻微的啼叫打断了,睡神顺着声音望过去,毛色雪白的独角兽躲在石头搭起的亭宇后小心翼翼看过来,年轻人立刻就分了心,他起身走过去。

 

Theseus看着与圣洁神兽嬉戏的兄弟,莫名泛起了罪恶感,过了今晚Newt就再也无法亲近独角兽:他将失去处子之身。

 

命运三女神的长女(*2)悄悄告诉过死神,这是他的宿命。

 

她们操纵着推移时间的经线与点燃生命的纬线,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经纬间,天父宙斯也无法违抗。

 

夕阳西下时分,Newt躺在独角兽蓬松的背脊上睡着了,他们周围还窝着几只熟睡的兔子和松鼠。

 

独角兽曲起前蹄趴在草地上也睡得正香,它头上戴着圈花环,出自睡神之手,Theseus俯身,指尖触到的那刻花瓣就瞬间缩水似地干枯发皱,最后碎成粉末,被风带走。

 

"Newt,"他轻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我们该回去了。"

 

 

睡神迷迷糊糊呢喃了声。

下一秒他就被腾空抱了起来,睡在Newt身下的独角兽不满地用鼻子冲Theseus喷了口气,死神并未对此置气,他要把这头神兽唯一能亲近的Newt夺走了,残忍的快圌感冲淡了罪恶感在他心头翻腾。

 

"跟他道别罢,"Theseus低头对独角兽轻叹了句,"今晚之后他将属于我。"

通灵性的动物似乎是听懂了,它黝黑的眼睛里登时写满愤怒与不解,但最终还是蹭了蹭睡眼惺忪的Newt,Newt也亲昵地亲了亲它的耳朵。

 

 
Theseus抱着Newt穿过隐于望不到边际花海里的小道,他们的宫殿在这条路的尽头矗立,“Theseus?”年轻的Scamander圈住兄长结实的腰身,袍子下露圌出一截白圌嫩的小腿,连着脚踝与赤圌裸的双足,一晃一晃的,他疑惑地看了眼似乎没打算放自己下来的Theseus,“放我下来。”

 

死神摇摇头,他轻轻嘘了声就压下了Newt的疑问。

 

 

这是个仪式,可不能坏规矩。

 

Theseus将Newt轻放上石床,年轻人蜷起腿并拢向一侧坐着,背脊因为放松有些弯曲。

 

"我该替你戴上花环,"年长的Scamander跪坐到他面前,伸手拨弄了下Newt细碎的金棕色头发,"但我碰不了那些娇圌嫩的花朵。"

 

※ 你们要的初圌夜车 ※

 

END

*1,Clotho,命运三女神的三女,负责纺织生命之线

*2,即Atropos,掌管切断生命之线

 

评论 ( 14 )
热度 ( 2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