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Graves/Newt】Englishman in New York

梗来自于壳壳  @搭车壳 ,感谢这么可爱的梗嗷呜【趴下

√神奇动物学家Graves/部长Newt(是的你没有看错

√安定的OOC、BUG以及不科学

 

Englishman in New York/英国人在纽约

 

“Scamander先生?”Tina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分明在推开部长办公室门那刻听见上司软软的轻笑。

 

仁慈的路易斯啊,这可爱极了。

 

Newt赶着Tina踏进来之前的那一瞬间完成了把嗅嗅塞进右手边堆满金币的抽屉里、关上再用魔咒锁好这一连串的动作,“是的,”他的嘴角还挂着没来得及收敛的微笑,“怎么了?”

 

“您要的资料,”黑发姑娘将秘书小姐交到傲罗部门做合规审核的文件递给Newt前匆匆瞥了眼,“额,关于美国神奇动物合法私有化的若干意见草案?”

 

Scamander先生给了下属一个暖乎乎的笑容,“谢谢。”

 

Tina发誓在部长书桌边的黑白格地毯上看到了几枚金光闪闪的硬币。

 

 

“小淘气,”待Tina关上门离开,Newt打开抽屉捏着嗅嗅的后颈把它捧了出来,“有这么多金币还想偷我的袖扣?嗯?”他轻轻挠了挠了小动物软绵绵的肚皮,嗅嗅尖厉地叫了声,脚蹼上下乱晃起来,“我会向你爹地告状的,坏东西。”

 

嗅嗅的爹地,Percival Graves,是个神奇动物学家,他有个魔法手提箱,里面装满了稀奇古怪的动物。

 

Tina不是特别喜欢Graves,大概是因为逮住这个男人时天时地利人和哪个都没沾边。她只是碰巧撞见这个衣衫笔挺的英国佬有些狼狈地在银行里追着黑漆漆的小东西跑,察觉到不对劲跟了一会儿又捡到了从他长风衣里落出来的银壳蛋,女傲罗才肯定Graves违反了刚颁布不久的禁止神奇动物私有化条例。

 

正撞上枪口,Tina便以此为由将男人强行带至了MACUSA。

 

“不得不说你们的法律还真是落后,”Graves跟着她走过转门,他驻足于MACUSA熙熙攘攘的大厅,抬头望了眼标识魔法暴露危险等级的钟塔,“与麻瓜相处闭塞,对动物们也一棍子打死,到底该说是谨慎还是恐惧?”

 

Tina拽了拽他的胳膊,“现在不是你发表长篇大论的时候,Graves先生。”

 

他们来到铁笼子似的电梯前,“傲罗办公室。”她对电梯里的矮精灵说道。

 

然而Goldstein小姐不曾料到,就在Percival Graves和她敬爱的部长关上门聊了几个小时后——这么长时间的审问本身就不太寻常——一切都变了:Scamander先生表示他们的反神奇动物私有化法案的确有失偏颇,即日起将进行修正,为此Graves在那之前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违法。

 

 

“你可以摸她的尾巴,再顺着向上摸,”Graves捧一团蓝绿色相间的鸟蛇向Newt做起了示范,“别去碰头,她紧张起来会咬人,也别去动他们的蛋壳,不然你会被当作盗贼。”鸟蛇宝宝的长尾巴缠上他的手腕和上臂,“好姑娘,爹地在这儿。”

 

Newt眨着灰绿色的眼睛趣味津津,“她真漂亮。”鸟蛇小姐似乎听懂了赞美,她伸长了尾巴尖儿,轻轻扫了下年轻人的手腕。

 

“看来她喜欢你,Scamander先生。”

 

“请叫我Newt,我可以叫你Percival么?”

 

Graves点点头。

 

 

雷鸟扇动着巨大的羽翼而下,悬停在距他们不远处万里无云又湛蓝的天空之下。

 

“他叫Frank,是我在埃及发现的。”Graves把鸟蛇轻放回铺满稻草的窝里,他走向雷鸟,Newt不紧不慢跟着,“真是个美丽的巧合,”青年嘟囔了句,“我是Ilvermorny雷鸟学院的。”

 

Graves抬手轻轻拍拍Frank毛茸茸的脑袋,“Ilvermorny?”他随口问了句,“你们的巫师学校?”

 

“是的,”Newt走到Graves身后,充满好奇与敬畏地观察着雷鸟这个只在书上见过的生物,“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

 

Graves轻哼了声,“恐怕那是你没听说过霍格沃茨。”

 

“胡说八道。”Newt如是反驳道。

 

 

最后Newt不得不从Graves的箱子里捎走了一只护树罗锅。

伤风刚痊愈的Pickett贪恋这个陌生人手指的温度与他闻起来暖洋洋的气味,他在MACUSA高级傲罗手里滚了几圈后就再也不肯回树上去了。

 

Newt哭笑不得,小心翼翼地试图让Pickett回去,护树罗锅细细的枝条跟黏糊糊的蜜糖拉丝似的缠着纤细的手指晃来晃去。

 

“额,Percival,我可以……”Newt请求地看了一眼丝毫不打算前来解围的Graves。

 

神奇动物学家正在给树上一溜的护树罗锅喂面包虫,“我可以把他送给你,”他语出惊人。

 

金棕色头发的年轻人赶忙摇摇头,“不不不,我怎么能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需要你帮忙解围,”Graves转头看向Newt,“你看,我违反了禁止神奇动物私有化条例被你部下带了回来,”但听他的口气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这个,“而且我还得请你替我照看会儿一个小淘气。”

 

Graves提到的小淘气,是个黑乎乎软绵绵嘴巴扁扁的嗅嗅,两只黝黑又小小圆圆的眼珠在看到Newt的那刻就闪起了亮光。

 

亮闪闪的扣子!

 

嗅嗅几乎在Graves把他从窝里揪出来的瞬间就扑向了MACUSA的魔法法律执行部部长,Newt没能躲开,或者说他没怎么想躲,就和小黑球撞了个正着。

 

下一秒衣领的扣子就被外表无害的动物揣进了自己兜里。

 

Graves无奈地揪住嗅嗅的后颈使劲甩了甩,两颗扣子咕噜咕噜滚到地上,“把他锁在你的柜子里就行,”他再次把不听话的淘气包放到Newt面前,“我得给他重新弄个窝。”说完黑发男人就消失了,轻微爆裂声后他再次现身于房间角落里敞开的手提箱边,紧接着轻巧地跳了进去,盖子随着这个动静“啪嗒”一声阖了起来。

 

Newt用飞来咒召来两颗脱线的金扣子逗弄着嗅嗅,让贪财的小东西在办公桌上滚过来跑过去,他就在一旁轻笑个不停,Pickett趴着青年的肩头,看了会儿嗅嗅对金扣子的死缠烂打就缩进衣领下睡觉了。

 

 

这是个挺悠闲的下午,没有Picquery主席临时召集的会议,也没有突发事件,除了Tina来过交了份报告外Scamander部长的办公室没有其他访客。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Graves从箱子里钻出半个身子,他朝Newt招招手,“过来。”

 

Newt也没介意对方像是用叫箱子里动物们的口吻唤自己过去,他圈起嗅嗅柔软的的肚皮,小心地躲开他乱踢的脚蹼,然后爬进了箱子里。

 

“希望他没干什么坏事儿,抱歉我不能让他呆在箱子里,”Graves接过嗅嗅,“要是他瞧见我动了他窝里的金币他会扒着我的脑袋不放的,只能找你看着。”

 

一秒不盯紧,这只嗅嗅就能溜得踪影全无,字面意义上的,没有夸张。

 

Newt含糊地哼哼了声,“除了我的袖扣差点保不住之外,一切都好。”他从孔雀蓝的风衣口袋里抽出卷软革皮裹着的羊皮纸,“对了,我需要专业人士过目,”青年灰绿色的眼睛在木屋橘色的照明下泛出柔和的光晕,“我们谈过的法案修正草稿。”

 

Scamander先生找了个暖和的角落坐下来,嗅嗅窝在他的大衣里伸了个懒腰,短手垂在衣领外,歪着脑袋就这么睡着了,Newt隔着衣服抱着他,Graves端坐在工作台前专心读着那份稿子。

 

“Newt我想……”Graves没能得到预料中的回应,他转头才发现那个人倚在墙角没了动静,神奇动物学家无奈地放下笔,起身随手拿了条毯子。

 

Scamander部长睡得很熟,连Graves向他走来踩着木头地板的嘎吱声都没弄醒他,黑发男人弯下腰,轻手轻脚地替Newt盖上毯子。

 

Graves也是头一次看到嗅嗅这么乖巧地窝在谁怀里呼呼大睡,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观察起Newt,末了他单膝跪下,凑到对方耳侧,吐息拂过额角,幽淡的茉莉花味飘了过来。

 

温热的呼吸惊醒了Newt,他迷糊地四下张望了下,手还是稳稳地薄着嗅嗅,“……我睡着了?”

 

Graves眨了眨眼睛当作回答,他没有退开,不然就太刻意了,Newt第一次发觉对方的眼睛是温和的可可色,他也冲他眨眨眼睛,“好吧,希望我没睡过晚饭点。”

 

“我碰巧知道一家不错的日料店,想去试试么?”Graves抬手撩起垂到Newt眼前的几缕金棕色发丝,“顺便聊聊我对那份草案的想法。”

 

兴许是饿了,听闻有美食,Newt的眼底亮闪闪的,“芥末会让我哭的,Percival,”他抿抿嘴纠结了会儿,“好吧,到时候要是我抹眼泪你可不能告诉别人。”

 

“当然,”Graves站起身,“如你所愿。”

 

在他们出发前,得把还没醒的嗅嗅放回新窝里,他会喜欢的,不过他也可能因为醒来见不到Newt而闹情绪。

 

——就跟不见了妈咪的小孩子那样。

 

END

一个彩蛋↓

Graves捧起破壳的鸟蛇蛋对Newt说,“愿意做这个孩子的妈咪么?”

 

评论 ( 18 )
热度 ( 3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