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论Omega信息素的正确用法

A!沈巍/A!赵云澜,双A请注意!

Summary:赵云澜决定发挥主观能动性,改变他跟沈巍躺床上只是纯睡觉的窘境……

预警:一辆大型抛锚车x融合小说&剧版设定,本质是原作粉碎机(喂!


论Omega信息素的正确用法/01


赵云澜难得守规矩地抬手扣响了距他的狗窝——这话要是让大庆听到了,它肯定会炸着毛跳起来尖叫道“愚蠢的人类!这里明明是猫窝!”——仅一条走廊之隔的对门,他另一手搁在外套口袋里,手指有意无意地扒拉几下,指尖碰到了玻璃瓶特有的微凉触感。


今晚成败在此一举。


赵云澜捏了捏安静躺在口袋里的小巧玻璃瓶立马又松开,像是要以此为誓似的——要是这会儿沈巍来应门,他就能瞧见睦邻同志杵在自己套间门口,表情严肃得仿佛又突然发生了什么被移交给特调处的恶性事件。


好在人民教师并不在家:他被冗长的年级调研大会给拖在了学校礼堂里。


这个整天盘算着要把邻居金屋藏娇了的Alpha耐心地等了十几秒,见屋里没有任何反应,又加重了敲门的力度,“沈老师,你在么?”沈巍迟迟未来开门这事儿以极快的频率消磨着赵云澜仅剩的耐心,于是他拍了下门板,扯高嗓子喊起来,“沈巍,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嘿,他还真的不在里面。


几秒钟后赵云澜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令人悲伤的事实。


他用从沈巍那儿顺走的备用钥匙——顺便提一句,沈巍早就发现了,但他没有吭声——打开了房门,屋里一片漆黑,只有外头悬在天边的月亮与路灯漫射出来的微亮让人能勉强看清内部构造的轮廓,于是赵云澜拨通了这人办公室的座机。


电话铃嘟噜噜响了很久,久到赵云澜开始跟形迹可疑的犯罪分子似的在人家家门口转来转去、久到接通音变成令人烦躁的忙音也没人来接,他把手机紧紧攥到手里,泄愤般砰地一声拉上沈巍家的房门。


人民圌警圌察同志郁郁寡欢回到自己家,前脚刚想网上直接下单买个手机给那个活化石寄去,收货地就填沈巍学校的——要是填对门,且不说快递员小哥能否能狗屎运好到正巧赶着沈巍在的时候上门;就算他运气真这么好,沈巍百分之百也会拒收自己没有印象的东西:学校就不一样了,研究所啊出版社啊什么的寄给龙城大学老师的东西太多了,门房会统统代为收下,再转交给各位老师——后脚就奇妙地想起口袋里那瓶东西是在配备给特别调查处的笔记本下的单。


而他,忘记删除浏览记录了。


其实问题不太大,没人敢进他的办公室,也没人知道他的开机密码。


除非今晚值班的林静无聊到想要挖掘下他老板的隐私,那赵云澜,这个号称手机里存着龙城里每一个漂亮Omega联系方式的有为青年就要暴露自己不过是个在网上暗搓搓购买Omega信息素的猥琐Alpha了。


指天发誓,他赵云澜买了Omega信息素不过是为了增加情侣间的情圌趣,绝非出于其他龌龊下圌流的念头——另一位当事人尚且蒙在鼓里,对此事毫不知情——他刚回到办公室,打算整理下课件就回去。


虽然赵云澜信誓旦旦,但考虑到他的一众下属八卦成性,听风就是雨,他还是不放心地赶回了特调处。林静正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垂着脑袋呼呼大睡。他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抬手扶额,无声地叹了口气:自己是太看得起林静了,这小子的好奇心根本就战胜不了睡眠的呼唤。


清空了所有“犯罪证据”后,赵云澜从办公桌右手边的收纳盒里拿出根棒棒糖叼进嘴里,如释重负地走出办公室,末了还不忘重重地扣了几记林静面前的桌板,“喂喂喂醒醒,付你值班费不是让你睡觉的。”


林静显然是睡迷糊了,头晃来晃去,镜片后的眼睛眯成两条缝,愣是没认出来眼前站着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赵云澜自觉逃过被冠上“色圌情狂”这一天大的耻名,心情正美丽,倒也没太计较,就这么离开了特调处。



沈巍没在停车库里看见赵云澜的车。


他们俩的车位跟他们的套间一样是面对面的,要是没什么特殊情况,这个点警圌察同志的车肯定已经乖乖在车位上停好了。


他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沈巍看着电梯上方显示屏中跳动的楼层数,心里寻思着到家打电话去问问赵云澜什么情况、需不需要帮忙,但很快他就自我否决了这个想法。


沈巍推开门就嗅到了赵云澜留下的信息素气味,那人离开有些时候了,味道淡得很,大概除了他沈没人能闻出来,他颇为在意地回头看了眼对门,却终究没能迈过这就几步路的距离,而是反手轻轻阖上了房门。


这时候,饶是沈巍也不知道,赵云澜正踩着油门往回赶,而他口袋里那瓶买来所谓促进情圌趣的Omega信息素提取液也跟着飞快的车速在玻璃瓶里晃来晃去。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3 )
热度 ( 5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