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论Omega信息素的正确用法—02—

A!沈巍/A!赵云澜,ABO世界观下双A请注意!

Summary:赵云澜决定发挥主观能动性,改变他跟沈巍躺床上只是纯睡觉的窘境……

预警:一辆大型抛锚车x融合小说&剧版设定,你沈马甲还穿着x

前文:01


论Omega信息素的正确用法/02


沈巍看了眼搁置于角落矮桌上的古铜色拨盘式电话,又逃避似的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教案上。他如是逡巡了两三个来回,终于受不住这份纠结,利索地阖起收纳用的薄文件夹,起身走到矮桌边,细长的手指刚要探向仿佛是个什么棘手活物般的电话。


就在这时,规规矩矩的敲门声响了。


“沈老师。”门外的赵云澜这次确定沈巍回来了,停车的时候他看见了对方的车,现在柔和的日光灯光线又从门底下的缝儿里钻了出来,“我知道……”


“真稀罕你竟然学会敲门了。”沈巍透过镜片快速打量了下赵云澜,那人嬉皮笑脸的,没什么明显的外伤痕迹——看来不管刚才是什么事把他从家里给拖了出去,充其量不过鸡毛蒜皮,成不了气候——他把门推开,“进来吧。”


赵云澜进门时冲沈巍谄媚地笑了笑,“沈老师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个爱岗敬业的好警圌察,怎么说得我像个流氓。”


沈巍没去搭理,他朝屋里组合沙发的方向比了个邀请的手势,“坐吧,我给你泡壶茶。”


“别,我今晚还想睡个好觉呢,茶就免了,”赵云澜大咧咧地坐进了更为宽敞的长沙发那边,“白水就行了。”


沈巍点点头,也跟着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落了座,他伸手覆在摆放于茶几上的瓷茶壶壶体,没多久里面盛的冷水就热了起来,几缕蒸汽从壶嘴飘了出来。


“我自己来就行,”赵云澜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按下沈巍要端起茶壶的手,煞有架势地往两个人的茶杯里各倒了大半杯,“深夜叨扰了,哪敢再让沈老师费心思照顾我这个不速之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是沈巍疑心重,而是赵云澜演技实在是不怎么好,他刚想开口,一股清冽的草木香糅进了空气里,暗香浮动——这是赵云澜信息素的气味,第一次嗅到的时候,沈巍就觉得它已经魂牵梦绕了自己很多年——把到了嘴边的调侃硬是给塞了回去,“今天的案子顺利么?”


“当然,当然。”赵云澜胡乱答应着,心里却想明明特调处已经好些天没案子了,沈巍是哪儿听来他们去办案了?不过考虑到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待办,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儿过了今天再说也不迟,“托沈老师的福。”


沈巍的眼睛在镜片后眯了起来,从赵云澜的角度正好能瞧见对方细长的睫毛跟蝴蝶拢起翅膀时贴合在一起那般流畅而漂亮的线条,“说吧,出什么事了?”


赵云澜一副坦然地挥挥手,“有我在能出什么事儿。”他试图无视沈巍投射过来的探究眼神,最后却还是没招架住,连忙说:“行行行,我坦白,你从宽,行吧。”这Alpha从口袋里拿出颠簸了一路的小玻璃瓶,稳当地放到木质茶几上,“老朋友给的,我寻思着好东西怎么能独享呢?就来找沈老师了。”


听到这里,沈巍还是云里雾里的,


失算,赵云澜忘记沈巍这个活化石属性了,恐怕沈老师是想破脑壳也想不出来现在网上还有卖Omega信息素提取液这种“有伤风化”的东西吧?他瞥了眼沈巍疑惑的眼神,一不做二不休,用拇指的指甲顶开了软木塞。


刹那间,幽静淡雅的屋子里就给浓烈而馥郁的香甜味给盈满了。


沈巍几乎在嗅到这气味的同时就跳了起来,落荒而逃般地冲到书桌那儿,双手撑着桌缘,垂着脑袋喘起气儿来;赵云澜活像见了什么百年难得一遇的新鲜事儿似的,坐在原地瞪着眼睛看了会儿戏,才猛然想起今晚他是来搞定沈巍的,而不是来看他笑话的。


像沈巍这种读书人,心气儿可傲了,还好他没丢失绅士风度地出声嘲笑对方,不然打得噼啪响的算盘就要落空了。


“沈老师,沈老师。”赵云澜安抚道,然而却毫无诚意地放任那瓶罪恶的源头敞开着,没把木塞塞回去,“我还是第一次瞧见有Alpha闻到Omega的味道被吓跑的。”


沈巍抬起头,凌冽的视线飘过站起身正打算往这边走的赵云澜,而后落在那玻璃瓶子上,“关上它,”他听见自己用起另一种冷冰冰的声线,仿佛下达命令般说道;只见过沈巍对外文质彬彬又儒雅一面的赵处长愣了愣,“我说了,把木塞放回去。”


在泡汉子这事上从不轻言放弃赵云澜张嘴想再周旋会儿,谁承想被一道冷冽的淡香味给扼住了喉咙:那冰冷的味道像是直接在鼻腔里融开,一丝丝渗进呼吸道与肺叶里,裹着缥缈而幽淡的香味,但很快他的嗅觉就为低温所冻伤,全然分辨不出先前的淡香。


赵云澜僵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清清楚楚地闻到沈巍的信息素,也是他头一次觉得自己大概招惹了什么不好对付的主。


“赵云澜,”沈巍不再是刚才那副被Omega信息素给惊得魂飞魄散的“窝囊模样”了,他从书桌的庇护后踏出来,一步步朝赵云澜逼近,而他周身散出来的气味仿佛具现出了拥有实体的形态,一束束直直戳上赵云澜露在外头的皮肤,“我不喜欢把一句话重复上两遍。”


然而现在轮到赵云澜犯怂了,他的双脚像被沈巍的信息素给凝在了地面上,向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更别说是回到茶几边收拾起玻璃瓶了。


沈巍在仅隔一步之遥处停下脚步,镜片后刺来的眼神跟大型猫科动物长着倒刺的湿圌热舌圌头似的,舔圌过赵云澜每一寸皮肤,并残酷地卷走柔圌嫩的血与肉,“好吧,既然是你挑起来的,”他似乎是认定对方不愿意结束这场“闹剧”,“那么我奉陪到底。”


To Be Continued…?


下章发车,请各位拉好扶手x

评论 ( 26 )
热度 ( 5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