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美人计

Summary:美人不留着关键时刻去施美人计还能干嘛?

√ 巍澜澜巍无差,傻白日常片段

√ 小说&剧版混合设定,沈老师没掉马,私设如山(咦?

大半个月前发过一次,奈何不停被贴条,大刀阔斧改了下来重发


《美人计》


“不行,”楚恕之眼睛一横立马否决道:“小郭虽然面孔生,但你们真觉得他能从别人嘴里挖出情报来么?”他搁在桌上的两条腿一放,“不被人反套就谢天谢地了。”


郭长城的头点得像个打桩机,“是是是,楚哥说得……”


“那怎么办?”赵云澜日常斜躺在会议桌旁的沙发里双手一摊,“我们这些老面孔大概没进门走几步就被赶出来了。”


祝红的蛇瞳跟发现猎物般收紧了,“这不还有我们新聘用的顾问么?”


闻言,沈巍略显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你个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呢?”赵云澜不知为何慌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人一个当老师的,怎么能让他往夜店跑?”他看向沈巍,“沈老师你放心,我绝对不允许……”


“我没问题。”


沈巍语出惊人,梗得赵云澜后半句话在喉圌咙口,吐出来也不是吞下去也不是,“咳咳……”他清了下嗓子,“你说什么?”


“我说没问题,我可以去。”沈巍笑得云淡风轻,“什么时候?”


祝红大概是嫌站在那儿的赵云澜还不够懵逼,上前不轻不重拍了他一下,“人家美人都发话了,美人计哪儿有不用之理?”


行吧,合着他们堂堂特调处已经沦落到要靠个文人施展美人计来查案子的田地了?


“沈巍你跟我过来。”赵云澜拽过沈巍的胳膊,拖着他就往处圌长办公室走,“好好内勤不当偏要野了心撒腿跑外边,我又不是请你来当外勤的。”他一边把沈巍向门里拽,一边小声嘟囔,声音很轻,只有跟在身边的顾问先生能听到。


沈巍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浅笑,但很快却收敛回去,带出的动静还不如投掷进湖面的石子,连些许的涟漪都没有;赵云澜自然也察觉不到,他砰的摔上门,没拽人的手拎起把椅子搁到办公桌前,然后一个眼神丢给沈巍让他自己体会,“坐下。”


这场面颇有老师在不该学生出入的场所抓到自己学生再带回办公室训圌话的即视感——沈巍一向是老师们的乖宝宝,类似的体验这还是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赵云澜坐进办公桌后的转椅,顺着椅背就滑下去了小半个人,桌上收纳盒里拿出来的棒棒糖这会儿正被他咬得嘎吱作响,“我说沈巍你缺心眼儿是不?问都不问清楚就答应了,还美人计,你知道美人计是什么吗就乱答应。”


“美人计出自《三十六计》,”沈巍不愧是当老师的,知识储备量相当可观,他稍加回忆就出口道:“春秋时期,越王勾践败于吴王,便用美女西施和贵重珠宝取圌悦之,令他……”


“停停停,打住。”赵云澜眉头皱得出了条明显的褶皱,“沈老师,我请你来特调处不是给我上文化课,更不是跟着外头那帮人瞎胡闹,”他半是做戏半是真情实感地叹了口气,“外头那些人,除了小郭,哪个是普通人啊?你有几条命跟着折腾。”


沈巍听出了担心,微微笑了笑,“赵处圌长多虑了,你不也是肉圌体凡胎,还肩负着下属的安危,我虚长你几岁,不求做得比你出色,但求不在你之下。”


文绉绉的几句话听得赵云澜是一愣一愣的,除了小时候他母亲有时兴致起了会跟扯上几句之外——当然在赵母认清自己儿子不是读书的料之后也不再继续咬文嚼字了——就没人跟他这么说过话了,“你这细皮嫩肉的书生怎么好跟我比?”


他死乞白赖请沈巍来特调处的初衷是掺着私心的,说得通俗易懂点就跟普通公司请了个漂亮的前台小姐,放着啥也不做看看都觉得舒服,而且沈巍可比前台小姐有能耐多了。


沈巍显然对“细皮嫩肉”这四个字颇有微辞,但他没吭声,只是眨巴眨巴几下眼睛,等赵云澜继续把话说完。


“这样吧,我让汪徵给你拟份任职条件书,”赵云澜一拍桌子,领圌导派头突然来了劲儿,“你的工作范围仅限于案头工作,纯内勤,刚才你答应祝红的我去给你推了。”


“之前邀请我加入特调处那会儿是谁愁眉苦脸跟我哭诉人手不够来着?”沈巍抿嘴笑笑,“现在我来了你倒不愿意使唤我了?”


“这不是不同时期不同方针么?”赵云澜大言不惭,毫无被人看穿心里小九九的不好意思,“就这么定了,而且你还得教书,实在没时间也不用天天来报道,我去找你也行。”


这番话足以让赵云澜荣登本年度龙城十佳好领圌导之首,耿直如沈巍却不是特别领情,尤其是当他总算反应过来赵处圌长这绝对是以权谋私时更是心情复杂——谁知道这人以前干没干过一样的混事儿——“你这是把我招来当摆设吧?”


“瞧这话说的,”赵云澜死活不承认沈巍某种程度上抓住了重点,不过不是摆设,是那种上好的青花瓷瓶,只有阴雨连绵之日才能烤出的天青色,“沈老师再不济也是本多功能辞典吧。”


如此不矫揉造作的比喻沈巍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回听到,他不清楚自己看向赵云澜时脸上的表情如何,但他们相望几秒钟后几乎是同时憋不住笑出了声。


跟沈巍说上两三句,赵云澜的遣词也在他所能达到的层面上雅致了不少,“怎么着,今晚沈老师愿意拨冗赏脸一起吃个饭么?”


“特调处的迎新会?”沈巍不由得想到刚到龙城大学任教那年一个劲儿推酒的迎新会,现在回忆起来依旧历历在目,令人望而却步。


赵云澜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什么呀,他们活没干完还想去吃饭?”他指了指沈巍,再冲自己比划了下,“就我俩,我家小区外有家酒店的西餐不错,有兴趣么?”


沈巍笑着摇摇头,“不了,既然有案子要忙,我也留下来帮忙吧。”他不是没瞧见赵云澜脸上略显落寞的神情,“等事情告一段落,我请你来我家吃饭吧,我刚搬了新家,正缺个人暖房子。”


“沈老师爽快。”赵云澜又飘飘欲仙、自我感觉良好了,“那可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END


彩蛋:


林静使劲摇了摇手里的小玩意儿,“这东西怎么好一阵坏一阵的。”他自言自语嘟囔起来。


祝红一把抢过来贴近耳朵,除了轻微的电流声外啥也听不见,“你啊,这次难得老赵没来得及把窃圌听器拆了,你倒关键时候掉链子。”她把耳麦扔到桌子上,“他们刚才说什么了?”


“你还是别听为妙,”林静耸耸肩,“狗听到都要聋了,我们头儿哪儿是招了个顾问啊,分明是给家属硬加了位置而已。”


楚恕之在一旁听了会儿,“哼,男人。”


只有郭长城坐在楼梯上,下笔如有神:赵处圌长兼顾家庭与工作本事不愧是领圌导级别的,就是不一样。


评论 ( 9 )
热度 ( 50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