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蝙超BS】O Castitātis Lilium/无瑕(架空AU)

√ 初次尝试严肃向正剧,写给亲爱的秃太,爱你=3=  

√ 你们大概会发现我疯狂地向加缪的《鼠疫》致敬,但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这里

√文名O Castitātis Lilium,拉丁语,意为纯洁若百合

 

—序—

 

大都会成了座城中城。

 

摘下面具那会儿克拉克嗅到弥漫于空气中浓郁的焦灼气味,混着死亡的腐朽与烂在内脏里的哀嚎。

 

这令人不悦的味道自始至终是在的,只是鸟嘴面具中空部分里填充的草药稀释了一些,他皱皱鼻子,没将面具戴回去。

 

以莱克斯·卢瑟为首的权圌贵在瘟圌疫全面爆发前就跟耗子似的蹿进了中心城区并强行封圌锁起来,那些没能挤进去的平民们像是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成了死神镰刀下的亡灵。

 

“小家伙,”黑发青年蹲了下来——《守则》上明令禁止医护人员接近疑似病毒携带者,可他没法儿扔下刚被夺走双亲的孩子,“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但我得把你带去医院。”

 

她的父亲是肯特医生第一个病人,这之前她的母亲已经病死快半个月了,他持续高烧不退,颈侧淋巴与四肢水肿。

 

克拉克这次造访时,病人的侧腹部生出的几块黑斑又大了不少,他想向这屋子里唯一知情且神智清晰的女孩询问她父亲几天来的状态,而小姑娘却害怕地蜷缩在角落里,不敢靠近也不愿与医生有任何形式的交流。

 

过了中午,就在克拉克留了些消炎药打算离开那会儿,他的病人痛苦呻圌吟起来。

 

“有鬼东西在烧我,医生,它要把我烧死了。”那个中年男人含糊地说。

 

克拉克都没来得及做些什么,他几乎是眼睁睁看着对方原本就消瘦干瘪的脸颊凹陷了下去,脸色铁青,嘴唇泛黑,呼吸急促。

 

“爹地!”小姑娘也顾不上自己对克拉克那身装束的恐惧,飞快地跑到了床边,脏兮兮的小手攥住父亲的衬衫下摆,可他只是瞪着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青年的眼前闪过连走廊都被病人塞得满满当当的医院,还是作了决定,“我去叫救护车把你父亲送去医院,”他试图将他们分开,但女孩儿说什么也不肯放手,“你也得跟我们一起去。”

 

他担心这孩子也被感染了瘟圌疫。

 

等救护车来的时间里,男人的病情突然恶化,他的体温飙升到四十多度,全身的淋巴都涨了开来,看着一戳就能暴出恶心又黏圌腻的脓黄液体。

 

“玛莎……”

 

克拉克愣了会儿,才意识到对方在唤自己的女儿。

 

他的女儿哭了起来。

 

在医生晃神的当口,男人像被人勒紧了脖子,脸色愈发青紫,离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不过就几十秒钟。

 

“我爸爸怎么了?” 

 

“他去天堂了,”克拉克说,“再也不会有什么折磨他。”

 

女孩子的背影抗拒地颤抖起来,她小声啜泣,死死拽紧父亲破烂又血迹斑斑的衬衣不愿松手。

 

克拉克干脆伸手拦腰抱起了她,他得确保尚未出现感染症状的“健康人”远离成为病毒温床的遗体。

 

女孩子哭得更厉害,陌生人披着的亚麻布长袍上,浸透了醋再风干的酸涩气味让人不安,那张鸟嘴面具令人惶恐,在她尚未成型的认知里,这些带着恐怖面具的人是死神,所到之处横尸遍野。

 

“别害怕,亲爱的。”克拉克柔声安慰道,他想去亲吻她的脸颊,但不行,这是被禁止的。

 

兴许是青年仿佛春风般和煦的嗓音软化了女孩的恐惧与抵触,她悄悄瞥了眼抱着自己走出家门的男人。

 

——然后她瞧见了天使。

 

莱克斯曾向年轻的医生抛出过“橄榄枝”,他赠与克拉克进入中心城区的邀请券——多少人的梦寐以求,黑头发的青年却拒绝了。

 

“不,莱克斯,比起你们来说,城外的那些人更需要我。”克拉克站在缓缓合上的铁门一侧,他的面前是莱克斯口中所谓的“伊甸园”,身后是这人描绘的地狱。

 

那个矮个子的男人在铁门另一侧,“克拉克,”莱克斯的语气里有不甘,但更多的是怜悯,“要是哪天你快死了,来这儿,跪下求我,”他吸吸鼻子,歪着嘴笑起来,“我会给你一枪让你死得痛快,向我死去的老父亲起誓。”

 

克拉克带玛莎回医院的路上遇到了个人。

 

大都会除了中心城区外人迹罕至,人们都涌到了医院,克拉克对交叉感染忧心忡忡,可尽管他不停劝说,没有一个人肯离开。

 

年轻人有好一阵子没听见鸟儿的啁啾了。

 

这儿再也不是原来那座城市的模样,你怎么能想象它曾经绿树成荫、花朵惹人怜爱,以及白鸽扑腾翅膀飞过晴朗的天空。

 

“若这就是你们大都会医生的自我保护意识,”克拉克碰见的男人要高出他半个头,就体型来说是年轻医生见过最完美的比例;这人戴着奇怪的机械式面罩,遮起鼻子及以下的脸部,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沉闷又不近人情,“我倒不是很惊讶瘟圌疫在大都会蔓延得如此迅猛。”

 

克拉克从来不是火爆脾气,但并不意味在遭受无端挑衅时他会选择忍气吞声,“先生,”他按下怀里女孩子的脑袋,不让她掺和其中,“我是个医生,自有分寸。”

 

布鲁斯·韦恩在大都会爆发瘟圌疫后头一次踏上这片曾经美好而安详的土地。

 

哥谭市强硬拒绝从隔海相望的大都会逃出来的人们:是的,他们看起来都还健康,可谁能预料假以时日他们中某些人,或者就那么一个携带者发病的话,可怕的病毒就要肆虐黑夜之城了。

 

韦恩先生是此项决议的支持者,对那些心存一丝希望的大都会人来说,残酷无情毫无怜悯,可这些并非他的本性。

 

“不,当然不,市长的决定完全正确。”戴着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伪装的布鲁斯戏剧性地说。

 

就算测试结果表明他们并未受到感染?金发的女记者将话话筒凑近了些。

 

“很遗憾,我得说是的。我,包括哥谭所有的人都没法儿拍板保证瘟圌疫不会随着大都会人而来。”

 

他需要在确保哥谭不受侵害的前提下对大都会尽到最大的帮助,为此布鲁斯甚至不顾阿尔弗雷德的阻拦,戴上就当时科技来说最为先进的防毒面具,驾着直升机前往了瘟圌疫的重灾区。

 

“要你真的懂行,”布鲁斯细细打量起自己在这座“死城”空寂的街道上第一个望见的男人:他的装束告知了他医生的身份,“就不该穿得跟要去参加万圣节派对一样。”

 

难道你们指望靠这落后的鸟嘴面具躲避被感染的危险?

 

这句质问徘徊在布鲁斯嘴边,他选择了另一个讽刺意味不算浓重的说法,“不过考虑到你摘下了面具,也许你幡然醒悟了?”

 

有那么几秒钟克拉克没费心掩饰爬上眉头的愤怒与厌恶,但很快理智就控制住了场面,“我对你的说教毫无兴趣,”他绕开陌生人走了过去,“离开这儿,你看起来是个有钱人,那去找莱克斯·卢瑟吧。”

 

“我为何要去找他?”布鲁斯跟了过去。

 

女孩子的下巴搁在医生的肩膀上,她眨巴着蓝色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打扮古怪的男人,克拉克像是为了甩掉对方,脚步快了不少。

 

“我来这儿并非为了他所谓的‘净土’。”布鲁斯不紧不慢跟着,“我是来帮助你们的,大都会人。”

 

这个冷冰冰的称谓勾起了克拉克某段不愉快的回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曾在哪儿听过陌生人的声音,不完全吻合,却又说不出的相似。

 

还有那双可可色的眼睛。

 

哦。

 

布鲁斯·韦恩,拒绝了那些病理检测为阴性的苦难人们的罪魁祸首之一。

 

克拉克停下脚步,“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助,韦恩先生。”他连头也没回,“大都会不欢迎你,哥谭人。”

 

 

应该没啥人想看,这篇就只写到这里,不会有后续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