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ee

渡る世間鬼ばかり

© nichoLee
Powered by LOFTER

痛觉残留(下)

√ 澜巍 ‖ 老赵切开黑 ‖ 强圌制爱 

√ 私设如山、各种雷,请量力食用

√ 前文:(上)(中)


《痛觉残留》


(下)

 

“云澜。”

 

沈巍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他抬头,在赵云澜推门而入前摆出与照片中那个“沈巍”最为相似的微笑。

 

风尘仆仆踏进家门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他在原地愣了会儿,脸上的表情由疲倦一寸寸转为狂喜。

 

“小巍你……”赵云澜大步走来,速度极快,仿佛就连正常步速走到床边这几秒钟都等不了,“你想起来了?”

 

“……很零碎的片段。”沈巍斟酌着用词以免露了马脚。

 

他在说谎,他并没有想起任何东西,可他得让赵云澜相信自己正在恢复记忆,这样他才能找到逃跑的机会。

 

“我以前都这么喊你对吧?云澜。”

 

赵云澜坐到床侧,喜悦溢满一天奔波后略显邋遢的脸,他凑过去亲了亲沈巍的额角,“是,不过在特调处里你总爱叫我赵处圌长,我觉着好玩也一直回你沈老师。”

 

沈巍巧妙地躲开了男人直勾勾望过来的眼神——那里头疯狂摇曳着的火舌似乎只肖看上一眼就会引火烧身——他敛下眼睫嘟囔了句,“听着有点像调圌情。”

 

“大庆也这么说过。”沈巍的低语令赵云澜更是喜出望外,甚至都止不住嘴角的上扬,“你还记得大庆么?”

 

沈巍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你可以带我见见他么?”

 

------------------------------------------------------------

 

他决定再次逃跑。

 

上一次的尝试过于急促与无谋,尚未成形就被扼圌杀在了摇篮里,而这次,他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制定一个计划。

 

赵云澜出门或是没法儿亲自盯着沈巍时会把他铐在床头的铁架子上;余下的时候手铐与脚链也与沈巍如影随形,怎么都甩不掉,但至少他可以拖着哗啦作响的铐锁在赵云澜家里“自由”地行动。

 

沈巍会在赵云澜亲圌吻他时表现得极为顺从。

 

客观来说,他很喜欢男人鼻息里淡淡的烟草味以及他的吻技。有时沈巍会迷失自我,无法分辨清某个缠圌绵而柔情的湿圌吻到底是逼不得已的演技,抑或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赵云澜不再有越界的行为,最为亲密的止步于拥抱与亲圌吻,大概是上次沈巍第二天吐得天翻地覆一事对他也产生了不小的撼动——沈巍对此暗中倍感安心:他可以习惯拥抱、可以适应各种各样的吻,但唯独最后一道坎怎么也跨不过去。

 

他觉得那档子事儿是用来与心爱之人升华爱意的,要是生冷不忌,便就与动物无异了。

 

------------------------------------------------------------

 

“哎,老赵最近心情不错啊。”大庆撑着下巴半趴在办公桌前,待轻哼小曲儿的赵云澜走进处圌长办公室才小声嘀咕道:“找到第二春了?之前沈老师……”

 

楚恕之清了清嗓子,示意他别再往下说。

 

沈巍失去了力量与记忆,走在路上碰见都形同陌路,但楚恕之对沈巍、对黑袍使的敬畏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够抹消的?

 

“你的窝不是搁赵处圌长家里放着么?”林静转过头,镜片闪着八卦的反光,“怎么,你都没有一手资料?”

 

大庆耸耸肩,“他大半个月前把我从家里请出来了,说是有私事儿要处理,你没发现这些日子我都住在特调处么?”

 

“可这,一点儿都不像老赵会干的事儿,”本不打算加入对话的祝红不再噼噼啪啪输着报表,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一众同事,“他再混账也从没把大庆扔一边不闻不问过吧?”

 

楚恕之琢磨了半晌,“长城,你跟我去龙城大学看看沈教授是不是还好好呆在那里。”他站起身,一把拽过显然不清楚怎么了的郭长城,“我怀疑老赵的异常,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沈巍。”

 

楚恕之是多此一举了。

 

当他们得知沈巍因为课题研究将近三周没有在学校露面时,大庆在赵云澜屋里见到了理应与他们不再有所瓜葛的沈巍,以及挂在沈巍身上的手铐与脚镣。

 

“老赵你疯了吧!”大庆傻乎乎地盯着沈巍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要骂醒他的铲屎官,“监圌禁与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是犯法的!”他气得像一只炸毛的猫,龇牙咧嘴,赵云澜却压根不当回事,“你还是知圌法犯法。”

 

沈巍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赵云澜干的“好事”可不止这两件,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声不吭地任由他们站在自己面前,争论不休。

 

“我不能没有沈巍。”赵云澜在大庆的质问下沉默了许久才缓慢而郑重地说,“前几个月我只能在一边偷偷看着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他转头看向沈巍,一字一顿,“你说我疯了?行,疯就疯吧,总比死了强。”

 

沈巍的心被这些话给狠狠拧了下。

 

大庆一时语塞,他偷瞄了眼沈巍,沈巍也朝他看了看,“云澜,能让我和大庆单独聊一会儿么?也许对记忆恢复有帮助。”

 

沈巍已经捏到了赵云澜的软肋,只要他表现得乖圌巧、只要他演出赵云澜心里那个沈巍的模样、只要他说如何如何有助于恢复记忆,男人基本都会无条件答应。

 

果不其然,赵云澜答应了,“我抽根烟留回来。”他离开里屋去了阳台,三层玻璃加厚的落地窗阻隔了呛人的烟味,也模糊了屋里那两人轻声的对话。

 

“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大庆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但从刚才他与赵云澜的争论来看,这年轻人至少头脑还算清楚,沈巍觉着兴许可以赌一把——反正他也没什么退路了——“我想不起赵云澜还有你们,可能这辈子也想不起来,”他飞快地说着,唯恐赵云澜提早灭了烟回来,“我知道这是不情之请,但我还有工作还有生活,请你帮我逃走。”

 

大庆的眉头蹙得紧紧的,“沈老师,我以前都这么叫你,现在也不改口了。”他瞟了眼阳台,“我们老赵对你一片深情我们都看在眼里,你,你就不能试试跟他……”

 

“我不记得他,对我来说他只是个第一次见我就把我绑到他家里囚圌禁起来的犯罪分圌子,”沈巍自知这话很伤人,可他不是那个沈巍了,他没法儿承受赵云澜狂风暴雨式的爱,他也受不起,“我清楚他对沈巍有多痴狂,我也能原谅他所做的一切,但……”

 

“但我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了。”

 

大庆叹了口气,“龙城里都是特调处布下的眼线,我建议你离开这里,别想着报警,老赵在警圌局里都有兄弟。”

 

沈巍听出年轻人松了嘴,便赶紧追加道:“我正有此打算,”他诚恳地望着大庆,“请用我的名义买一张下周五晚去清都的火车票,再买一张同一时间去千首城的;到了那天,麻烦你们拖住赵云澜,而我,”沈巍自嘲般地展示了下手上的镣圌铐,“你知道在哪儿把车票交给我。”

 

大庆笑了笑,“你还是留了一手,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儿。”

 

人这生物真是奇妙,就算没了记忆,这沈巍身上还是能瞧见从前黑袍使杀伐果断的影子。

 

“算是吧,其实我……”沈巍警觉地听见落地窗被拉动的声响,他巧妙地换了话题,“哎,要不下次带我去特调处转转吧?”

 

大庆愣了一两秒,立刻机灵地接了话,“还是让老赵带你去吧,多方便,反正他天天都得去,光明路4号离这儿也不远。”

 

“云澜?”沈巍请求的眼神里带着点撒娇。

 

赵云澜被这眼神捧得人都飘了起来,“行啊,要不现在就走?”

 

------------------------------------------------------------

 

沈巍过于顺利地搭上了去清都的车,登车前他在电子检票口给前往千首城的车票也打了时间戳。

 

赵云澜这会儿正被特调处里的事儿绊住了腿,等他意识到沈巍不见冲到铁路局来调取出行记录那会儿,就会发现两张沈巍名义下去往不同城市的车票都有乘坐记录。

 

这不算高明的招数争取不了多少时间,可关键时刻,能拖多久是多久,对现在的沈巍来说,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

 

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望着车外延绵起伏的道路,心底飘着无法散去的不安,但木已成舟,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

 

沈巍消失的第二天,赵云澜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一大早就出现在了特调处门口。

 

化为黑猫形态的大庆从猫窝里昂起毛茸茸的脑袋,内疚地瞥了他一眼,张嘴咬了条小鱼干压下翻滚于心头的罪恶感,同时也把坦白帮沈巍逃走这事儿的念头嚼吧嚼吧咽了下去,“老赵,今儿个挺早的啊,怎么了有事?”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目光停留的时间比平时多了那么几秒,“是啊,突发事圌件,”他了然地笑了笑,“有点麻烦,但应该很快能解决。”

 

赵处圌长大步走进办公室,反手砰的一声甩起门。

 

“喂,厉哥,我呀,赵云澜。”他用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先是不走心地寒暄了几句,然后语气一转,立刻切入正题,“有件私事儿得劳烦你老人家一下,就我媳妇儿,跟我吵架闹别扭,昨晚人没看住大概跑你们那儿去了。”

 

“姓沈,沈巍,巍是山字头底下一个委再加一个鬼,”赵云澜坐进转椅里,手指缠上电话线绕了圈再松开,“他极有可能会去清都大学找一个姓叶的老师接应,你替我留个心眼,要是发现他的踪迹先别打草惊蛇,告诉我就成,我自己去把他请回来。”


“是是是,我会好好对他的,不会再惹他生气了。”

 

“嗯?照片?我待会儿邮件发给你。谢谢了啊,之后请你吃饭。”

 

他挂了电话,掏出手机翻找起沈巍当时进特调处时拍的证圌件照。

 

你逃不掉的小巍。

 

赵云澜飞快地滑动着屏幕,他的相册里塞了太多沈巍的照片,以至于花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那张照片,他盯着嘴角含圌着盈盈笑意的沈巍看了会儿,决绝地按下了发送键。

 

谁让你生来就是我的东西呢?

 

—完—

 

这故事的第一部分以沈巍(暂时)逃跑成功告一段落,后续(应该)还会接着写【老赵的寻妻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他还得继续上下而求索x


另外,补充几个阅读说明:

1)有妹子觉得老赵的某些行为OOC。我也承认这篇文的某些剧情会让他看起来不像“赵云澜”、让他看起来渣,但老赵本身就是个敢爱敢恨的boy,原作里使用阴兵斩需要足够的恶意,他也坦言自己心里有那么些恶意;外加剧本收尾那几集,他对沈巍说出“谁伤你的我必要他一命”这话,并一心要夜尊死,我觉得他发狠起来应该是挺辣手的,就安排了某些剧情;

2)也许会有人觉得大庆和特调处其他人吃里扒外帮外人不帮老赵,但考虑到他们都是正直之人、没有经历老赵“痛失”爱人并且求而不得的大起大落,能够理智地分清是非,同时他们和沈巍也不是泛泛之交,所以我觉得他们会帮失忆的沈巍逃开;

3)还是挺想把这个故事写长一些的,想看后续的妹子们请多给我些回馈,让我有底气继续下去 红心蓝手评论都可以!(喂喂喂!

4)评论我都有看,只是语死早,回复评论比写文还伤脑细胞,所以我就……很少回x

评论 ( 115 )
热度 ( 1405 )
TOP